云南,发现一个古国

云南,发现一个古国

2021年09月07日 09:51:44
来源:地球知识局

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云南虫谷》让很多观众们欲罢不能,除了悬念迭起的剧情、惊险刺激的动作场面,这部剧更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其宏大的世界观架构。在剧中,胡八一等人来到云南,是为了寻找古代王国——古滇国留下的宝藏。

古滇国在历史上真的存在吗?答案是肯定的。不管是文献史料还是考古发现,都证实了在距今大约2000年的时候,云南省东部存在着一个叫“滇”的王国。但时至今日,关于这个滇国,还有很多未解之谜。滇国从何而来,又为何突然神秘消失,其王族世系是怎么样的,我们都还在探索当中。

对于两千年前的中国人来说

这里绝对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图:shutterstock)▼

神秘消失的古滇国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灭掉了他统一天下的最后一个障碍——齐国。自此中国历史上,长达1800年的封邦建国制度结束。诸侯国分立的现象,再也不是历史的主流。

在战国时期,除了我们熟知的战国七雄

周边还有一众其他政权

北有匈奴、月氏等,南有夜郎、滇等▼

六国灭亡之后,天下收归一统。原来的六国贵族,都失去了原有的权势,王族贵胄尽皆流落民间。但,也不尽然。

《史记》,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纪传体通史,记录我国历史最权威的二十四部史籍的第一部。《史记》上说:“秦灭诸侯,唯楚苗裔尚有滇王。”

意思是,秦朝将西周分封的诸侯都灭掉了,只有楚王室的后裔中,还有一位滇王。

如果将时间拉回到战国之前的春秋时代

当时的云南贵州还在中原视野之外

与其关系最近的大国便是“楚”

楚国也是向广大南方扩张的主要政权▼

“滇”,今天我们大家都知道,是云南的简称。它的名称来源,就是今天位于昆明市的湖泊——滇池。晋代著作《华阳国志·南中志》中记载,“滇池,下流浅狭,如倒流,故曰滇池。”古代“滇”与“颠”通用,滇池,也就是颠倒的池子。

公元前4世纪末,楚国国君楚顷襄王欲向西南方向开疆拓土。楚国大将庄蹻(又称庄豪、企足),率大军溯长江而上,将巴、黔中以西的地区都收归楚国的领土范围,一路打到今云南省滇池附近。相比于沿途的崇山峻岭,滇池周边地方都极其富饶。

庄蹻主要是通过贵州通道入滇(某一种观点)

此时秦国和楚国正在这一区域对峙

庄蹻入滇也算是为楚国开拓新的战略空间▼

公元前277年,庄蹻本打算原路返回楚国。但这时,秦国的兼并战争已经打到了西南。巫郡、黔中地区,已经被秦军攻下。庄蹻是班师无路、归家无门。迫不得已,只好留在云南。

就这样,庄蹻依靠着从楚国带来的大军,就在这天高皇帝远的滇池之畔当起了土皇帝。自此在西南边陲,出现了一个“滇国”。

原本是要为大楚开疆拓土的

结果大楚本土沦陷,只能留在滇地了▼

由于西南群山的屏障,中原政权一直以来都对滇国知之甚少。从《史记》到《汉书》,这个在云南东部建立政权长达数百年的国家,在史料中却很少有记载。全部加起来,也只有一百多字。

其主要原因,是古人的局限性。中原与滇国,隔着西南群山,中间有大大小小数百个西南夷部落,还有像夜郎国这样相对强势的地方少数民族政权,中原人很难与滇国有什么接触。这,也为这个西南古国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从长江中游到云南虽然并非无路可走

但也山高路远险阻重重

而且中间还隔着同样多山的贵州▼

因为史书对于庄蹻入滇这件事记载过少,许多人对于这件事情产生了怀疑。史学家注意到,《荀子》、《吕氏春秋》等同时代著作都提到了庄蹻其人,但并没记录他在滇称王的事情。而且战国后期楚国衰微,究竟有没有势力组织人马西征,这是个问题。

究竟历史上有没有庄蹻这个人,而所谓的古滇国又是否存在呢?这个问题,相互矛盾的文字史料无法证实。

文物诉说历史真相

历史上的古滇国如此神秘,给后来人留下了无尽的想象空间,也激发了人们的探索欲。在电视剧《云南虫谷》中,古滇国遗迹由遮龙寨的村民们世代守护着,通往滇王墓的密道只有寨子里的人知道。

胡八一他们一路打听,也没得出个究竟。最后,Shirley杨的善意让遮龙寨里的小女孩孔雀决定,将这个秘密告诉他们。

剧中情结固然跌宕起伏,而在现实中,考古学家们发现古滇国的故事,同样引人入胜。

事情发生在1953年。一天,一位姓汪的古董商人来到云南省博物馆,要求省博物馆帮他鉴定一下,他收到的古董都是什么年代的,值不值钱。

博物馆副研究员孙太初接待了他。见到专家,汪先生拿出了几件青铜器,里面剑、矛、钺等兵器器型清晰可见。

大家发现,这些青铜器器型与我国商、周时期的中原青铜器迥异。尤其是上面的纹饰,有典型的西南少数民族特征。博物馆众专家当即决定,将这些文物买下来,仔细研究。

一年多以后,孙太初与云南省文史馆官员方树梅先生谈起此事。方树梅回忆称,自己的老家晋宁县就曾挖出过一些青铜器,都被当地农民当做废铜卖了。这一线索至关重要。

考古学家根据线索,在云南晋宁区石寨山发掘出了4800余件青铜器文物。古滇国之谜的帷幕,就此打开。

石寨山出土的青铜器

七牛虎耳青铜储贝器

(图:图虫创意)▼

在进行第二次发掘的时候,发掘人员发现,6号墓的规模和陪葬品,规格都远超过一般的墓葬。大家料定,墓主人的身份十分尊贵。

发掘工作进行到最后,在6号墓的底部中的漆器粉末,一枚金印被清理了出来。大家小心翼翼地将上面的填土刷去,四个标准的汉篆赫然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印底部刻着“滇王之印”四个字。

