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维亚 “天堂之镜”被敲碎了
旅游

玻利维亚 “天堂之镜”被敲碎了

2021年11月22日 20:41:40
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

玻利维亚原住民艾马拉族人(Aymara)采集、贩卖乌尤尼盐沼表面结块的白盐,而价值更高的锂则溶于盐水、沉藏地下。

玻利维亚原住民艾马拉族人(Aymara)采集、贩卖乌尤尼盐沼表面结块的白盐,而价值更高的锂则溶于盐水、沉藏地下。

全世界最大、位于玻利维亚9000多平方公里的乌尤尼盐沼,其底部埋藏着另一个世界奇迹,那里蕴藏着世界最大锂矿之一,产量可能高达全球总量的17%;另一方面,玻利维亚40%的人民生存于贫困之中,他们能否通过开采锂矿摆脱窘境却仍未可知。

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沼北部边缘,这个家庭一家三代生活在单间平房里。与这一地区的许多艾马拉原住民一样,他们依靠从一小块盐沼上采盐为生,常在烈日疾风下每天工作12小时。

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沼北部边缘,这个家庭一家三代生活在单间平房里。与这一地区的许多艾马拉原住民一样,他们依靠从一小块盐沼上采盐为生,常在烈日疾风下每天工作12小时。

将盐装入卡车

将盐装入卡车

玻利维亚的经济形势在1904年战败于智利、失去太平洋海岸后遭受重创。在邻国巴西和阿根廷缓缓走向繁荣之时,玻利维亚却因长达数十年的军事叛变和腐败而惨遭摧残。

南美洲玻利维亚以及该国著名的乌尤尼盐沼所在位置

南美洲玻利维亚以及该国著名的乌尤尼盐沼所在位置

以前,玻利维亚人仅将乌尤尼盐沼视为地理上的“异域”,盐沼从未在当地人心中承担过重要文化意义。后来盐沼因世间罕有的风景被外界熟知,渐渐挤满背包客;据时任当地市长的Patricio Mendoza说:“估计我国90%的经济都来自旅游业。”

但现在,锂矿改换着玻利维亚的新方向。黄金和石油在上世纪占据了显赫地位;而锂矿或许会在未来数年内取而代之,成为“喂饱全世界的能源”

印加瓦西(Incahuasi),在克丘亚语(Quechua)中意为“印加之屋”,这里曾是史前时期的一座岛屿,位于当时曾是湖泊的盐沼中。岛上长满仙人掌,有的高达12米,并且遍布藻类化石。从盐沼底部开采锂矿注定会改变这壮观的景象。

印加瓦西(Incahuasi),在克丘亚语(Quechua)中意为“印加之屋”,这里曾是史前时期的一座岛屿,位于当时曾是湖泊的盐沼中。岛上长满仙人掌,有的高达12米,并且遍布藻类化石。从盐沼底部开采锂矿注定会改变这壮观的景象。

雨季快结束时,当地原住民正将一只两天大的美洲驼和它的妈妈带回驼群

雨季快结束时,当地原住民正将一只两天大的美洲驼和它的妈妈带回驼群

比利时布鲁日一座工厂中,一名工人查看电动SUV的锂离子电池

比利时布鲁日一座工厂中,一名工人查看电动SUV的锂离子电池

长期以来,锂用于治疗躁郁症(20世纪70年代以前,人们对躁郁症患者无能为力;澳大利亚精神病学家John Cade发现锂盐的药效,躁郁症患者服用后症状出现明显缓解,大大降低患者自杀率);此外,锂在从陶瓷到核武器各类型制造业中广泛应用;如今开始成为电脑、手机、汽车等电池的基本组成。

2017年,全球市场的锂消耗量约4万吨,从2015年到2018年,锂的价格几乎上涨了3倍。高盛投资集团估计,电动车销售量在汽车销售总量中每增长1个百分点,对锂的年需求量就会增加7万吨。所以,一个锂资源丰富的国家,似乎理所应当永远不必担心受穷。

当地原住民将盐砖用于房屋建筑

当地原住民将盐砖用于房屋建筑

除南极洲外的所有大陆都有锂矿开采作业,但3/4已知矿产集中在安第斯山绵延1800公里的阿尔蒂普拉诺高原(Altiplano);富含锂的盐床集中在智利、阿根廷、玻利维亚,被誉为“锂矿金三角”。上世纪80、90年代,智利与阿根廷纷纷开始从盐水中提取锂,从技术到产出已日臻成熟。但玻利维亚盐沼下丰富的锂矿藏,直到2019年都未获大规模开发。

