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监管坐地起价的外航?
旅游

谁来监管坐地起价的外航?

2021年11月25日 22:19:20
来源:旅界

公告“补差价

埃塞俄比亚航空这一次犯了众怒。

11月22日多家国内机票代理人收到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发布的通告,要求此前已经售出的机票必须按照5000美元一张销售,已经卖便宜的机票需按照现在的“票价水平”补足差价,否则将被取消原来已经出票的座位。

其针对的机票是由非洲地区回中国内地的航班,返程日期为2021年12月到2022年2月的客票。

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多旅客表示埃航不顾已购票旅客的正当权益,“坐地起价”,最大限度地提高航班收益。

微博网友“青春的青qing”将此通告翻译为,“尊敬的旅客朋友们,之前我卖给你们的票太便宜了,我们后悔了,票价低于这个数的赶紧补差价,不补就取消你的位置。请原谅我的不要脸,我脸皮很厚的,去年就干过这事,现在已经轻车熟路了。”

网友一致谴责下,有媒体披露埃塞俄比亚航空市场部相关人士表示:“这份公告已经撤回!我们已经在着手处理。”

值得一提的是,疫情以来,埃塞俄比亚航空在中国的口碑并不好。

去年3月30日,埃塞俄比亚航空部分机票代理售出大量回国机票,造成埃塞航执飞中国航班机票严重超卖,近200名通过埃塞俄比亚机场中转的留学生被迫滞留机场超30小时,乘坐专机才返回国内。

据民航资源网报道,在当时的事件中,就有当事人曾表示得到航司通知,由于超发了很多赴华机票,如果仍需要乘坐该航班前往中国,每个人需要在原票价基础上补足4000美元左右的差额。

而当时,很多乘客已付机票金额就早已高达3000美元,远远高于正常的航班价格。

不止埃塞航,旅界获悉,疫情以来,数家外航均曾经借口“疫情航班取消”随意取消中国乘客座位后再加价售卖。

此前,民航局印发的《国际航空运价管理规定》明确规定航空公司(或其办事机构)或航空运输销售代理人实施未经民航总局批准的国际航空运价或擅自修改国际航空运价将予以处罚。

急需监管

不难看出,埃塞航在中国这番操作无论是机票代理违规,还是航司霸道欺人,都一定程度反映出对旅客权利的漠视和目前回国航班的紧张与销售混乱。

Euronews的一篇文章曾揭露疫情期间航空公司的机票乱象。

据欧洲和拉丁美洲的消费者组织网络Test Achats声称,目前许多航空公司正在出售将被取消的廉价机票,目的是改善封锁期间的公司现金流。

该协会公共事务和媒体关系负责人杜卡特称,已经收到了数十起关于航空公司恶意兜售机票的投诉。

他表示:“有两件事需要注意:一是机票价格非常低,二是航班随后被取消。而当航班被改期后,价格将翻50倍或100倍”。

“这是航空公司获得现金流的一种策略。”

而对于很多身处海外的华人华侨和留学生来说,成功购买一张回国机票都是近期关心的焦点,部分人可能也正面临着“购票-取消-再购票……”等困境。

此外,疫情下,境外航司普遍采取的“退代金券”不退现金策略,对于非正常取消航班的乘客造成的经济损失巨大。

有读者向旅界反馈,他于9月初买了一班从欧洲某国飞往国内的正常价格略高的机票,但截止目前,他的这场回国机票,已经被航空公司已“未获得许可”为由改签了7次票,最新的一次改期已推迟到12月下旬。

而据该留学生读者称,类似的情况很多。

“为此,我们成立了很多微信群,大家相互提醒支招,大家都是被退票或改签的同学,真的希望能早点回去,我们中不少人签证已经过期很久了,每天都在看国内和国外政策,很焦虑。”

事实上,在更多时候,如果是由于航司原因导致的航班取消,各国法律基本都明确约定了航司必须无偿为旅客办理改签,并不得收取任何额外费用。

在今年9月1日刚刚生效实施的我国《公共航空运输旅客服务管理规定》第24条也有相应的明确规定:

“由于承运人原因导致旅客非自愿变更客票的,承运人或者其航空销售代理人应当在有可利用座位或者被签转承运人同意的情况下,为旅客办理改期或者签转,不得向旅客收取客票变更费。”

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对外航的管理与执行更重于疫情“熔断”。

为阻止境外疫情传入,民航局11月11日发布新的熔断指令,对德国汉莎航空公司LH728航班,新加坡酷虎航空有限公司TR116航班、TR120航班,埃及航空公司MS953航班,俄罗斯航空公司SU208航班,阿联酋航空公司EK362航班,实施熔断措施。

“熔断”措施雷厉风行,但疫情以来,对于此起彼伏的“天价机票”罚单却鲜见。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民航专家林智杰告诉旅界,“新版客规有明确规定,现在局方对外航也越来越严。”

至于本次民航局是否会对触犯众怒的埃塞俄比亚航空开出罚单,还需拭目以待。

*本文受访者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