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高端酒店纷纷“备战”冬奥会?奥运经济想象空间惊人
旅游

为何高端酒店纷纷“备战”冬奥会?奥运经济想象空间惊人

2021年09月10日 07:27:41
来源:空间秘探

近日,北京延庆万豪酒店和北京延庆源宿酒店正式开业并投入使用,北京延庆八达岭希尔顿逸林酒店也进入试运营阶段。离北京冬奥会举办日也就100多天的时间,至此,北京2022年冬奥会延庆赛区签约的7家新建酒店中,已有3家投入使用。在国内,高端酒店“参加”奥运会的先例,源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13年间,在国内各类国际赛事和重要峰会上,高端酒店从未缺席。

©万豪国际集团

01 北京延庆万豪酒店;02 北京延庆源宿酒店

不止是冬奥,新开酒店也进入北京时间

刚刚开业的北京延庆万豪酒店和北京延庆源宿酒店,均属万豪国际集团旗下酒店,是位于统同一地址上的双品牌酒店项目,至此,万豪目前在北京运营的酒店规模增长至23家。尽管均为万豪旗下的品牌,但是规模和品牌亮点却各有侧重。延庆万豪酒店拥有325间客房/套房,侧重高端度假客群,源宿以生态智能和长住为标签,秉承绿色生态环保的理念,设计风格素雅近自然,共有252间客房。

值得一提的是,源宿是第一个规定所有旗下酒店必须遵守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LEED高效能建筑认证的长住酒店品牌,提供公寓式客房和一卧室套房。因此源宿酒店中,诸如利用低流量水龙头和节能电器来节约用水及能源,客房浴室使用皂液分配器,厨房以玻璃器皿和银器代替一次性塑料或者纸制用品等节能环保类的小细节随处可见。不过,相比起万豪旗下的其他品牌,源宿在中国市场的拓展速度并不快,自2015年第一家源宿酒店开业之后,目前源宿品牌在中国共有4家酒店,分别位于江苏苏州、广东佛山和河北张家口以及延庆。

试运营阶段的八达岭希尔顿逸林酒店,与延庆万豪酒店和延庆源宿酒店有所不同,这家酒店是延庆城区主街道老宾馆拆除重建项目,同时也是延庆区政府投资的最大公投项目及北京市重点工程项目。

这3家酒店与辉煌松山、麗枫、嘉轩、夏都会议中心、世园凯悦、皇冠假日、世园商务、新华家园、八达岭温泉度假村、智选假日、中银酒店、西大庄科服务中心等共同组成延庆赛区的15家签约酒店。其中五星级的4家,四星级的6家,其他都是三星级酒店,共提供3486间客房。据了解,对于这15家酒店,北京市级财政将采取以奖代补方式进行升级改造资金支持,分星级按直接开发成本的10%进行奖励。

自2015年7月31日,北京携张家口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之后,北京成为首个集夏奥、冬奥举办地于一身的城市。对于这个“双奥之城”而言,竞赛场馆的建设之外,接待场所的任务同样至关重要。早在2019年1月底,北京冬奥组委就与3个赛区的101家接待饭店签约。北京2022年冬奥会首批官方接待饭店由此诞生,入选的部分酒店集团包括首旅集团、北辰集团、万豪国际集团、香格里拉酒店集团、北京世园公司、河北旅投集团等。

距离北京冬奥会开幕只剩下不到150天的时间了,冬奥会和新开酒店一同正式进入了“北京时间”。

©尔顿逸林酒店

北京八达岭希尔顿逸林酒店

为什么高端酒店爱“参加”奥运会?

高端酒店通过新开酒店的方式“参加”奥运会,这似乎成了品牌们借助赛事布局主办城市市场的一种“惯例”。近2年时间,万豪、四季、洲际、安缦等酒店集团旗下的高端酒店品牌在东京相继落子。在2018年签约日本第一家W酒店时,万豪亚太区总裁 Craig Smith 就曾表示,“万豪作为世界级酒店品牌,不会错过奥运旅游这样好机会。”

的确,如果没有疫情发生,奥运经济这四个字背后的想象空间十分惊人。

奥运会具备天然的营销特质,主办城市自获得举办权之日便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冬奥会对主办城市的影响是多维的,不仅可有效提升主办城市的整体形象,而且将为城市留下丰富的奥运遗产。正如国际奥委会所言,“一旦成为奥运城市,永远都是奥运城市”。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为美国政府净赚2.5亿美元;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为当地带来了7千万美元的餐饮与住宿收入,以及7000个工作岗位;2008年北京奥运会当年北京GDP年均增速为11.8%,其中奥运贡献了1%,人均GDP增加了一倍。同时奥运还拉动了旅游业、房地产等不同领域的发展,新增超过200万个就业岗位。

