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敦煌特展开展:3个洞窟原大临摹复制,展出188件文物
旅游

故宫敦煌特展开展:3个洞窟原大临摹复制,展出188件文物

2021年09月20日 10:48:29
来源:雅昌艺术网

3个洞窟原大临摹复制,展出188件文物!

北京金秋,故宫博物院迎来本年度重磅展览“敦行故远:故宫敦煌特展”。

展览海报 故宫博物院官方提供

展览现场(除特殊标注外,本文图文为归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原创,请勿转载,侵权必究。)

展出包括故宫博物院文物47件,敦煌方面文物141件,其中敦煌研究院自身藏品44件,甘肃省博物馆等11家博物馆和文博单位选取的与丝绸之路有关的精品文物97件。

3大整窟原大临摹

“敦行故远:故宫敦煌特展”临时展厅 图片来源:雅昌艺术网

展览在午门西马道下搭建了临时展厅,将敦煌莫高窟第285窟、第220窟和第320窟三个洞窟进行复制,皆为整窟原大临摹,这样的展示可以让观众近距离体验敦煌石窟与故宫的独特魅力。

▼220窟

莫高窟第220窟(整窟原大临摹)

初唐(公元618-712年)

图片来源:雅昌艺术网

220窟,建于初唐,位于莫高窟南区中部,是唐代的代表窟之一。

据现场展出资料介绍:在宋或西夏时期,220窟被描绘了满壁的千佛,原有唐代的壁画全部被覆盖。

直到上世纪上半叶,后来覆盖的的壁画开始出现脱落。1944年,当时敦煌艺术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发现,脱落后的壁画隐隐约约露出下面还有一层色彩艳丽的壁画。

于是,开始对主室四面墙的壁画进行剥离,唐代原有的壁画才重见天日。

本窟的主室是覆斗形的顶,壁上有一龛,内塑一佛二弟子二菩萨。

莫高窟第220窟 帝王大臣图

此窟每幅壁画都是上乘之作,其中的维摩诘像是人物画中的精品,一幅帝王和大臣图可以与美术史中阎立本的“帝王图”一样精彩。

莫高窟第220窟 胡旋舞

药师变中之两幅“对舞”(不少学者目之为“胡旋舞”)及其乐队,是研究乐舞的宝贵资料。

据记载,开凿莫高窟第220窟的功德主是“乡贡明经授朝议郎、行敦煌郡博士”翟通,翟氏家族在敦煌是一个大家族,大约在公元五、六世纪,也就是大概南北朝时期因为翟氏的一个族人来到敦煌当官而世居这里,他们通过冒引望族的方式融入敦煌的士族社会,到了唐朝时期已经成敦煌当地的士族,跟其他世家大族都有姻亲关系,翟氏还是一个世代崇信佛教的家族。他们中的许多人俄然落发,舍俗出家,其中一些德性高,声誉好的翟氏还被擢升为法律、僧政、都僧统等高级僧官。

▼285窟

莫高窟第285窟(整窟原大临摹)

西魏(公元534-556年)

图片来源:故宫官方供图

285窟开凿于西魏时期,是敦煌石窟中最早有确切开凿年代的洞窟。

这面墙的壁画丰富,上半部画诸天外道形象,有日天、月天及供养菩萨等,下部画的则是四天王、婆薮仙等,最下部画的是忍冬纹边饰南壁分上、中、下三段。

据资料介绍,285窟的主室是覆斗顶形窟,主室中央是一龛,两侧并各有一个小龛,主龛内为倚坐说法佛,小龛内各有一禅僧塑像。

龛内禅僧塑像局部

龛内禅僧塑像局部

旁边两面墙的墙壁分别对称地各开凿4个小禅室。部分禅室内或门口还残留有元代所修小塔的部分塔身。

这一面壁画主要绘制了强盗成佛的故事画,描写了官兵征剿、强盗被俘、国王审讯、挖眼逐放、山中受苦、眼睛复明、佛陀说法、出家为僧、深山修行等场面,体现了强盗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故事。

