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过几天 年轻人们就要组团穿越了
旅游

再过几天 年轻人们就要组团穿越了

2021年10月22日 09:18:14
来源:那一座城

江南深秋,西塘古镇。

又将迎来一年中最热闹、亢奋的时候。

距离2021年第九届西塘汉服文化周,不到10天。

新月最近一边忙着发帖找同袍,一边心急如焚,盯着官方售票。

她请了三天假,订好酒店。

计划30号从广州出发。

“官方一直没公布票,大家都焦虑得很……

酒店房价翻了几倍,想找个同袍一起分担……

请假难,还差点被老板开除了。”

这是她第三次参加汉服文化节。

入坑汉服4年,算不上特别资深,但也为汉服“倾家荡产”过。

每个月咬牙入手一套汉服300+、头饰200+/个(不同的衣服搭配不同头饰),一年下来是好几万。

新月说母亲一开始不理解,打开衣柜,看到满柜子轻飘飘的衣服总是拉着脸。

“慢慢的,日常穿着完全被汉服占领。从春装到秋装……身边人也都习惯了。

当汉服成为日常,逛街、吃饭、旅游、滑冰、蹦极……

走在大街上,也不再是吸引诧异眼光的工具。

这一届年轻人功不可没。

新月觉得这几年,汉服真的出圈了。

身边喜欢汉服的人越来越多。

她遇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人,她们互相称为“同袍”。

据艾媒咨询《国潮经济发展报告》预测:

到2021年,中国的汉服爱好者将近700万人。整个市场的规模,达到101亿元。

“也许是披着床单的孩子长大了...

也许是大家对传统文化的认同感越来越强。

喜欢自己民族的东西,才是我们当下的潮流。

《国家宝藏》呼吁每一个人:“守护历史,守护华夏衣冠。”

“守护”二字,虽然听起来飘渺且宏大。

但正如新月说:

“每年汉服节的西塘,是我不想要错过的第二人间。

穿汉服,追国潮。

年轻人们,一直都是行动派。

01

西塘,方文山的汉服乌托邦?

汉服之于西塘,是年度大事。

穿上汉服去西塘,几乎是每个汉服爱好者的执念。

“同袍们在一起,玩的是一场穿越时光的游戏。

2013年,方文山在西塘发起汉服文化节。

2014年,周董的第13张专辑《天涯过客》MV在西塘拍摄。

方文山执导,将汉服文化周第一次发生在这里的故事,娓娓道来。

往后的7年、8年,无数人前仆后继。

共同托起了这个,属于年轻人、属于汉服爱好者的乌托邦。

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去西塘赶赴这场盛会。

新月说,激动之余,更多的是紧张。

西塘一改往日江南水乡的温婉;

街上牛仔裤、衬衫、休闲卫衣才是人群中的另类;

大家举手投足间,用心诠释汉服;

“真的,“梦回汉唐”

令人震撼的开幕式,身穿各朝代华服的方阵依次亮相。

目之所及,有唐之飘逸,宋之淡雅,明之端庄,以及汉之古朴......

西塘办汉服文化节,今年已经是第9年。

除了去年因为疫情,拖到11月。

几乎每年都在10月底,西塘秋日最最迷人的时候,招呼着来自全国各地的同袍们。

△ 汉服文化周现场。

△ 汉服文化周现场。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与子偕行”

粉墙黛瓦,广袖飘飘;小桥流水,衣袂摇摇。

汉服小姐姐翩跹游走,身着铠甲骑着战马的小伙策马驰骋,孩童天真欢笑...

