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养老工作”,他想拍出“清明上河图”式的中国画卷|生活美学家
旅游

放弃“养老工作”,他想拍出“清明上河图”式的中国画卷|生活美学家

2021年09月28日 09:46:02
来源:凤凰网旅游

比起储卫民这个真名,网友更爱叫他“Thomas”或者“托神”。叫他“Thomas”,是因为他的网名“Thomas看看世界”。而封神,则是对于他摄影水准的认可与崇拜。

“Thomas看看世界”,从这个名字,就能看出这是一个喜欢旅游,喜欢到处看风景,随时“在路上”的人。而他看世界的方式,一是用脚步去知行山水,二是用摄影去记录见闻。

摄影与户外旅行

1990年,储卫民出生在重庆北碚区。那里依山傍水,嘉陵江边绚丽的晚霞推窗可见,这使得他从小就喜欢近亲自然。但囿于循规蹈矩的学习和生活,他并没有多少“看看世界”的机会,大学之前,甚至没出过重庆。

图片

去新加坡学习计算机期间,他发现,摄影是一种很好的表达方式,并且这门年轻的艺术,门槛并不像绘画、音乐那么高。于是,他拿着辛苦攒下来的5000块生活费,买了个单反相机。

图片

读大二的时候,他去德国慕尼黑留校交流。这是他的第一次长途旅行。刚到德国时,他还尝试过15天打卡德国的10座城市,这种流行的快节奏旅行。但逐渐的,他发现自己对城市,尤其是大城市并不感冒。而自然风光就不同了,自然风光总能让他深深着迷。

也是在这里,他第一次体验了户外旅行。阿尔卑斯山的风光令他震撼,同样令他震撼的还有当地人对户外旅行的热爱。“我在阿尔卑斯山看到很多人,从学步的孩童到六、七十岁的爷爷奶奶,都在户外徒步。那种氛围彻底激发了我对户外旅行的热情。”因此,哪怕没有装备,穿着牛仔裤和普通的运动鞋,背着书包湿着脚,他依然会踩着深深的积雪,去国王湖徒步。

图片

那何不把这种令人震撼的风光拍下来呢?何不把摄影与户外旅行结合起来呢?他找到了自己的热爱的方向——风光摄影。

图片

图片

一场“蓄谋已久”的转行

做程序员,对于学计算机的储卫民来说,是件顺理成章的事。大学毕业后,他留在了新加坡,进入一家银行后台做编程。

这份朝十晚八、基本不用加班的工作,让他有足够的空闲时间去发展副业——旅行、拍照。工资也很可观,让他足以养活自己并攒下一笔钱。但是,这份工作的重复度太高,发展空间有限,天花板来得太快。做了一年,他便心生厌倦,萌发了转行做职业摄影师的想法。

图片

他便不再满足于泛泛而拍。“那段时候,我下班、周末都会钻研摄影技术,在网上找各类教程,报各种班开始系统学习。”也是这时候,自媒体开始火起来了。“2015年,我也开始尝试各种自媒体。”慢慢地,他会发一些照片到网上。每年年假,他都会去巴基斯坦、印尼等这些小众的国家或地区边旅行边拍摄。

图片

就这样,为了转型做一名职业摄影师,他做了三年准备。到2017年7月,他觉得是时候辞职了。“我还年轻,应该勇于尝试,试错的成本也还没那么高。”

这时,他年薪40万,在新加坡的IT行业,也算高收入。工作攒下的钱成了摄影的启动资金。 此外,他通过自媒体,跟大家分享一些摄影及后期的技术,这时已经积累了一批粉丝了。他写的《风光摄影后期基础》也差不多完结了,粉丝对于他卖课程卖书的呼声很高。还有一些粉丝想和他一起去拍摄,他觉得可以带团旅拍。

图片

储卫民的转行不仅不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甚至可以说是“蓄谋已久”。即便如此,他还给自己留了一手。刚辞职时,他每周都在看程序员的书,以便随时可以回去面试做编程。

图片

LIFE+

瓶颈与高光时刻

储卫民说自己转行后,还没有遇到过太大的困境。这种“广积粮草”的战略布局,让他有底气不慌着去挣钱,因此从来没有过经济上的压力。若说有困境,那便是创作的瓶颈期。

刚辞职时,储卫民觉得自己的水准离职业摄影师还有很大差距。于是,他报了个班,跟着一位荷兰顶尖风光摄影师去格陵兰岛旅拍。报班前和报班后,他都做了大量研究。将户外探险、卫星踩点和后期技术结合起来,使得他在那段时间进步很快,不久就突破了拍摄瓶颈。