龛对面的墙壁上绘“三佛说法图”,这是其中局部。

这一面壁绘有男、女供养人,并记录发愿文,发愿文至今依然可读。

四披绘中国传统神话诸神与佛教护法神形象,有摩尼宝珠、力士、飞天、雷公、乌获畏兽、伏羲、女娲等。

窟顶中心方井画华盖式藻井,藻井画斗四莲花井心。井心画垂莲和火焰、忍冬、云气纹;井外四周饰垂幔、彩铃。

▼320窟

莫高窟第320窟(整窟原大临摹)

盛唐(公元712-766年)

图片来源:雅昌艺术网

320窟位于莫高窟南区中部,创建于盛唐时期,是盛唐的代表窟之一。

关于320窟的故事,更多的与敦煌壁画保护相关,敦煌壁画被剥离盗走的故事多与这一窟相关。

窟正面龛内的佛、弟子、菩萨是原作彩塑。

旁边墙上画千佛中央释迦说法图,其中就在1924年被美国人华尔纳盗劫两方。

另一侧墙则画的是三联式布局之观无量寿经变,中间是“极乐净土”内容,两侧为“未生怨”、“十六观”,形式与阿弥陀经变相类似,此画着力于突出宝池中莲花花生、祥禽瑞鸟与伎乐之描绘,境界优雅,色彩以青、绿、黑为主,色调清淡,为盛唐同类经变题材之一风格。

320窟的顶藻井图案非常经典,藻井中心是由各种花纹组成的宝相花,四周以方胜纹、团花等作边饰,结构严密,赋色精细,色彩如初,极富装饰性。

窟顶藻井画云头牡丹井心,周围方胜纹、半团花、菱形纹、团花、鳞纹、垂角铃幔帷边饰以朱、青、绿敷色叠韵,色彩浓艳厚重,保存犹新,四披千佛。

70年后 故宫再次遇见敦煌

据故宫博物院故宫学研究所研究馆员徐婉玲介绍,故宫博物院与敦煌研究院作为并蒂相契的文化守望者,在展览筹备过程中,自然就回溯到了一场70年前的渊源:同样是敦煌文物来到北京,同样是在故宫午门城楼,一场敦煌艺术展。

1951年敦煌展览时,常书鸿等工作人员在人民文化宫合影留念,此次展览现场展出照片。

回到70年前,1951年的4月下旬,暮春时节,故宫午门城楼,敦煌文物研究所所长常书鸿带着工作人员一起工作,筹备敦煌文物在故宫午门的展览,一场敦煌和历博的合作展览。

那是敦煌文物首次来到北京,展出敦煌壁画临摹作品900余件。当时的展览筹备人员及家属在人民文化宫留下了一张合影,这次展览中得以再次呈现。1960年之后,故宫博物院和敦煌文物研究所在钟粹宫、奉先殿、弘义阁、乾清宫共同举办敦煌相关艺术展览。

70年后,2021年在故宫博物院的一场敦煌艺术展,再次在故宫午门聚首。

这段超越时空的故事,让这样一场展览独具魅力。

午门展厅东西雁翅楼

午门展厅东西雁翅楼及正殿展览部分则分为“丝路重华”“万象人间”“保护传承”三个单元。

展出来自丝绸之路甘肃段的文物及故宫博物院院藏文物共188件。展品还包括敦煌壁画临本35件,复制彩塑6身,高保真数字化壁画复制品70余幅,还有仿制华盖、佛塔等辅助展品20余件。

敦煌研究院艺术研究部刘斐向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介绍,此次展览三个展厅的主色调从敦煌壁画中提取而来,并结合了故宫博物院午门展厅色彩,主色调与文物、展厅以及展主题相互映衬。

西雁翅楼——丝路重华:

