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滤镜景点是与非
旅游

小红书滤镜景点是与非

2021年10月18日 10:29:24
来源:旅界

被群嘲的网红景点

10月17日,吕小娜小红书上的“星光闪闪”滤镜突然火了,她半年前发布的三亚清水湾蓝色小屋笔记下涌入了一群微博观光团,对她这组加了滤镜的照片啧啧称奇。

这处位于三亚清水湾的蓝色小屋,被笔记列为“超好拍秘境”,但有游客实际前往后,发现只是一栋破旧的公厕和和一片荒芜的碎石滩。

不止这栋“蓝房子”,云南澄江网红沙滩、内蒙网红帐篷营地等小红书上的网红景点们正在陷入一场被“群嘲”的尴尬境地。

“标记我的生活”,这句小红书Slogan在国内当年也曾经风靡一时。但是,就在国庆黄金周后半个月,#小红书对滤镜景点道歉#冲上了热搜,也让小红书的“滤镜”光环出现了裂痕。

在道歉声明中,小红书作出回应,承认存在部分用户过度美化笔记的情况并致歉。同时,小红书称将推出“避坑”类笔记,通过更好的产品机制充分展示给用户,为用户决策提供更多元的信息。

假期前后,不少网红酒店、探店、景点翻车背后,常有着小红书的身影。微博上一则#小红书的网图滤镜有多强#的话题,截止到10月18日,阅读量高达3.9亿,评论里不少自诩为小红书“受害者”的用户表示前来参战。

据微博观光团“吐槽”,小红书上部分景点笔记与实际看到的差别较大。

据小红书笔记统计,中国至少有63个城市拥有“小圣托里尼”,62个城市拥有“小京都”,以及59个城市拥有“小奈良”。

然而在小红书高赞种草文下,却总有来吐槽的“受害者”。当滤镜破碎,游客们肉眼凡胎看到的是另外一副景色。

对于微博的群嘲,小红书博主们并不服气。

吕小娜称,“我们去的时候天气很好,加上摄影师的角度,才有了这样的照片!这个是一个滤镜能解决的吗?先学学《摄影眼的培养》吧。”

她同时指出,“又不是你们去了这个景点我有回扣可拿,我骗你们什么?真是可笑!”

另有热爱摄影的人士认为景点滤镜并不值得过多被指责,摄影行业一般为了成片更好,都会在镜头前安装一个UV镜,也就是实体滤镜。

这些加了滤镜的照片,热爱分享的博主大多认为是自身高超的摄影技巧,围观群众则对此不以为然,小红书依然难逃被吐槽的命运。


颜值即正义

小红书滤镜后的景点陷入争议,且两方都自认为有理,源于对旅游理解的不同。

作为生活方式分享平台及社区电商,小红书2013年由毛文超和瞿芳在上海创立 2019年7月用户破3亿(月活破1亿人) 深耕UGC(用户创造内容)。

根据易观千帆数据,小红书用户构成方面,女性占比达67%,24岁以下用户占比高达44.99%,中等消费者、中高等消费者总占比高达75.62%。

年轻、女性、中高端,这被互联网世界视为优质客户的维度都有了,但在旅游抑或旅拍这件事上,小红书的用户显然更侧重后者,这与该平台的商业属性有着直接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旅游出行已成为小红书平台第二大内容来源,但小红书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旅游分享平台,更类似于一个聚集了美妆、穿搭、美食、旅游等内容的种草社区。

流量成了稀缺资源后,要种草就要美。对于精致的追求,本就让小红书有了一层滤镜,种草和广告界限的模糊,则让这里更加真假难辨。

因此,针对景点滤镜被吐槽,有站在小红书博主一边的网友质疑,“女生拍照用美颜,该不该道歉?”

一位被吐槽的小红书博主凌子琪则很委屈地称,“自己也想报个旅拍团,价格贵照片质量还不好把控,倒是小红书上的小众景点拍出来不仅好看还免费。”

凌子琪对分享给用户拍摄心得的想法是把“让这种好拍、不收费的景点给更多人知道,同时分享干货往往会有更多人点赞、收藏。”

事实上,有人旅游是为了购物,也有人旅游是喜欢当地的人文风情,而小红书的用户对于旅游的理解更多是拍出美美的照片。

商业模式上,小红书不仅一度被称为中国版Instagram,与小红书一样,Instagram在海外同样面临“照骗”的指控。

一位《财富》杂志编辑在巴厘岛旅游时,发现Instagram上关于网红景点“天堂之门”的照片都是“伪造”的。

在那些照片里,游客站在“天堂之门”中间,脚下是一片锃亮如镜的大海,倒映出远处的山、人影和建筑,在这种对称的美丽下,不管是谁,拍出来都好像大片一样。

然而现实却是,“天堂之门”前面根本没有什么如镜的水面,而是负责拍照的工作人员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拿着镜子,用镜子反射的原理,营造出了这种效果。

“颜值即正义,”一位在小红书默默潜水多年的用户Vicky坦言,“市场会引导你,把某一个景点炒成一种它想要的目标客户可能会喜欢的网红景点,这不是博主的错。”


争议风波后

“没有滤镜的图其实你也不爱看,”凌子琪直言,做博主打卡景点没有美感,那么拍照失去了意义。用手机拍原图,就发到小红书上给大家做参考,“这对以美照吸引用户再进行转化的博主来说,牺牲有点太大了”。

“大家上小红书都是找乐子,P图没有某些人嘴里说的那么重要。”

据凌子琪观察,小红书近两年旅游笔记充斥各大版面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博主们往往可以用旅游笔记规划商业化后的小红书平台监管。

今年1月初,小红书蒲公英平台上线,这是小红书品牌合作平台的升级版,意图加强对平台商业笔记的报备。

博主的商业笔记在该平台上报备后,平台对品牌抽佣10%,对个人博主代扣税10%。对于用户端来说,这些报备过的笔记,会标出是推广,用户无须瞪大眼睛、紧绷神经去自行辨别。

由此,其中美妆、穿搭等作为小红书收益的重要渠道,此类博主的图文笔记受到强监管。

“而旅游博主的笔记被小红书认为是吸引流量的入口,很少做过多干涉,这让不少博主很好地打了擦边球,在旅游笔记中植入服装穿搭心得。”凌子琪告诉旅界,“这不美怎么行?”

无论如何,小红书滤镜景点成为热议话题后,小红书平台在道歉声明中明确指出未来做一些改变。

例如,鼓励小红书发布者做有用而非美化的分享;在用户搜索某个景点的时候,小红书也会提供更丰富的搜索联想词,对“避坑”等内容作更多展示;小红书还会尝试推出景区评分榜、踩坑榜之类的产品,便于大家获取更多元的信息。”

这被Vicky视为小红书也在尝试多元化运营模式,“对于过于精致的内容,整个小红书用户也开始有审美疲劳了,毕竟大众点评、淘宝、B站、知乎等不同调性的种草类内容也开始分流一些小红书的死忠用户。”

在业内人士看来,小红书未来如果希望向社区类电商转型,真实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道关卡,“真实让用户产生信任基础,而虚假的东西博得一时流量,却难以转化为真实交易。”

作为首个阿里、腾讯握手言和共同入股的公司,根据市场消息,小红书将进行规模至少5亿美元的香港IPO。在这之前,小红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