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高的“黄金地狱” 人均寿命35岁
旅游

世界最高的“黄金地狱” 人均寿命35岁

2021年11月14日 13:15:47
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

在“南美洲脊梁”安第斯山脉,

在“南美洲脊梁”安第斯山脉,

海拔5000多米的地方,

那里的白雪覆盖着黄金;

矿工们的汗水混杂着血泪。

在世界最高的人类聚居地——

秘鲁的拉林科纳达(La Rinconada),

毒气弥漫、空气稀薄、终年严寒,

是为最残酷的人类据点之一,

这里矿工的人均寿命仅35岁。

摄影:CÉDRIC GERBEHAYE

撰文:BARBARA FRASER & HILDEGARD WILLER

南美脊梁,黄金毒饵

世界最高的“黄金地狱” 人均寿命35岁

安第斯山脉秘鲁境内阿纳尼亚区(Ananea District),拉林科纳达,这里终年严寒、空气稀薄,且弥漫腐烂的臭味;但仍有人趋之若鹜来此淘金,只因在过去20年里,金子的价格上涨4倍多。黄金就像有毒诱饵,让人前赴后继来到此地,为它“送命”。

位于秘鲁安第斯山脉5100米处的拉林科纳达,是地球上海拔最高人类定居点,几乎与珠峰大本营等高。

位于秘鲁安第斯山脉5100米处的拉林科纳达,是地球上海拔最高人类定居点,几乎与珠峰大本营等高。

上图可知,终年积雪的阿纳尼亚山(Ananea)山掩映拉林科纳达,小镇无序扩张蔓延,矿区周围挤满金属棚屋——

每天有大约3-5万流动人口挤在这个没有医院、垃圾处理系统和下水道系统的地方

每天有大约3-5万流动人口挤在这个没有医院、垃圾处理系统和下水道系统的地方

居民将住宅之间的空隙当作垃圾场

居民将住宅之间的空隙当作垃圾场

黄金加工产生汞蒸气,污染了安第斯山的“睡美人”冰川,继而污染当地居民的饮用水

黄金加工产生汞蒸气,污染了安第斯山的“睡美人”冰川,继而污染当地居民的饮用水

一名被称为“Lamero”的矿工背着经过汞处理后的矿渣,汞蒸气会凝结在拉林科纳达的冰川上空,污染饮用水;在全球范围内,这种黄金加工方法是地球大气中人为产生汞的首要来源。汞矿渣用氰化物再次处理,以提取更多黄金。接触有毒气体会影响神经、消化和免疫系统,损害肺、肾和心脏,最终可能致命。

一名被称为“Lamero”的矿工背着经过汞处理后的矿渣,汞蒸气会凝结在拉林科纳达的冰川上空,污染饮用水;在全球范围内,这种黄金加工方法是地球大气中人为产生汞的首要来源。汞矿渣用氰化物再次处理,以提取更多黄金。接触有毒气体会影响神经、消化和免疫系统,损害肺、肾和心脏,最终可能致命。

法律边缘,致命开采

世界最高的“黄金地狱” 人均寿命35岁

该地区淘金活动至少可追溯到19世纪早期;及至如今,仅有几家小公司在阿纳尼亚山拥有开采权,大多数矿场依然在非法开采运营,工人的劳动协议一般都是口头约定,劳动安全和环境条件也不符合标准;但当地政府见钱眼开,对此状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49岁的Antonio Yana Yana是矿场的安全主管,在矿井工作了一辈子,长期处于缺氧的高海拔环境中,他患上了肺病。

49岁的Antonio Yana Yana是矿场的安全主管,在矿井工作了一辈子,长期处于缺氧的高海拔环境中,他患上了肺病。

拉林科纳达的恶劣条件严重危害工人健康,破坏了安第斯山脉景观,但这并没有阻止美国、瑞士等国的买家和加工商前来采购。当这些背负沉重代价的黄金摇身一变成为价值连城的宝贝时,谁都无法追踪溯源到这个监管不利的“黄金地狱”。国际上希望为产自符合更高标准金矿的黄金设定更高价格,但这番努力在拉林科纳达未起作用。

42岁的Fidel Eliseo Mestas Mendoza是一名搬运工,他正在咀嚼安第斯人数千年来抵御饥饿和疲惫的古柯叶。

42岁的Fidel Eliseo Mestas Mendoza是一名搬运工,他正在咀嚼安第斯人数千年来抵御饥饿和疲惫的古柯叶。

非法金矿的承包商通常不住在拉林科纳达,他们把日常的经营工作交给信任的工头;这些工头垂直管理矿工,并会根据金矿情况,以口头约定方式相应雇用工人来干一周至数月。工人可能会得到食物和住所,但没有福利或工资。

不过,每个月有一两天,工人可以留下在矿场里发现的东西,这个制度被称为“cachorreo”,矿工们可以在4小时内尽可能多地扛出矿石,这些矿石将属于他们自己;但如果矿石里不含金子,他们一个月就白干了;这里“领工资”像“拆盲盒”一样,对于承包商来说,这个制度很划算,而矿工们只能敢怒不敢言。如果工人受够了可以随时走人,但很多依然被未知的诱惑挽留下来。