图片

但紧接着,新一轮瓶颈又出现了。“可以说整个2018年,我的拍摄都只是对这位荷兰摄影师的模仿和致敬。” 储卫民说,这一年,他的拍摄基本是重复的。没错,重复,他最不喜欢的状态。怎么破?看更多的摄影师和艺术家的作品,照片、绘画都看,从中吸收养分。

2019年,储卫民迎来了作为职业摄影师的高光时刻——他凭借摄影作品《北极的冬天》获得国家地理旅行者摄影大赛全球总冠军及城市组一等奖。照片的拍摄地依旧是他去过很多次的Upernavik小镇。之前,他拍摄的都是当地与世隔绝的自然风光。但随着去的次数增多,他发现当地的建筑和人们的生活状态,以及从中展现出来的生存智慧和情感更令他触动。

图片

以前这里的人们,会把房屋涂成各种颜色,以区分房屋的功能甚至是屋主的职业,比如商业建筑是红色的,渔民的房子是蓝色的。到了白茫茫的冬季,这些彩色的房子点缀在小镇200多万平方公里的北极土地上,显得十分鲜艳。晚上亮灯后,更是梦幻。

褚卫民几乎走遍了这里所有的大街小巷,才找到了最佳拍摄位置和拍摄时间。又在拍了好多张风光和建筑之后,终于等来了他想要的画面——夜晚,童话般的彩色小屋亮起了灯光,一家三口手牵手走在路灯下被大雪覆盖的道路上。

组委会颁发的获奖理由是:“这张照片太美了,风景的蓝色色调很华丽。作者抓住了静谧街道上行走的三人,这个瞬间非常动人。”

储卫民自己的感受则是:“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地人可以战胜这么残酷的自然环境,在这里生存繁衍,那是家庭以及社区的紧密团结。”

图片

坐着火车看中国

获奖给他带来的,除了奖金和名气,还有商业品牌合作邀约。这直接改变了他的营收模式。

之前,他都是靠带团旅拍、卖课程、通过自媒体运营获得的商业合作来创收。而获奖之后,他的生活就变成了:每年5—10月,忙商业项目。其余时间是商业的淡季,他才有时间忙自己的艺术创作。

对于商业,他既不像那些清高的艺术家一样排斥和抵触,也不像一些仅作商业的摄影师一样热衷。“我经常提醒自己,不要只为了挣钱拍商务,而忘了自己的创作项目。商业拍摄也是一个锻炼。有一些地方,如果不是商业拍摄需求,我自己都想不到要去。”储卫民说,近两年让他火上热搜的项目“火车看中国”,便是2019年,他在执行一次商务拍摄的过程中诞生的。

2019年8月,他在青海拍摄一个商务项目,乘火车前往格尔木时突然被窗外的景象震撼到了:一望无际的戈壁、星星点点的厂房、蜿蜒曲折的公路……一切都显得那么广袤、那么空旷!他想:为什么不记录下从火车车窗看到的中国风光呢?

图片

2020年,因为疫情,他的旅行和拍摄都受到了很大限制。之前,有网友给他留言说:“你拍的都是国外的风光,对中国人来说,显得很陌生,觉得跟我们没啥关系。”他觉得很对,自己以前拍摄的地方,都是一些小众到连国外摄影师都很少去的地方。他下定决心,要在国内创作,想办法展现中国。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常年行走在国外,他感到中国在国际上受到了很多打压。中国的经济发展了,很多企业都走出去了,但艺术和文化,打开得还不够。甚至,很多外国人对中国的印象还停留在80年代。这让他很想用艺术作品,去消弭外国人对中国的偏见与误解。

于是,“不一样的中国”应运而生。在这组照片里,储卫民将中国一些之前没有受到关注的风光用无人机和卫星地图等技术,再结合时下流行的拍摄方式呈现了出来。他拍摄的那曲群山,网友说看着像冰岛挪威的风光。他用ins流行风格去呈现的祁连山风光,大家说完全和阿尔卑斯山一模一样。

图片

尽管小火了一把,但储卫民自己还是觉得不够特别。于是,他又想到了自己的“火车看中国”。

出发之前,他查了很多资料,20多小时的火车车程,哪儿的风景是不可错过的,什么时候必须保持兴奋的拍摄状态,哪些风景平平无奇,大可以放心睡觉休息……他都会提前规划好。因为有程序员的背景,每次他都会利用卫星定位等科技手段来提升拍摄的成功率。