去年的疫情并没有对西塘汉服节有太多影响。

△ 汉服文化周现场

△ 汉服文化周现场

反而比往年更热闹,规模更大,穿越场景也更有趣。

有声势恢弘的朝代嘉年华。

那就感觉就像每一页历史书,突破时空,组成了一副活生生的多朝版“清明上河图”。

有礼乐展演,展示释奠礼、乡饮酒礼、拜师礼等传统礼仪。

金声玉振的古代器乐,与立容立声的传统乐舞,在西塘水乡唱响。

还有汉服有礼秀,在露天水上T台现场,云裙罗裳,绮罗珠履,镜台妆奁,水袖轻舞,不亚于任何一场时装周。

以及中国风市集。无数传统手作,在手艺人的创意结合下,闪耀着传统与新潮之光。

回忆间,新月已经迫不及待了。

02

为什么是西塘?

秋末的西塘,充盈着江南小镇、梦里水乡的古色古韵。

正如唐代诗人韦庄在《菩萨蛮》中所写: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诗中的幻想,西塘都有。

西塘,古名斜塘,明代建市镇。如今是江南六大古镇之一。

吴地汉文化的千年回音,还在砖瓦街巷里流转。

千年石板路下,压着厚重的文化底蕴。历史上记载,这个小小镇曾出过进士十九人,举人三十一人。

到西塘,沿着石板路缓缓步行,在桥上观望桥下的船,慢悠悠地划过。

躁动的不安,也都在水雾间化为乌有,岁月随着慢悠悠起来。

方文山在很多采访中,都被问及,为什么选择西塘?

他说,是汉服选择了西塘。

汉服文化必须在这样的古镇,才有味道。

古色古香的建筑群,与汉服交辉相映,才能展示出它独特的美感。

西塘有烟雨长廊,河街两侧廊棚都加了顶,遮风避雨。

这是江南水乡的代表性符号。

当你流连于烟雨长廊,转圜于古老的水榭人家,便有了写不尽的诗情画意。

当你走进石皮弄,在这个只能容纳一人的小巷子里,“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悠远由心而生。

这里还有纽扣博物馆。

历史悠久,花样繁杂。

从汉代到现代,从古老的贝壳纽扣,到华丽精美的饰物类纽扣。

扣子虽小,却扣起了一颗颗中国心。

03

汉服上街,再也不会有250%的回头率了

汉服已是西塘,最响亮的名片。

但汉服早已经走出了西塘,走出了每年10月尾11月初的限定。

“现在穿着汉服走在街上,拿不到250%的回头率了。

新月说第一次穿汉服上街,每走一步,都感觉有人议论纷纷。

“你是演员吗?你是在拍街拍吗?你是韩国人?这样穿太不方便了吧......大爷大妈看我的眼神,像个250。”

交谈时新月沉默了一会儿。

补充道:“就是那种小时候批床单,扮皇后演公主时,母亲大人嫌弃的眼神。”

以前,穿汉服走街串巷,逛街什么的需要勇气。

偏偏,Z时代的年轻人,最不缺的就是勇气。

他们可以在上海的街道,走一场古今时装秀。

他们可以在故宫,与文化对谈。

他们可以在成都的太古里,做时尚的文化弄潮儿。

甚至于,他们既能穿着汉服,自信的走上国际时装周。

也能在几乎每所大学里,创建一个汉服社,或是组织一场成百上千人的汉服嘉年华。

在2020年的跨年演讲上,财经作家吴晓波说:

“今天的中国,有几百万汉服爱好者。他们的平均年龄在18岁到24岁。”

汉服的价格,最平价的200-300左右,和日常的一套衣服,差不多。

如果是手绣,价格则在8000元-20000元不等。

“60后、70后还记得吗?当年我们工作后拿到工资,第一件事是跑到商场,给自己买一件西装,表示我是一个成年人”,吴晓波说。

但是,如今,一个姑娘拿着工资,想的是去买那件在购物车躺了许久的汉服。

“表示我是一个中国人。

追求时尚,也追求个性的自我表达,是时代赋予年轻的命题。

在知乎上,有一个热门话题。

讲什么是国潮?

清华大学文化创意研究院教授胡钰说:“‘国潮’不仅是国货之潮,也是国力之潮,更是国运之潮”。

因为国潮之风的背后,是这个时代,最年轻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