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人减肥有多难?看看这座小城就知道了
旅游

山东人减肥有多难?看看这座小城就知道了

2021年10月25日 12:39:48
来源:LuckyPeach福桃九分饱

人人都说山东人不会自我宣传,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你说,大舜、公冶长、晏子、刘罗锅、莫言的故乡,孔融在这喝过酒,苏轼在这遛过狗,李清照在这泛过舟,郑板桥在这吃过肉,是不是该漫天宣传、大书特书,把自己包装成传统文化超级IP?

一个风筝天下闻名,年画可比杨柳青桃花坞,几千年佛像瑰宝保存至今,又出奇石、剪纸、泥娃娃的地方,是不是该大搞特搞文创产品,走网红路线?

山东潍坊,人杰地灵,什么没有?好像唯独没有一颗火起来的心。

© 图虫创意

© 图虫创意

城与人的谦逊低调,连带着他们当地的食物,都不为人所知。一说鲁菜,都知道济南糖醋鲤鱼、胶东葱烧海参,谁记得潍坊人吃什么?

还好,山东人自己记得。只因潍坊食物虽不出名,却一直把山东人对肉和碳水的执念,拿捏得死死的。

潍坊,可以算是山东平民饮食的一个剖面。

山东人减肥有多难?看看潍坊,就有了一个差不多的答案。

01

去潍坊,最好早晨去,第一顿饭,最好看看拖行李箱的本地人,出站先去哪儿。

© 图虫创意

© 图虫创意

即使不跟着他们,你的潍坊朋友,或者每一个到过潍坊的人,也会推荐你去吃同一种东西:

肉。火。烧。

本地人一般叫“老潍县肉火烧”,更具体一点,就是城隍庙街肉火烧。

假如你在潍坊只待一个上午,听我的,把唯一的一顿饭留给它。

山东人减肥有多难?看看这座小城就知道了

这是潍坊人每天五块钱一个的生命之光,独在异乡三百个夜的欲念之火,无数游客吃过一次念叨三年的梦中情饼,以及山东小吃肉与碳水的第一堂魔法课。

皮儿薄,薄到你都很难理解它怎么分的层,馅儿大,除了猪肉,还有海米、木耳、鸡蛋糕、葱姜,馅儿本身就是一个肉饼——光这肉饼就比好些地方的烧饼大。然而,它饱含汁水的口感吊打大多快餐汉堡肉饼,关键是,还便宜。

山东人减肥有多难?看看这座小城就知道了

火烧在潍坊的地位高得离奇。当年潍坊有一首“市诗”,曾在数年间席卷山东每一张坐着潍坊人的酒桌,噎得大家直翻白眼儿:

白浪河水浪滔滔,

月亮像个大火烧,

天上的鹞子怪笑人,

奇好,奇好。

这首泛着油光的打油诗,只能用潍坊话念,否则气韵全消。白浪河是潍坊的母亲河,“天上的鹞子”大概是他们引以为傲的风筝,能跟它们并列,甚至与明月争辉的,只有火烧。

山东人减肥有多难?看看这座小城就知道了

在老城隍庙吃完这顿,游子们一年的肉火烧缺乏症立即得到缓解,各自回家。而外地客们往往走向隔壁,参观潍坊市区第一打卡地十笏园

© 图虫创意

© 图虫创意

这座江南风格的北方园林,先是明嘉靖年间一位刑部郎中的旧宅,后又归了清光绪年的举人、内阁中书丁善宝,然而这里的第一名人,是猪八戒

自从80年代央视《西游记》在十笏园拍了高老庄的戏份,这里就成了一个自带BGM的景点。

© 《西游记》

© 《西游记》

潍坊,真的是二师兄的伤心地。

这里见证了他的杯具情史,把他背媳妇(实际是猴子)的BGM传扬四海,每年春天,热爱风筝的潍坊人还会把他放上天吹来吹去,被什么航空母舰克苏鲁之类的围追堵截。

▲呆子快跑,猴哥又来追你啦

▲呆子快跑,猴哥又来追你啦

当然更重要的是,潍坊人有无数办法吃掉一头二师兄!

02

来潍坊的第二顿,必须是朝天锅。

迈进店里,你可能会看到早上跟你在一家店吃肉火烧的人。没办法,异乡游子对朝天锅的思念,从来不亚于肉火烧。

此时,他们会听到第一百九十二个外地人,向店员发出灵魂质问:

“朝天锅为什么没有锅?”

▲就,就这?

▲就,就这?