有的地方,他甚至需要拍摄多次。有一张照片,他第一次坐的硬卧,窗外的风景很好:一只鸟飞过蓝天下的措拉湖。后面,他又再次乘坐了那趟火车,这次选的软卧:外景的远山、平静的措拉湖,都是一样的,但这次内景很好:卧铺上垂下鲜艳的被褥边沿,带着明显的藏地特色。回来后,他将两张照片合在一起,将内景和外景结合起来,修出了一张自己满意的照片。

图片

目前,这个系列展现的还全是青藏线上的风景,已经拍出了2万多张照片,修出了15张。未来,储卫民打算拍拍其他线路,比如:新疆的火车、海南的火车,通过拍摄天南海北车窗外的景色,形成一幅“清明上河图”式的中国风光全貌。

而在主题上,也不单单局限于风光,还可以将中国整个的社会、经济发展及基础建设展示出来,比如,未来他可能会去拍摄扶贫专列、旅游专列。

这个系列里,他最喜欢青藏线上一位基建人员踩在平衡车上的照片。他将车内的行李箱与这位基建人员结合在一起,“一是想表达有很多人默默无闻地工作和奉献,我们才能有这条铁路,才能享受如此安宁愉快的旅程。二来,也是展现中国基建的一个现状。一提到基建,很多老外就觉得工人很辛苦,干的活都很低端。其实不是这样的,各种科技力量在中国的基建中已经应用得很广泛了。”

图片

最近,储卫民坐了次京张线的火车,觉得沿途风光很有拍摄价值,并且冬奥明年就要召开了。他打算,接下来好好拍拍京张线。

“‘火车看中国’系列完全可以做成一个可持续的长期项目。”储卫民说,他很喜欢这种时间的积累,造就的变化。比如,去年拍的时候,这条铁路还在建,今年再去,已经通车了。

星宿计划

如果说,前面那些都只是储卫民个人的创作,那么,“火车看中国”照片网络征集则是他“众创”理念的开端。

“现在,很多人都有相机,每个人都有手机,都可以参与拍摄。”储卫民说,无论他准备得多么充足,摄影也有瞬间性的机缘巧合的东西在里面。“我坐火车时,刚好看到了一个很好的场景,我得到了一幅很好的画面;但你坐火车的时候,可能就会看到另外一个我没见过的场景。我们把照片都分享出来,就可以让这个系列更加丰富多彩。”储卫民说,通过征集,他收到了五花八门的车窗外的风景。现在,他每周都会看一次大家的投稿,从中选出优秀的,分享到网上。

图片

这样的生活注定很忙,以至于储卫民的两个ins 账号都没空运营,但他还想借此来展现中国的风貌。他和星空摄影师叶梓颐一聊,发现她也有运营you to be和ins 账号的需求,也想借此将中国的星空照片传播至海外。那干脆合作成立个工作室,招个专业的小伙伴来运营这些社交账号?两人一拍即合,成立了 “星宿工作室”。

在此之前,他俩就合作发起过“星宿计划”。“ ‘星宿计划’是我和叶梓颐合作的一个公益计划,通过网络征稿,挖掘和支持一批中国的年轻摄影师。”征集从8月开始,10月初截稿,内容集中在风光和星空摄影。然后,他们从中选出优秀作品,和微博、快手等平台合作,进行传播。未来,他们也会通过国外社交媒体,把这些作品传播到海外。

“老外更喜欢那些用现代流行的方式,去展现中国的经典传统文化的,或者去展现中国人的生活场景的作品。比如,你说中国的美食和传统文化博大精深,老外听不懂,但你给他们放一期李子柒的视频,他们就很喜欢。再比如,我们的电影《哪吒》,就是以一流的制作水准讲述了一个中国的传统神话。所以,我们要想办法,把经典的变成流行的,把中国的变成世界的。”具体到摄影领域,储卫民说,有年轻的中国摄影师用ins流行风格去拍摄北上广的城市风光,在ins上有三四十万粉丝。

从目前收到的照片中,储卫民发现了两位让他眼前一亮的摄影师,一位把中国的海景拍得细腻又独特,另一位则拍出了很多中国的风暴大片。

“今年就是一个试运营,未来,可能会把街拍、人像之类的内容也纳入进来。”储卫民说,传播中国,需要更多的摄影师从不同角度,用各种摄影风格,去展现中国多样的风光,最终形成一个整体,推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