一位当地原住民戴着面罩以免在采盐时被烈日灼伤,当地许多艾马拉人和克丘亚人都会这样做。

一位当地原住民戴着面罩以免在采盐时被烈日灼伤,当地许多艾马拉人和克丘亚人都会这样做。

上世纪80年代首批研究玻利维亚锂矿资源的地质学家之一Ballivián Chávez说:“阿根廷和智利有公私合作的文化,但玻利维亚政府不愿接受私人投资,存在对资本主义的敌意。”2008年,当地政府提出“百分百国有”口号,盐沼必须完全由玻利维亚技术人员掌控,并创造自己的采锂方式。

玻利维亚建立了伊比(Llipi)采锂试验工厂,士兵在入口处的观察岗上放哨,左边的路通向工厂,所有司机进入前必须下车填表。

玻利维亚建立了伊比(Llipi)采锂试验工厂,士兵在入口处的观察岗上放哨,左边的路通向工厂,所有司机进入前必须下车填表。

但开采锂矿是昂贵而繁复的过程,需投入高额资金与精密技术,对于玻利维亚来说难以实现。比如,与海拔较低的智利和阿根廷盐沼相比,乌尤尼盐沼降雨量要大得多,因此会减缓蒸发速度;此外,乌尤尼盐沼的锂矿含有更多镁成分,比如,智利锂矿的镁锂比例5:1,而乌尤尼是21:1,将锂和镁分离是技术层面最大挑战。

玻利维亚 “天堂之镜”被敲碎了

在“百分百国有”,“创造自己的采锂方式”的口号下,玻利维亚建立了伊比(Llipi)采锂试验工厂拥有250名员工,全部为玻利维亚人。工厂于2008年开始建设,于2013年1月才开始产出锂。

工人们正在试验厂创建一个锂矿蒸发池

工人们正在试验厂创建一个锂矿蒸发池

工人使用锤子击打堵塞管道的盐,管道会将含锂的盐水输送到蒸发池

工人使用锤子击打堵塞管道的盐,管道会将含锂的盐水输送到蒸发池

试验厂中,一名工人正在查看碳酸锂的干燥程度,这是在产品包装运输前的最后一步。这家国有工厂拥有约250名员工,他们身着红色连身服,住在附近的活动房屋中。

试验厂中,一名工人正在查看碳酸锂的干燥程度,这是在产品包装运输前的最后一步。这家国有工厂拥有约250名员工,他们身着红色连身服,住在附近的活动房屋中。

工厂质量管理总监Victor Ugarte介绍:“开始我们的月产量为2吨,现在已达到5吨。”(后据工厂官方说,之后的月产量已增至30吨),我问Victor Ugarte这间工厂的最终生产目标是多少吨?他说:“每年1.5万吨。”,即每月1250吨,而且是纯度99.5%的电池级锂工业标准。

乌尤尼盐沼中,伊比锂矿试验工厂旁挖出的蒸发池,工厂于2013年开始产出碳酸锂。富锂的盐水从深达20米处抽入水池。

乌尤尼盐沼中,伊比锂矿试验工厂旁挖出的蒸发池,工厂于2013年开始产出碳酸锂。富锂的盐水从深达20米处抽入水池。

除了技术、工作量等问题有待克服之外,另一项担忧:提取锂需要很多水,共有两条河流入盐沼,两条河又都对当地藜麦生产至关重要;而玻利维亚又是世界第二大藜麦出口国。

乌尤尼盐沼以北玻利维亚某村庄原住民正在烤藜麦

乌尤尼盐沼以北玻利维亚某村庄原住民正在烤藜麦

前文所述,一个锂资源丰富的国家,似乎理所应当永远不必担心受穷。笔者遂拜访了邻近乌尤尼盐沼的那些村庄。提及锂矿,村民表现出警觉、怀疑与担忧。该地区多为玻利维亚原住民艾马拉族人(Aymara),他们靠采盐为生。当地名叫Cipriana Callpa Díaz女议员称:“这里没有人参与锂矿项目。我们本以为会给当地人提供丰厚薪金的工作,结果非常令人失望。

采锂试验厂一名刚值完班建筑工人。目前为止,当地原住民从工厂获益甚微。工厂主要还是从拉巴斯(La Paz)和波托西(Potosí)雇佣的工人。

采锂试验厂一名刚值完班建筑工人。目前为止,当地原住民从工厂获益甚微。工厂主要还是从拉巴斯(La Paz)和波托西(Potosí)雇佣的工人。

图中孩子的父母、兄弟姐妹都是采盐人,此刻他正在自家的破旧皮卡上吃水果。采盐人的孩子除了上学,周末还会帮助父母采盐。

图中孩子的父母、兄弟姐妹都是采盐人,此刻他正在自家的破旧皮卡上吃水果。采盐人的孩子除了上学,周末还会帮助父母采盐。

名叫Ricardo Aguirre Ticona的当地议长称:“工厂投入运转后,那些住在生产区的人其实应该首先受益;而且不仅是金钱上的,应该建起化学科学师资力量、设立奖学金,让年轻人能有未来。我们为此争取了三年,我们还想见一见总统,但他很久没来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