这是个历史遗留问题,从前的朝天锅是有锅的。

集市上小摊上众人围锅而坐,大锅里鸡鸭骨头煮出的高汤,炖着猪头猪下水,随煮随叫,随捞随切,随卷随吃,卷在单饼里配着生葱段、酱色的咸菜条儿一起吃,再舀碗原汤撒上葱花,喝了化化原食——后来都搬进店里,整个过程,看起来就跟锅没什么关系了。

说好听点,可以当它是下水版关东煮,实际不就是个饼卷肉吗!叫什么“朝天锅”,还以为要去吃火锅呢。

▲看起来跟锅一点关系没有

▲看起来跟锅一点关系没有

那是你以为。其实朝天锅的锅,无处不在。

它存在于门前的咕嘟翻滚热气腾腾,存在于熟肉细切上桌依然涌动的锅气,存在于那碗本应该肥腻糊嘴,却透着鸡鸭骨头清香的肉汤里,还存在于老潍坊人鼻子尖儿一闻汤锅,就知道这家店好不好的脑海里……唯独不在你的饭桌上。

如果你想用最简单的方式打开朝天锅,荤的来一个正宗,素的来一个土豆丝就得了,都是单饼卷好了端上来——“正宗”,就是所有的肉都卷一点儿,类似于今天的“全家福”。

▲卷起来特别饱满

▲卷起来特别饱满

生葱段和咸菜条儿不可少,最后那碗猪肉的原汤是灵魂,不能错过,至于其他的猪头肉猪口条猪肝猪肺猪肚大肠头,酌量点就是了。

不过,还是建议你克制一下,因为潍坊人吃掉二师兄的另一种方式——诸城烧肉,也是这个规模,全猪皆可吃。

山东人减肥有多难?看看这座小城就知道了

诸城地方不大,出文人将相,苏轼还曾在此“左牵黄,右擎苍”,今天反而以一味烧肉闻名。

这道烧肉,直接吊高了整个潍坊对酱肉的审美。别处的熏酱,招牌上写着“果木”的未必是真,能用五谷熏,就算很不错了,而诸城烧肉,必须用红糖小米来熏,肉吊在锅上上色增香,猪头猪蹄猪耳、排骨肘子套肠,连同笨鸡鹌鹑鸽子,都别有风味。

山东人减肥有多难?看看这座小城就知道了

除诸城烧肉之外,别的熏酱,潍坊人很难认同,不是熏得重了点,就是香气少一点,说来说去,无非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吃过诸城烧肉后,他乡的熏肉,实在瞧不上。

二师兄在潍坊的命运,除了在“高老庄”供人怀念,在风筝节娱乐大家,大约就交代给这两道潍坊人的最爱了。

山东人减肥有多难?看看这座小城就知道了

03

山东人减肥格外困难,主要是因为碳水太好吃——在这方面,潍坊原本并不闻名。馒头包子面条饼,大家还不是一样?

然而,潍坊就爱把这种“谁都一样”的面食,做得跟谁都不一样。

比如来潍坊,有一碗面不能不吃:鸡鸭和乐。

“和乐”,正字儿按说是“饸饹”,可比起这个古老的字眼儿,潍坊人更认“和乐”这个喜庆的名字。

▲只是他们面馆的门面有点太佛系了

▲只是他们面馆的门面有点太佛系了

“饸饹”也好“和乐”也罢,这种横跨中原塞北的吃法,可能是中国最古老的面条——一个带眼儿的木制空腔,里头放上和好的面,上头一压,一根根面条顺着眼儿挤出来。

四千年的面,人人都吃,唯独潍坊人在作料上,比别处都讲究:

汤要鸡鸭同煮,浇头也要有鸡有鸭,还要有猪肉馅做成的“旱肉”,黄澄澄的鸡蛋皮儿切得四四方方,咸香椿咸韭菜是灵魂,末了还要加两瓣去腻爽口的甜蒜。

▲这个浇头盖的,都看不见面

▲这个浇头盖的,都看不见面

面条一根根都很粗,依然模拟着饸饹床子手工压制的形态:手工压面不能太细,因为易断,然而因为师傅的掌握,一根根都很筋道:配料足、面筋道、汤头好,不满足这些,谁也和乐不起来。

山东人减肥有多难?看看这座小城就知道了

和乐面馆里,总少不了俩凉菜:一道芥末鸡、一道麻汁杂拌,也不知是谁规定的。

你可以说芥末鸡像是平民版新疆椒麻鸡,但吃起来的爽感绝不弱于椒麻鸡;

山东人减肥有多难?看看这座小城就知道了

麻汁杂拌,则是麻酱星人狂喜的一道凉菜:肉丸子、黄瓜、西红柿、木耳、腐竹、粉皮、熟肉丝,切片后用麻酱蒜泥拌一拌,外地人看着不解,好这口的人却可以鲸吞。

山东人减肥有多难?看看这座小城就知道了

还有一样面食,始终是潍坊人的骄傲:高密炉包

炉包就是煎包,北方好吃的水煎包其实不少,但就像和乐一样,潍坊人也要为大众面食制定一个更内卷的标准:

馅儿比较随便,韭菜白菜均可,肉要精肉,讲究点的,则必须有鸡蛋木耳虾仁等等,皮儿是全发面,但必须薄,不能腻但必须润,倒扣过来的焦底,都必须薄如蝉翼,硬一点儿都不行……

山东人减肥有多难?看看这座小城就知道了

这一套讲究并非没有用处。起码在山东很多地方,敢打“高密炉包”招牌的,往往不会太难吃。而出了潍坊,还敢卖鸡鸭和乐的,至今也没有太多。

04

最后说一个很重要的,伴手礼问题。

如果我建议你从潍坊扛一箱萝卜回去,你大概觉得我疯了。

然而你要是真扛了,所有吃过潍县萝卜的人听说了,都会拿你当山东人看待——

“烟台的苹果莱阳的梨,不如潍县的萝卜皮”,这句话,每年冬天每个山东人至少念叨一回。

山东人减肥有多难?看看这座小城就知道了

你的第一口潍县萝卜,一定要生吃:切一块碧绿,咬一口清脆,先让一股厚重的清香冲进鼻腔,随着刺激的辣味充斥整个大脑,又被水果般的多汁滋润抚慰,品尝它汁水的回甘,周而复始,直到辣得舌尖发麻,吃到水饱才停。

© 图虫创意

© 图虫创意

因为它,山东人对其他萝卜的存在从不欣赏,干脆变成了不理解——没有吐槽其他地区的意思,只是离开山东就吃不上这口萝卜的单纯emo。

所以,这种震碎萝卜界三观的产物,建议作为一号伴手礼准备,谁吃谁知道。

山东人减肥有多难?看看这座小城就知道了

其次建议购买的,是点心。

潍坊的点心,有三大明显的表征:好吃、难买、排队买。

关键是值得买。在糕点这件事上,潍坊人是出了名的认死理儿。他们对每一款糕点的理解,似乎都是按照字面意义来的。

比如,他们认为蜜三刀必须要有蜜:青州有名的“隆盛”清真糕点,以蜜三刀、方酥和桃酥出名,他们的蜜三刀是会爆浆的。

© 食贫道

© 食贫道

再比如,他们认为水果月饼一定要有水果:那里有家信昌糕点,以前曾经卖过真用水果做馅的水果月饼。

阿弥陀佛,还好他们不吃老婆饼和煲仔饭。

他们对点心的热爱,似乎从来不懂变通,也不必变通:古早吃法不能改,连售卖方式都不像这个年代。

比如青州隆盛糕点,经销处都开到别的城市了,偏偏潍坊市区就没个分号,只能跑去总店排队,多少年后才在千呼万唤中开了个网店,逢年过节有时还断货。

▲终于学会5G上网的点心老字号

▲终于学会5G上网的点心老字号

不过为了爆浆蜜三刀和小桃酥的真材实料,排队和断货都是值的。

潍坊市里那家信昌糕点,更神奇,平时大家就当日常食品,不拿它怎么着,可真到了中秋,门前买月饼的长队,比上海光明邨还令人绝望。

▲就是这个不动如山的场面

▲就是这个不动如山的场面

当时店里清空了其他所有柜台,专门卖月饼,但一锅出来,还是几个大爷大妈一扫而光,接着又是从头揉面填馅儿,等待下一锅……

这种专心保守、绝不扩大的老实人行为,曾让排队一天无果的我朋友,一怒去旁边吃了顿朝天锅才解恨。

不过,人家的月饼,是真心当作一种节庆特殊食品制作的:黑白芝麻、南瓜子、核桃仁、冰糖块,配上玫瑰花、青红丝、白砂糖、面粉、水揉成馅儿,不仅油大而且酥松,关键是别处找不着。

▲馅儿长这样 © 鹏飞三秋

▲馅儿长这样 © 鹏飞三秋

于是,潍坊人似乎也不爱苏式广式、莲蓉冰皮等一切通行全国的南味月饼了。过节就来这儿排队,就像他们对家乡的所有食物一样,形成了不可动摇的执念。

也许会有人说,潍坊人对自家的食物过分热爱了,以至于把别处的都不放在眼内。

其实,人家是有这个资本的:

出红高粱的高密,他们的;

出三页饼金丝面的安丘,他们的;

出蜜桃山楂银瓜的青州,他们的;

包办蓝星人蔬菜的寿光,他们的……加上青岛烟台日照三个海鲜产地做邻居,人家横着走不是应该的嘛。

也许再怎么看,你也觉得他们吃的糙了些、土了些。可他们却乐在其中,始终不悔:

你认为平平无奇的,也许就是他们离不开的乡土,也是北方最多人口的省份,数千年来一致接受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