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 禁止中国人入内
旅游

这里 禁止中国人入内

2021年12月08日 09:30:16
来源:环行星球

第一次去印度,我就选择了大吉岭,这完全是因为干城章嘉对我的吸引力太大了,远远大于泰姬陵和瓦拉纳西这两处知名景点。

这里 禁止中国人入内

我实在是太喜欢八千米级的雪山了,干城章嘉在14座八千米雪山里排名第三。说明一下,世界公认的8000米雪山一共就14座,但这14座指的是14座雪山群,比如干城章嘉五峰就是四座峰超过8000米,珠峰和安纳普尔娜峰都各有三座超过8000米。图:wiki

入关时,印度海关盘问我长达五分钟,为了打消他的疑虑,我只告诉他是为了大吉岭的红茶而来,听得他一脸的疑惑。

干城章嘉峰是当地的神山,在藏语和锡金语里叫“雪中五宝”,外形像一座睡佛,所有登顶者都必须在近顶十米的地方止步,以示对当地人信仰的尊重。

走过尼泊尔ACT(安纳普尔娜大环线)和尼泊尔EBC(珠峰南坡大本营)的我,理所当然要去辛加利拉(Singalila)徒步看干城章嘉,毕竟它的传奇性并不亚于前两者!

但是,观赏干城章嘉的最佳地点据说要去锡金。由于印度非常介意中国人前往锡金,前往锡金一事对于拥有中国护照的人而言其实很难。而我们的这次行程,距离锡金最近处不到5米。

下雨天的大吉岭看不到干城章嘉

下雨天的大吉岭看不到干城章嘉

飞机第一站是加尔各答,入关后转印度国内航空前往巴格多格拉,再由此包车到大吉岭。当然,这也不是唯一选择,还有坐车去西里古里、再坐火车上大吉岭的方式。之所以选择了包车,是因为我们时间有限,且人员足够多,费用也还合适。

这张英国殖民时期修建的钟楼实在太有名(大吉岭广场旁边)

这张英国殖民时期修建的钟楼实在太有名(大吉岭广场旁边)

赶到大吉岭正值印度的杜尔迦节,广场上已经布置好杜尔迦降魔的场面。

大吉岭庆祝杜尔迦节搭的颂歌台

大吉岭庆祝杜尔迦节搭的颂歌台

传说中那个可怕的凶神阿修罗,变成了水牛,以折磨众神为乐。于是湿婆配偶神杜尔迦,向四周伸出十臂,挑战阿修罗。经过一番天崩地裂的大战,女神抽出宝剑,斩杀了阿修罗,画面直接就是杜尔迦降魔。后来,人们为了感谢女神,特地送她回家与亲人团聚,所以才有了杜尔迦节。(题外话,至于神还会被水牛折磨?我是没想通。)

大吉岭广场上的人们在杜尔迦女神前从早到晚地唱歌,几乎没停息过。还有一连几天的花车游行,大人小孩子都是盛装出行,实在壮观!无法判断这些民众是不是都是印度教徒,因为大吉岭上还有很多穆斯林、佛教徒和基督徒,各家的宗教场所都紧挨在一起,感觉和睦共处。

盛装出行的人们

盛装出行的人们

印度电影里那些一言不和就唱歌跳舞的场面随时随地地发生,连我们都一个劲儿往花车挤,实在是太好看了!

之后的返程,我们还在加尔各答加入花车队伍送杜尔迦女神入海,那个热闹的场面就如同我们广东新年舞龙狮、端午节划龙舟一样

小杜尔迦女神们花车游行

小杜尔迦女神们花车游行

应当地管理处要求,到辛加利拉徒步必须请当地向导,因为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尼印边境上来回穿梭,边境上驻扎的士兵会检查护照和通行证。

我们在大吉岭广场上的旅行社便做好了准备,请到了一位藏族向导Pema,谈价格,了解地形和难易程度。一切顺利完成后便去旁边的牛津书店逛逛,有关登山的书、佛教的书、锡金的书,多如牛毛!

大吉岭广场上的牛津书店

大吉岭广场上的牛津书店

坐车到辛加利拉的第一站是Manaybjanjyang,这个单词的复杂程度,我到第五天出山都没能读完整过!

下图是入山徒步的登记处,向导Pema帮我们办完所有的手续就可以进山徒步。

大概是越野车司机师傅早餐吃的momo(藏氏饺子)比较多,非常乐意把我们送到他的越野车再也上不去的地方,省去了我们近两个小时的上山路。当然Pema说这是他巧舌如簧的结果。

辛加利拉国家森林公园登记处

辛加利拉国家森林公园登记处

徒步路线指示

徒步路线指示

整个辛加利拉的路线没有什么强度,旁边还有适合小型越野车的山路,如果遇到高反的话,随时可以下撤到海拔较低的地方。对于我们经常徒步的人来说,顶多算是我们日常的拉练线。

途中,我们总会遇到一块在路边的牌子——“Fast drive could be your last drive!”,开将会是你最后一次开车。感觉就是立给我看的,以至于遇到过几次后,我都跑去牌子下面留影纪念。