滇王金印

(图:shutterstock)▼

滇王金印的价值,在于其证实了滇王国的存在,还原了战国至西汉时期,内地与西南边陲文化交流的历史真相。古滇国不仅存在,还在汉武帝之后,正式接受了中原王朝的册封。增进了中原地区,与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文化交流。

西汉初期,滇王国还是一个非常遥远的存在

到汉武帝南北两面开疆拓土

中原与西南地区的交流和掌控也就越发紧密了

(汉景帝时期大致示意)▼

与滇王金印一道发掘出的青铜器物,其工艺之细致考究,也为后人研究古滇国文化提供实证,具备极高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

鎏金四人舞俑青铜扣饰

(图:图虫创意)▼

考古发掘为我们平息了古滇国是否存在的争议,但关于这个云南省的古代政权,仍然有很多神秘之处。比如他们从何而来,为何没有楚文化的痕迹,他们又为何消失于历史长河之中了。这些问题,都为这个云南崇山峻岭之中的古代政权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可能两千年前,庄蹻也曾途经此处呢

(图:壹图网)▼

正是这种神秘性,让人生出无限的探索欲望。在电视剧《云南虫谷》当中,胡八一等人,就为了寻找古滇国献王留下的宝藏——雮尘珠,深入了云南大山虫谷之中。

深山巨谷中的秘境

古人认为云南多瘴气、毒虫,除却刻板印象之外,也与当地的地形气候不无关系。

云南地处我国西南边陲,西起横断山、东到乌蒙山的云南高原,是云贵高原的组成部分。多深山巨谷,有些山脉高度可达3000多米,山峰与峡谷之间落差巨大。云南气候湿润,热带、亚热带山谷地区常见的浓雾和蛇虫,就是云南虫谷的最真实来源。

西南巫蛊文化也在这里有很深的影响。在《云南虫谷》中,水道里的痋俑令人印象深刻。在胡八一他们乘坐竹筏穿越地下水道的湍急水流的时候,倒悬在崖壁之上的痋俑重重砸落在水面,让三人躲避不及。

接触到水以后,痋俑的外壳迅速破开,释放出里面成千上万的嗜血活虫,追咬着主角团。过程惊险万分,令人不觉屏气凝神。

这痋俑,就是西南地区传闻已久巫蛊秘术之一。《鬼吹灯》中,古滇国的献王为了使人们降服与他,大规模使用痋术,造就了一大批痋俑。

虫类恐惧症可以提前退散了▼

痋术是将毒虫制成药丸,让活人吞下。这些虫子会在短时间内,在人体产下大量的卵,并吸食掉宿主身上所有的营养成分。宿主的皮肤也会快速干枯,变成一具体内藏有成千上万虫卵的躯壳。

虫卵在吸食完人体的营养成分之后,会在躯壳之内进入休眠状态,这个时间可以长达几千年之久。主角团所遇到的痋俑,就是2000年前,献王用痋术杀害的无辜平民。

恐怖的人型痋俑▼

痋俑中的虫卵遇水便会化成“水彘蜂”,它们积聚在竹筏上,险些将其拖沉。如此描述看上去水彘蜂并没有什么太大杀伤力,但有相关经验的观众可以一眼就看出了端倪。

水彘蜂,就是我们在农田、浅滩里较为常见的水蛭,也叫蚂蟥。它能钻人皮、吸人血。水下有如此庞大的水蛭群,一旦主角团有人落水,那下场可想而知。

除了痋俑、水彘蜂以外,《云南虫谷》中,各色虫怪可谓是数不胜数。成群结队的刀齿蝰鱼、没有眼睛但听觉灵敏的痋人、几乎不死不灭的霍氏不死虫……

前方是遮天蔽日的密林,身后是世代守护虫谷秘密的愤怒村民。脚下,无数扭曲成怪异形状,向他们奔袭而来的虫怪。《云南虫谷》里的一切都散发着令人疯狂的诡秘与不详,当然,这也是这部剧的魅力之所在。

这些虫怪出现在云南,本身也能达到逻辑自洽。毕竟,云南是我国生物多样性特点最明显的地区,只有在这里“虫”与“谷”的有机结合才如此相得益彰。从这里也不难看出《云南虫谷》,自身附带着很强的地域色彩。

其实《鬼吹灯》系列的每一部,那些古老传说、怪兽毒虫、妖法秘术,都与当地的文化特征息息相关。从东北山林到新疆大漠再到藏地、云南,《鬼吹灯》系列生动立体地展现了中国边疆地带的人文图景。

对于观众来说,享受到的不仅仅是一段惊险刺激的探险故事,许多历史传说、古代文明也被融会贯通于其中。在一次又一次的文化再创作过程当中,《鬼吹灯》系列IP本身,正在成为一个全新的“地球知识”。

参考文献:

张宪功. 明清山西交通地理研究[D]. 陕西师范大学, 2014.

朱光耀. 浅论明清商帮形成的商业地理基础 [J][J]. 财贸研究, 1996, 4: 46-47.

谢元鲁. 明清北方边境对外贸易与晋商的兴衰[J]. 四川师范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1994 (2): 69-75

赵世瑜. 村民与镇民: 明清山西泽州的聚落与认同[J]. 清史研究, 2009, 3: 002.

郭士忠. 也谈山西商人兴起的地理条件[J]. 太原师范学院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06, 6: 34-37.

*本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