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唯一不辣的城市 终于被我找到了
旅游

江西唯一不辣的城市 终于被我找到了

2021年10月12日 23:37:49
来源:九行

江西唯一不辣的城市 终于被我找到了

世人皆知,江西是风光旖旎的大省。那山一重水一重犹如神来之笔的安插,让徐·不能停·霞客一生中四游江西,最长的一次达两个半月,恋恋不舍,忍不住提笔发出“矗崖崭柱、上刺层霄、下插九地”的赞叹。

来自南面的邻居广东,早就对如斯美景垂涎欲滴,但在大多数时候只能望景兴叹。没别的,只因这座省份的味蕾——“江西辣”让处于食物链顶端的广东人都却了步。

△江西辣,劝退无数人

△江西辣,劝退无数人

但也不是毫无希望。老艺术家发现,与广东接壤,占去了江西1/4面积、1/5人口的赣州,还藏着辣椒的遗忘之地,他们竟吃与广东口味相近、清淡的客家菜。

而且,万众瞩目的赣深高铁将于今年12月18日全线开通。届时,从深圳北到赣州西只需短短2个小时

靠近一座城市,最好的方式从来都是味蕾先行。

01

赣州菜,竟有不辣的

提到“江西辣”这三字,莫不让人闻风丧胆。都说“湖南人不怕辣,四川人辣不怕,而江西人是怕不辣”。人家是辣椒拌饭,而江西人是饭拌辣椒,得从辣椒里找饭。

连自诩能吃辣的川渝人到了江西,都哭喊着:“没想到能这么辣!”

若非要从江西菜里寻寻觅觅,找一个口味相对清淡之地,那唯有赣州。

△与广东人口味相近的赣州味 / 图虫

△与广东人口味相近的赣州味 / 图虫

地大物博的赣州,也不是全然不吃辣。北边的赣州人照样“嗜辣如命”,而与广东接壤或靠近,地处赣州南边的安远、寻乌、定南、全南,就让人仿佛有走出江西之感。

他们吃的,是客家菜。

安远的酿苦瓜、寻乌的酿豆腐,都是地地道道的客家菜做法。都说客家菜“无所不能酿”,赣南人可谓深有体会,把肉沫小心翼翼地镶嵌在豆腐、苦瓜之中,煎至两面金黄,再大火收汁,任由咕噜噜的热气冒出,便能拌下两大碗饭。

△客家酿豆腐,赣南人的拿手好戏

△客家酿豆腐,赣南人的拿手好戏

起于赣州兴国县的“四星望月”,把先鱼肉片一切,粉干上锅一蒸,再铺上鱼片,浇上卤汁,再配上四样小菜,便成了连当年毛主席转战赣南时也念念不忘的菜肴。

小炒鱼、梅城肥鸡、兴国鱼丝、黄元米馃、宁都肉丸,同样属于赣南客家菜的一支。他们以“炒、糗、醯(醋)、汤、腊”的手法著称,形成属于自己的客家特色菜肴。

△赣南小炒鱼,别有一番风味

△赣南小炒鱼,别有一番风味

△宁都肉丸,当地人的早餐

△宁都肉丸,当地人的早餐

在江西吃客家菜,莫不是走错家门?非也,赣州本就是“客家摇篮”

有人以为,赣州与广东的梅州、河源、韶关接壤,他们之所以吃客家菜肴完全是因为邻居的影响。这种想法大错特错。

地处南北交通要冲的赣州,被称“五岭之要冲”“粤闽之咽喉”,自古便是迢迢南迁的第一站。中原人口在西晋五胡乱华、唐末黄巢起义、宋代“靖康之耻”后,有三次大规模南迁,他们习惯称自己作“客”,逐渐在赣州扎根形成了客家文化。

△中原人南下第一站,赣州 / 图虫

△中原人南下第一站,赣州 / 图虫

客家民系,是先从赣州开始,逐渐形成于闽西、粤东的。时至今天,赣州依旧是江西拥有客家人口最多的地级市。在3.9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遍布着858万赣州人,其中高达95%的人口是客家人,讲客家话、住客家屋。这着实令人大吃一惊。

身为客家民系的发祥地主要聚居地之一,赣州的建筑也从不输人。现存600余栋客家围屋,令它被称为“东方的古罗马城堡”

△赣州,东方古罗马堡 / 图虫

△赣州,东方古罗马堡 / 图虫

在赣州,你确实很难忽视那林林总总的围屋。尤其在龙南,遍布围屋376座,数量之多、风格之全、保存之完好,堪称“中国围屋之乡”。无论是保存年代最久、面积最大的田心围,还是最高的客家围屋燕翼围,它们都形态各异,是时光最忠诚的见证者。

在赣州寻客家味,从未让人失望。

02

赣州,被忽视的广东邻居

哪怕作为广东邻居,赣州也很少有被人看见的时候,延绵不绝的山阻挡了世人的视线。

在赣州,山非常多。

虽说赣州有赣、湘、闽、粤四省交会的优势,但三面都环了山:东有武夷山脉;南有九连山、大庾岭;西有罗霄山脉。这些山地丘陵将赣州团团围住,竟占了80%以上的面积,这就造成了交通的极为不便。