日本更是从其中饱尝甜头,1964年东京奥运会之后的15年间,日本经济出现了史无前例的长达57个月的“伊奘诺景气”(日本诸岛、诸神的创造者),年平均增长率达到11.6%,出现了“超高速增长”的说法。

对经济增长的刺激之外,奥运会也是实现旅游经济跨越式发展的重要途径。

据STR数据显示,奥运会举办期间,北京和里约热内卢的酒店每间可预订客房的收入平均增长了400%以上。里约热内卢酒店在2016年8月的奥运会期间,共有170万游客到访,庞大数量的游客带动里约热内卢的酒店日均房价增长了199.2%,入住率增长26.6%,每间可用房收入增长278.6%。

为了迎接奥运会,2020年以来,东京新开了36家酒店,增加了3.2万间客房。遗憾的是,受到疫情的影响,即便在奥运会期间,东京大部分酒店的入住率仍然徘徊在50%以下。当然,这不仅仅与海外观众不能前往前场观赛有关,还与新增的客房供应有关。

除了“参加”奥运会之外,高端酒店品牌对国际赛事和重要峰会同样感兴趣。

成为亚洲论坛永久会址已有20年的海南琼海市博鳌镇,目前以博鳌亚洲论坛大酒店为中心,整合周边酒店资源,组成了博鳌片区酒店联盟,实现可接待房间数近14000间。要知道,博鳌直到2000年才拥有首家五星级酒店博鳌金海岸大酒店,还是为了配合博鳌亚洲论坛成立大会的接待工作。

作为国内首个主办G20的城市,杭州在2016年迎来了高端酒店业的第二波高潮,一年时间,超过11家高端酒店开业。香格里拉、万豪、四季等都已经是第二次开到杭州,还有诸多国际品牌的全新亮相,创下近年历史之最。

摄影丨©YOUME;插图仅供欣赏

版权丨图片版权归摄影师所有

哪些高端酒店品牌,更爱“参会”?

2008年北京奥运会,被视为高端酒店在中国“参会”的开端。细数多年来国内举办的各大国际赛事及重要峰会,酒店品牌呈现两大特点。

国际品牌独占鳌头

本土品牌点状布局

从数量纬度来看,国际酒店集团独占鳌头。在这63家“参会”高端酒店中,万豪以12家酒店位居榜首,紧跟其后的是拥有9家的洲际,其后是凯悦旗下的4家高端酒店。如此大手笔的落子,与国际酒店集团之前在国外亲身体验过赛事/峰会带来的红利有关。

相比而言,国内酒店集团尽管布局较为零散,但是近年来却也动作频频。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这一年开业的高端酒店中,有了解北京酒店市场的首旅如家,也有坐标北京的实业北大博雅;在2014年青岛世界园艺博览会举办而新开的高端酒店中,就有本土企业证大集团旗下首个自主的高端酒店品牌证大喜马拉雅酒店;2016年杭州G20峰会,作为本土企业浙旅投也新开了两家酒店。

趋密的点状布局,反映出本土酒店品牌对“参会”的小心谨慎,也体现了其对于重要赛事/峰会可带来的发展机遇的预见能力愈发见长。

度假品牌试水

商旅品牌地位依旧

从酒店品类来看,最初几乎所有的“参会”新开业酒店都是商旅品牌,仅有1-2家度假品牌酒店。这样的局面与赛事/峰会的场馆地址不无关系,因为大多场馆是建立在城市中,因此为了更好地服务参会人群,同时迎合城市主力住宿群体商务客人的需求,选择商旅酒店几乎成为了酒店集团们的“共识”。

以2010年上海世博会为转折点,度假品牌开始冒头。朗廷、英迪格以及丽思卡尔顿等品牌的落地,“参会”品牌一改以往只有商务酒店的局面,开始大胆尝试度假。这样的尝试,加上上海世博会超过7000万人次的参观者,以及单日103万人次以上的世博历史最高纪录,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收获自然不差。这也给了上海足够的信心,2011年在投资超30亿元建设世博城市酒店群,其中除了一家由凯悦集团运营的五星级商务会议酒店,一家由希尔顿集团旗下品牌运营的超五星级酒店之外,还包含了呈“碗形”和“S形”的两座精品主题城市度假酒店。

尤其2016年杭州G20峰会期间,新开业的10家酒店中有4家度假酒店,差一点点度假品牌就能与商旅品牌平分天下。不过,从整体情况来看,商旅酒店依旧是“参会”品牌的主力军,地位未曾动摇。

摄影丨©陶贰珂;插图仅供欣赏

版权丨图片版权归空间秘探ME-TIME SPACE所有

后赛事/峰会时代,高端酒店如何寻觅新机遇?

