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第一大湖,藏着什么大宝贝?
旅游

苏北第一大湖,藏着什么大宝贝?

2021年09月28日 09:39:27
来源:地球知识局

每到中秋节,大闸蟹便销量火爆。蟹黄肥美之时食蟹,成为了与吃月饼、赏月一样的习俗。其实任何习俗都是地域性的,其形成与传播都需要一个过程,包括食蟹的习俗。

今天就决定吃你了(图虫创意)▼

提到大闸蟹,很多人会直接想到阳澄湖,可阳澄湖能满足全国人民的大闸蟹需求吗?如今随着大闸蟹的需求日益旺盛,其价格也比较高,那么是否有物美价廉的“平替蟹”可供选择呢?

洗澡蟹大行其道

中国领土广大,分布于各地的螃蟹不下800种。距今5300-4300年的良渚文化遗址中便发掘出过螃蟹壳。在各种螃蟹中,河蟹在我国境内分布很广,北起辽宁、南至福建,凡是通海的河川下游乃至中游地带都有它的踪迹,而且产量很大。

精于务农的中国人会将水田当做生态系统来养育。

既产出稻子也产出各种水产(图虫创意)▼

不同地区的食客们,为它取了不同的名字。吴蟹、越蟹、淮蟹、江蟹、湖蟹、霜蟹、菊蟹、芦蟹、毛蟹……都是“河蟹”的别称。它的学名叫中华绒螯蟹。如果上述这些名字你都无法将它对号入座也很正常,因为如今它的商品名盖过了以上种种称呼——大闸蟹。

身份标识(图虫创意)▼

要吃我?夹你!(图虫创意)▼

大闸蟹是一种蛋白质含量很高的食物,一旦死去,很快便会腐烂,变得不宜食用。在交通条件、物流条件、保险条件都比较落后的时代,大闸蟹注定是一种产地专享的时令河鲜。

捞上来就吃,那是坠好滴(图虫创意)▼

北宋诗人张耒离开家乡江淮地区,到洛阳做官时,写下了《寄蔡彦规兼谢惠酥梨二首》“寄我远传千里意,憾君不举百分杯。西来新味饶乡思,淮蟹湖鱼几日回。”触发他思乡之情的是洛阳地区迥异于江淮的饮食习惯,最让他怀念的是江淮地区大闸蟹的味道,离开了产地,这种难以运输的美味便吃不到了,大闸蟹便成为了回不去的故乡的一部分。

过于诱人(图虫创意)▼

进入现代,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快速推进,冷链运输在近年来也日渐成熟。食蟹的地域限制被打破,即使远在乌鲁木齐的食客也能吃到鲜活的大闸蟹。大闸蟹便成为了一道国民美食。凭借老食客的推崇和苏南领先全国的营销理念,很多消费者心中形成了大闸蟹产自阳澄湖的印象。阳澄湖最早树立了地区品牌。

大闸蟹上飞机,天南海北都能吃到(壹图网)▼

在佳节之际,大家都想尝尝这道时令美味,需求量变得越来越大。供给和需求错位一方面导致阳澄湖大闸蟹价格居高不下,让大多数人与这道美味无缘。更大的问题在于,在利益诱惑下,一些不法商人把来源不明的洗澡蟹也冒充阳澄湖大闸蟹。

产量有限而需求量很大,消费者们不得不擦亮眼睛

(图虫创意)▼

比如,今年中国全国预计产出90万吨大闸蟹,其中阳澄湖湖区约1400吨,阳澄湖塘区约10000吨。阳澄湖周边的塘蟹9月10日才开始发货,而湖蟹更是9月30日才开始发货。但吃螃蟹的人想得是随叫随到,这一落差自然就衍生出种种套路。

阳澄湖位于上海以西的江苏境内

相比隔壁的太湖,是一个很小的湖(分为多个部分)

真要让全民都吃上阳澄湖大闸蟹

这个小小湖是不可能满足的▼

实际上,大闸蟹的产地远不止阳澄湖,很多水质好,大闸蟹质量高的产地反而被市场低估了。与其刻意追求供不应求的产地,提心吊胆地预防种种套路,不如关注下那些被低估的优质产区。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便是洪泽湖大闸蟹。

也不是每个有“身份证”的大闸蟹都来自阳澄湖

很多不是阳澄湖的,也很好吃啊(壹图网)▼

被低估的洪泽湖大闸蟹

江淮地区是中国版图的南北交汇处,同时也是亚热带季风气候与温带季风气候的过渡区,较为充足的降水和适度的蒸发量让这里河流纵横。低平的地势又使得湖泊散落其间,且水草丰茂。淮蟹就是在这样的地理条件下出现的。

江苏水网密布,有很多大湖

长江以南最大的是太湖,以北最大的是洪泽湖

这里是淮河、大运河、黄河古道的交汇处

相比阳澄湖,水域面积要大得多

(底图:NASA)▼

洪泽湖水域面积随水位波动较大。在正常蓄水水位12.5米时,面积达2069平方公里,容积为31.27亿立方米,是中国第四大淡水湖。在最极端的情况下湖水位可能会高达17米,防洪库容135亿立方米。即使正常年份,洪泽湖也是江淮地区最大的湖泊,更大的水量意味着更强的自清洁能力,这里自然成为了淮蟹的最重要产地之一。