△赣州的山,阻挡了世人的视野 / 图虫

△赣州的山,阻挡了世人的视野 / 图虫

在2005年之前,都只有一条京九铁路(北京-香港九龙)途经赣州,辐射十分有限。

但赣州对江西的意义不容忽视,它的面积占去江西四分之一,人口占了江西五分之一,无论是地域面积还是人口,赣州都是妥妥的“江西之最”,影响不可谓不大。

在过去,赣州也曾凭水路一度繁荣昌盛。

△赣州的水系异常发达

△赣州的水系异常发达

在赣州,大大小小的水系有上千条。它们往北汇成了赣江,哺育了大半个江西后,直达京杭大运河往南,它们穿越赣州南部,在广东境内形成东江,连通了珠江流域。

隋唐时期,随着京杭大运河的修建、大运河-长江-赣江-大庾-广州水运路线的开通,赣州也有幸成为这条古代南北黄金水道上的重要一环,迎来了属于自己的繁荣。

特别是到了宋代,经济重心持续南移,整个江西的经济空前繁荣,更达到了“赋粟输于京师为天下最”的地步,而赣州作为水路要冲,自然热闹非凡,更凭一身山水,成为诗人们的头号吟诵对象。

△赣州贡江外滩浮桥 / 图虫

△赣州贡江外滩浮桥 / 图虫

周敦颐在此完成《爱莲说》;苏轼、辛弃疾登上郁孤台,留下千古名句,尤其是辛弃疾在《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的那句“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成了多少人的背诵回忆;赣州宋城墙也成了中国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北宋砖砌石城墙。

当赣州的山水配上容器,更显动人:位于城北的八境台,登台便可眺望江水,窸窸窣窣的烟火气,难怪文天祥称赞它“晓色重帘卷,春声叠鼓催”;而位于西北郊的通天岩,也让王阳明有“青山随地佳,岂必故园好”之感,决定在此办学。

△赣州章江两岸风光 / 图虫

△赣州章江两岸风光 / 图虫

△赣州八境台 / 图虫

△赣州八境台 / 图虫

但赣州的这份热闹,也随着时代的发展、水路的消亡,逐渐一去不复返了。

赣州人也明白,要发展必须得先修路,没了水路,便修铁路,穿越这重重大山。目前,赣州已有京九铁路、赣龙铁路、赣韶铁路、赣瑞龙铁路、昌赣高铁五条铁路线,其中昌赣高铁连通了江西省会南昌到赣州,从4个多小时缩短至2小时。

△通高铁,赣州新出路

△通高铁,赣州新出路

预计今年底开通的赣深高铁,也已通过试运行阶段,开通后,从赣州出发到深圳,只需2小时,这意味着赣州进一步接入珠三角。

赣州人意识到,或许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

03

雄起吧,赣州

被大山包裹的赣州,其实是个实打实的福地,只是还没被世人发掘出来而已。

这不,谁人能忘了红色瑞金

瑞金对近代中国的份量,不言而喻。它虽然是赣州东南部的一个小县城,却凭借着地理优势沟通赣、闽、粤20多个县,于是在1931年正式成为中央苏区的中心

△瑞金,有名的红色故都

△瑞金,有名的红色故都

作为“共和国摇篮”、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首府,瑞金一点也不含糊,当时的党、政、军首脑机关均设在瑞金,一派热闹繁华的景象,让它又被称为“小莫斯科”。

而且,两万五千里的红军长征,也是从赣州于都河开始的。

当时,于都河上没有一座桥,赣州人就发挥人民群众的智慧,搭浮桥、摆渡船,历尽千辛万难,开启“长征第一渡”

△赣州于都县,红军长征出发地 / 图虫

△赣州于都县,红军长征出发地 / 图虫

而在和平年代,赣州人也不忘忆苦思“甜”。

经过几代赣州人的努力,赣州已经变成了“中国最大的脐橙主产区”。现在提起赣州,又谁人不识“赣南脐橙”

从1971年,“赣南脐橙第一人”袁守根种下第一颗脐橙开始,到2019年赣州脐橙产量已达125.13万吨。这份成绩单,不仅让赣州占去了全国40%的脐橙产量,还让它跻身脐橙种植面积世界第一、年产量世界第三(仅次于西班牙和美国)的位置。

△一颗爆汁的赣南脐橙

△一颗爆汁的赣南脐橙

得天独厚的山地红壤,让每一个结在赣州的脐橙丰硕饱满,汁水充盈,可以直接让甜蜜化在口中,而不需吐过多的渣。

都说“赣州是福地”,在这片土地上,除了长出了脐橙,还埋藏着稀有金属——

钨是一种熔点极高的金属,都说“真金不怕火炼”,但比起金,“真钨不怕火炼”才对。赣州的黑钨储量居世界第一,稀土资源储量占全国同类稀土资源保有储量60%以上,“世界钨都”“稀土王国”,赣州实至名归。

△世界钨都

△世界钨都

随着铁路的兴起,赣州的路越走越宽。

2020年,赣州凭3645.2亿元的GDP总量登上“江西第二”的宝座,成为仅次于省会南昌的城市。论增速,赣州已经连续5年经济增速居全省第一,大有“后起之秀”的势头。

△赣州之路,越走越宽 / 图虫

△赣州之路,越走越宽 / 图虫

从宋代水路带来的兴盛,到徐霞客对赣州山水的迷恋,再到如今人们在郁孤台、八境台和瑞金遥想当年,在客家围屋下吃着流传百年的客家宴席,赣州变了,又好像没变。

再等2个月,广东人便可乘着“赣深高铁”,看一看这位充满着客家味的邻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