拉林科纳达的一位矿工,由于在此采矿大部分是非法的,很多工人不愿透露姓名

拉林科纳达的一位矿工,由于在此采矿大部分是非法的,很多工人不愿透露姓名

19岁的José Fernando Quispe和许多年轻人一样赶着淘金热,希望藉此摆脱困窘

19岁的José Fernando Quispe和许多年轻人一样赶着淘金热,希望藉此摆脱困窘

山区深处迷宫一般的矿场中,致命事故和斗殴屡见不鲜;矿工在出售““cachorreo”所得黄金后,有时会被抢劫甚至谋杀,他们的尸体被扔在矿井里无人知晓。

两名矿工正在兑换在cachorreo后的收获

两名矿工正在兑换在cachorreo后的收获

秘鲁的大部分黄金被出口到国外的精炼厂,大约1/3出口到占世界黄金总量70%的瑞士。

毒金单行,女人莫入

两名女童走在拉林科纳达的主路上

两名女童走在拉林科纳达的主路上

在拉林科纳达,另外一些受害者是女性(包括女童),她们被人贩子从秘鲁和玻利维亚引诱来,没收她们的证件,逼迫她们在肮脏的酒吧甚至妓院工作。

女孩们在芦苇岛上打排球,她们与其他6个家庭住在矿区附近、世界闻名的高山湖的的喀喀湖(Titicaca)中部地带(本图来源:mapsimages.com)

女孩们在芦苇岛上打排球,她们与其他6个家庭住在矿区附近、世界闻名的高山湖的的喀喀湖(Titicaca)中部地带(本图来源:mapsimages.com)

64岁的Bartola Apaza是矿老板Mario Colque的遗孀,她和丈夫于上世纪70年代来到此地。(本图来源:mapsimages.com)

64岁的Bartola Apaza是矿老板Mario Colque的遗孀,她和丈夫于上世纪70年代来到此地。(本图来源:mapsimages.com)

尽管女性在拉林科纳达无处不在,对于矿工们来说,就连阿纳尼亚山(Ananea)也成了“女性”。他们把它叫做“awicha”(盖丘亚语中“祖母”的意思)。另外,这里流传着一个令人作呕的迷信,认为好运会眷顾酗酒和与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的矿工。在拉林科纳达约有2000名年轻女性,其中一些尚未成年,她们在兼做“不良行当”的酒吧里工作。

“pallaquera”(通常指矿工的妻子、单身母亲或寡妇)的主要工作是收集矿场外面的含金石块

“pallaquera”(通常指矿工的妻子、单身母亲或寡妇)的主要工作是收集矿场外面的含金石块

“pallaquera”在废料堆里寻找极少量黄金,常会吸入岩石粉尘和有毒气体;有时还面临性骚扰,因而“pallaquera”是这个链条中最脆弱的工人之一。

“pallaquera”在废料堆里寻找极少量黄金,常会吸入岩石粉尘和有毒气体;有时还面临性骚扰,因而“pallaquera”是这个链条中最脆弱的工人之一。

为了提取黄金,通常会用氰化物处理大量的矿石;但“pallaquera”收集的少量矿石,以及矿工们在“cachorreo”中收集的含金矿石,一般会加入汞碾碎,汞与黄金结合能形成汞合金;随后,矿工或“pallaquera”把汞合金块交给买家,买家用喷灯处理汞合金块,使汞蒸发,留下的就是黄金。

一名妇女在一块“quimbalete”——一种石制工具上敲击当天捡来的含金矿石,把它们碾碎。

一名妇女在一块“quimbalete”——一种石制工具上敲击当天捡来的含金矿石,把它们碾碎。

粉碎的矿石与水中的汞混合,并通过手帕过滤后形成汞合金球;使用喷灯将汞蒸发,只留下黄金。

粉碎的矿石与水中的汞混合,并通过手帕过滤后形成汞合金球;使用喷灯将汞蒸发,只留下黄金。

走向正规,需要时间

世界最高的“黄金地狱” 人均寿命35岁

黄金价格从20年前每克不到10美元,到今年春天上涨至每克超过55美元,秘鲁不受监管的矿场数量随之激增。高昂的金价,使曾经谦逊的秘鲁人迅速成为顶级出口商。然而来自环境和人权组织的压力,以及几宗备受瞩目的案件发生,促使人们努力整顿供应链。其中一宗是秘鲁海关人员扣押了90公斤运往瑞士的非法货物;另外一宗是在美国逮捕了一批被控洗钱的加工厂员工。整顿供应链意味着要求开采商遵守法规,让买家能够追踪黄金的来源并核实当地条件。

为了避免文书工作和税收,一些矿工在黑市上出售他们的黄金。图为“pallaqueras”在等待卡车倾倒废岩石碎片,以便进行手工挑拣。(本图来源:mapsimages.com)

为了避免文书工作和税收,一些矿工在黑市上出售他们的黄金。图为“pallaqueras”在等待卡车倾倒废岩石碎片,以便进行手工挑拣。(本图来源:mapsimages.com)

目前,虽然秘鲁已有18个矿场获得非营利组织“责任采矿联盟”(Alliance for Responsible Mining, ARM)的认证;但在世界“最黑暗”的雪山矿场里,口头协议和“cachorreo”制度仍使该地采矿正规化困难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