洪泽湖这种随季节变动的水文状况

可以在洪灾时期对周边造成破坏

但规划得好,也是一个高度多样性的生态宝库

(洪泽湖西岸,google map)▼

由于大闸蟹是一种杂食性的生物,所以吃不同的食物会影响螃蟹的品质。所谓蟹黄指的是螃蟹的卵巢和消化腺,所谓蟹膏指的是雄蟹精囊。这些器官想要发育好需要消耗大量能量,想让大闸蟹生长的更加肥美,就需要植物性食物杂以螺蛳、小鱼等。

简单说就是,吃得越好越好吃(shutterstock)▼

洪泽湖的生态多样性较高,其中生存着鱼、虾、贝、草、藻等各类水生生物,足以满足大闸蟹对于多样性食材的需求。在这样一片乐土上长大的大闸蟹,自然更容易长出肥美的蟹黄和饱满的蟹膏。

流金般的蟹黄、凝脂似的蟹膏(壹图网)▼

淮蟹一到九十月间,霜降前后,就进入了成熟期,开始准备交配。经过了数个月的成长,这时节的螃蟹最强壮,最有生命力。蟹黄丰腴,味道鲜美。大螯长足肥大,蟹肉饱满充实,嫩香的蟹肉会有清甜的香味,而腥味最小,只需清蒸即可吊出螃蟹本身的鲜味。

一家人要整整齐齐(图虫创意)▼

物产丰富的淮河流域养育了挑剔的食客,他们历来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逐渐形成了成为如今国宴的淮扬菜。淮扬的食客对于鲜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们自然不会放弃大闸蟹这种时令河鲜。对于洪泽湖的大闸蟹,不少文人墨客留下了溢美之词。

淮扬菜蟹粉狮子头(图虫创意)▼

上文提到的北宋“食蟹狂魔”张耒还写了《寄文刚求蟹》:“遥知涟水蟹,九月已经霜。匡实黄金重,螯肥白玉香。”他是苏轼的得意门生,苏门四学士之一。毫无疑问,他继承了老师对于美食的追求,对于蟹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诗中所求的“涟水蟹”,即洪泽湖大闸蟹。

敏感的味蕾不是文人雅士的特异功能。对于美食的追求具有真正的普适性,普通食客也许写不出赞颂洪泽湖大闸蟹的诗流传千古,但是也只需要尝一口,便能分辨出什么是美味。广大普通食客们所缺的,仅仅是一个获取平价美食的渠道。

只想安安静静吃两只,哪里能买到?(图虫创意)▼

为洪泽湖大闸蟹正名

在很长的时间里,洪泽湖大闸蟹未能获取与之品质相匹配的知名度。食客们对于这种食材既不了解也缺少购买渠道,在无数个螃蟹膏满黄肥的季节,看着高价蟹的价签,选择捂紧钱包。最苦的还是蟹农们,因为地区品牌尚未打响、销路不畅,他们面对中间商缺少议价能力,辛苦一年却赚不到钱。

随着互联网经济兴起,在线购物给了洪泽湖大闸蟹弯道超车的机会。洪泽湖物美价廉的大闸蟹赢得了广泛赞誉,迅速被消费者接受,以更朴实、亲民的姿态走进千家万户。其中新电商平台拼多多,起到了助力亲民蟹进入千家万户,让蟹农钱包鼓起来的作用。

如今随着洪泽湖大闸蟹逐渐产业化,出现了专业的蟹田和蟹塘,通过更加科学的投喂保证大闸蟹的产量和质量。同时近年来,洪泽湖实施的“以渔抑藻控草净水”工程,带来了遏制蓝藻和水草爆发、修复生态系统、丰富生物多样性、降低湖泊富营养化等一系列良性变化,在实施“以渔抑藻控草净水”工程的渔业水域,其水质明显好于自然水域,总体达到Ⅲ类水标准。自然坏境的改善也保证了洪泽湖大闸蟹的品质。

在蟹农、当地政府和以拼多多为代表的电商平台的多方努力下,渔民涉渔年均收入由10年的0.8万元上升至20年的2.4万元。

今年风调雨顺,气温适宜,没有受到高温、洪涝等外部环境影响,洪泽湖大闸蟹迎来大丰收。当前,淮安市洪泽区大闸蟹养殖面积8.5万亩,预计年产量8000吨左右,其中母蟹125克、公蟹175克以上的比例达到70%以上,年产值10亿元以上。洪泽湖大闸蟹产业对于周边地区来说,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

其实不只是洪泽湖,这几年来,拼多多加大资源投入,持续与包括洪泽湖等在内的苏州各大湖区合作。目前,拼多多探索发布大闸蟹电商销售标准,助力以洪泽湖为代表的更多优质产区建立地区品牌。

虽然中秋节已然过去,但是大闸蟹的黄金赏味期才刚刚开始,在电商平台的推动下,今年的大概会有更多家庭分享到千年前张耒的感受。让大闸蟹重新回归普通人的餐桌,让蟹农得到实惠,这大概就是科技带来的消费普惠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