尽管赛事/峰会具有多重利好,但是利弊同行。在博鳌小镇,有酒店负责人表示,每年除了博鳌论坛期间和春节期间外地人比平时多以外,平时酒店的入住率并不乐观。有一家私营酒店,5年换了4个老板,个个赔钱走人。

世博会结束之后,上海经济型酒店价格下跌4-6成,部分高酒店价格和入住率都下降30%左右。专为世博而设的上海世博洲际酒店,世博期间房价在3000元左右一夜,当年11月房价下跌到了1817元一夜,入住率也从70%左右跌至40%左右。

不止是国内,国外也是如此。为了满足奥委会对夏季奥运会4万个酒店房间的硬指标,一些城市付出极大的经济代价建设酒店。但是奥运会的结束,也宣告了这些酒店的“死亡”。在1994年冬奥会的举办城市挪威的利尔汗马,奥运会结束后该城市40%的酒店破产。在希腊奥运会结束后一年多的时间内,当地不少观光酒店倒闭停业。

在后赛事/峰会时代,这些“因会而生”的高端酒店如何避免“短命”,然后重新觅得机遇?空间秘探认为可以从这3个方面着手。

抓住会展旅游的契机

其一如上文所提,这些“因会而生”的高端酒店,主要以商务酒店为主,因此可以在赛事/峰会结束之后,承接所在城市的会展旅客服务,毕竟全国众多城市的会展几乎都呈现激增趋势。中旅集团旗下的冬奥会酒店张家口维景国际大酒店,中旅表示冬奥会结束后,这家高端酒店将继续发挥项目的商务政务接待、休闲、餐饮等优势。

不仅如此,一些重视会展发展的城市开始发展酒店集群,西安就形成了以艾美、锦江为中心的酒店集群。因此,以更优质的会展住宿服务能力,跻身酒店群,然后努力成为酒店群的核心,对于“因会而生”的酒店而言,是一种优选。

与赛事、峰会场馆共生

其二是酒店可以从赛会/场馆“借力”而生,实现共赢。对于这些酒店而言,邻近赛事/峰会场馆既是劣势,也是可利用的优势。赛事/峰会的人流稍纵即逝,作为场馆周边的酒店,仅享受到短期的流动人口红利,鲜少享受到其他城市其他区域的游客资源,此为劣势;但是与场馆邻近,酒店能够与后期场馆运营项目联动,实现双赢。

同样进入倒计时的杭州亚运会唯一的亚运分村,淳安亚运分村具有双重身份,还是由中国绿发打造的千岛鲁能胜地。亚运期间,这里将举办山地自行车、场地自行车、公路自行车、小轮车、铁人三项、公开水域游泳六项赛事。赛后通过亚运配套再开发,并借助中国第六座Club Med Joyview度假村、民宿领军品牌大乐之野以及斯维登旗下的欢墅·Hivilla,成为国际赛事集锦地。

成为城市旅游的微地标

其三是这些酒店可以进化然后承担起城市旅游的微地标的重要角色。随着城市多元化的发展,地标也一改往日的庞然大物,而是分化成许许多多小而美的微地标,酒店就是其中之一。“因会而生”的酒店,尤其是一些邻近场馆的酒店,天然具备赛事/峰会的标签,能够在各类社交媒体构成的非主流传播体系中,以图片和短视频等话语散发着独有的引力。

对于这些酒店而言,可以通过发起各类赛事/峰会相关的文化事件,来加深当地旅游消费市场的品牌印象。既然有酒店可以将“躺着看故宫”作为营销点推介自己的酒店,那么“坐着望水立方”、“倚着看五棵松”,对于那些热闹奥运并崇拜奥运精神的消费者而言,同样诱惑不小。

摄影丨©陶贰珂;插图仅供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