西燕翅楼展厅主色彩基调为序厅的土黄色和厅内土红色,土黄色为莫高窟崖体风貌的颜色。

展览入口设计了敦煌莫高窟的浮雕效果

尤其是用写实浮雕的方法还原了敦煌莫高窟北区崖体,观众进入展厅序厅就有一种强烈的代入感,建立起对敦煌莫高窟的初步体验。

展厅内则用了土红色,土红色是敦煌壁画中常用色系,具有庄严肃穆的质感。在设计过程中,设计师对土红色的整体色彩基调上又分出了几个层次,既保有了庄严沉稳的色感,又使其富有变化。

西雁翅楼——丝路重华部分 故宫博物馆供图

西雁翅楼——丝路重华部分 故宫博物馆供图

西雁翅楼——丝路重华部分 故宫博物馆供图

这一站厅由“丝路漫行”“信念所成”“庄严净土”“壁上丹青”四部分组成,以大量丝路文物、敦煌壁画和雕塑临摹作品展示丝路上的敦煌发展史、石窟的营建与壁画雕塑艺术。

木菩萨像与敦煌壁画相互映衬

现场展出的复制彩塑

现场展出的复制彩塑

现场通过时间线索回顾敦煌莫高窟开凿建造历程

三彩牵驼俑(唐公元618-907年),生动地再现了丝绸之路上胡商的形象。

左侧文物为:高善穆石造像塔(北凉承玄元年公元428年),塔上半部由圆形宝顶、七层相轮和圆形覆钵组成,采用印度佛塔样式,开创了中国特有的八面佛塔先河,是最早的八卦实物资料之一。

午门展厅——万象人间

午门展厅正殿入口

午门正殿展厅——万象人间主色调以青绿色为主,这里是充满生机的世俗生活壁画及相关文物展品,因此选择了绿色作为主色调,用壁画图案点缀展厅,整体的氛围营造使观众放松下来。

由“霓裳美仪”“妙音乐舞”“图案华章”“匠心营造”“人间百态”“万物有情”六部分组成,从敦煌石窟壁画中选取高清数字画面,全方面展示千余年来,敦煌文化与艺术的全面,故宫博物院从乐器、家具、织绣、器用、书法、绘画等藏品类别中拣选出与敦煌壁画中各类文物相承续的部分,展现中国文化传统的源远流长。

贴金彩绘石伎乐佣 天水市博物馆藏

展览乐器中还展出了大忽雷与小忽雷,大小忽雷是现存古乐器中的珍品,它们对古代音乐及工艺研究有着非凡的意义。

大忽雷

大忽雷局部

大忽雷局部

小忽雷琴颈背面刻有楷书款“臣滉手制恭献建中辛酉春”。

建中为唐德宗李适年号,辛酉是公元781年。小忽雷流落民间后,在清康熙三十年(1691)被著名戏曲作家、孔子第六十四代孙孔尚任(1648-1718)在北京集市上偶然购得,并与作家顾彩合作完成《小忽雷传奇》一剧。

小忽雷局部

小忽雷局部

黑漆描金山水人物纹琵琶 清 故宫博物院藏

黑漆描金山水人物纹琵琶局部

展览现场

幔盖(仿制)

这件华盖依据敦煌藏经洞出土绢画上的华盖形象而制作,绢画原件收藏于印度新德里国家博物馆。

幔盖局部

圆华盖(展出为仿制) 故宫博物院供图

圆华盖局部

现场展出的敦煌壁画藻井图案

东雁翅楼——保护传承

本单元分为故宫篇与敦煌篇,故宫篇分为紫禁初开、故宫新生、国宝永存、文脉赓续四部分。

敦煌篇分为风雨敦煌、历历新生、众心一念、生生不息几个部分,选取两院遗产保护、文化交流、科技创新等方面的典型事例,以珍贵档案、影像、文献及文物为载体,展示两院在党的领导下,在遗产保护和文化事业发展进程中取得的重要成绩,以及蕴含其中的前进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