途中,我们总会遇到一块在路边的牌子——“Fast drive could be your last drive!”,开将会是你最后一次开车。感觉就是立给我看的,以至于遇到过几次后,我都跑去牌子下面留影纪念。

第一天由于下雨,我们几乎看不见远处有什么,住宿在Tumling ,海拔近三千米,已是尼泊尔境内。房子修得豪华气派,鲜花簇拥,就是没法洗澡。也许跟ACT和EBC比起来不算徒步成熟路线,但比起珠峰东坡的扎营,条件好上十万八千倍。晚餐是真丰富,有咖喱鸡、咖喱土豆、咖喱其它菜,配上卷饼都觉得终身难忘。

当然,Pema却说这里是特别艰苦的地方。

吃饭间遇到几个从广州来的朋友,一直在叙述印度的脏乱差,说是赶上中国的七八十年代。还询问我们怎么会找到这么个不知名的地方?(我心想:好像这条线也是世界徒步路线中很有名气的吧。)

我回答:“如果想着为了好吃好喝,广州CBD不香吗?一路买买买,还有Wifi看世界各地的网红打卡点,何苦费劲上这儿来?这里除了山还是山!”广州朋友们说,他们第三天看到干城章嘉后就下撤回大吉岭。

住在这家繁花似锦

住在这家繁花似锦

第二天住宿Sandakphu,依然看不到干城章嘉,下午两三点以后开始下雨,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客栈,除了第一天遇到的英国小情侣跑在我们前面外,其余人还在后面艰难的爬升,当然广州的朋友们是坐在越野车上吭哧吭哧地赶路。晚上在客栈再遇到的时候,还夸我们的脚力都超过了汽车,是大山里野蛮生长出来的吧?大哥对这一回击有些洋洋得意。

广州朋友请来的向导拍到了野生小熊猫,四处给大家炫耀,每个外国人都要长长惊叹一番。我找出手机里下载的大熊猫,黑白相间的憨态能萌化大家的心。你们看,我也拍了只熊猫!笑得大家前仰后伏。一对美国夫妇赶紧问我熊猫故乡有哪些徒步线?这时,我突然想起我个人走川西好像就登过一次四姑娘山,大部分都是开车环游。

Sandakphu是大部分人观看干城章嘉的地方,玩两天到三天的基本都在这里打道回府,因为再往上越野车就没法开了,都是必须“甩火腿”(四川话:不坐车,走路)才能去的地方。早上五点起床,穿成狗熊样就直接爬到客栈楼顶。我们到达的时候,早就有很多人挤在那里,不光有我们第一天碰到的所有人,还有很多印度徒步者。

一连这几天都是下午两三点下雨,清晨能看到日出几乎都是奢侈。但我们还是终于等来了日出!

太阳蹦出来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要欢呼,围成圈的拍照留念。我们还被印度徒步者们拉着一起合了几张影。这肤色样貌相差还真是大!以至于我经常想,宝莱坞的帅哥美女们都上哪儿去了?为什么看到的都天差地远?不过我又转念一想,我所在的法国公司,也没见过苏菲玛索出现过呀!

Sandakphu等日出

Sandakphu等日出

第三天住宿Phalut,整个山上只剩下我们和那对英国小情侣。我们住在离山顶比较近的地方,一大早又是凌晨五点起床,吭哧吭哧爬到山顶。

Pema带我们走到一块界碑边上说左边是尼泊尔,右边是印度,更前方是锡金(这是我最好奇的地方!)。他还指着东北方说那里是中国,他特别想去拉萨看看,想去布达拉宫朝圣。

尼印的界碑,左边尼泊尔,右边印度,前方锡金

尼印的界碑,左边尼泊尔,右边印度,前方锡金

作为一名藏族人,Pema已经不会藏语,但他会说英语、印地语、尼泊尔语,还有一门我没听懂的语言。他现在努力挣钱是为了供女儿上最好的学校,将来不用像他这般辛苦。他还给我看了他与他妻子的泰坦尼克号式的照片。

我立即跟他说,要不要合伙在大吉岭开个火锅店?我看麦当劳和赛佰味的咖喱快餐都卖得这么火,中国火锅没道理不火吧?他问我做什么吃的?我说当然是煮咖喱土豆、咖喱鸡,大吉岭那家飞龙标志的中餐馆跟我们的饮食差得十万八千里,更像是东南亚菜。

太阳出来照得干城章嘉更显妖娆,出了名的睡佛仿佛在修炼,我们咔嚓咔嚓地拍照,顺带还向更远处的珠峰和马卡鲁望去。据说从锡金境内看,是近距离的美。

干城章嘉的睡佛样

干城章嘉的睡佛样

干城章嘉的西边是珠峰和马卡鲁(太远拍不清)

干城章嘉的西边是珠峰和马卡鲁(太远拍不清)

虔诚的Pema对着干城章嘉跪拜,祈祷神的祝福,我也依样画葫芦,对我来说所有地方的神都是需要顶礼膜拜的,表示敬畏,毕竟是在别人家的地盘,初来乍到就应该表现出该有的谦虚和谨慎,中国话“县官不现管”嘛。上一次在阿塞拜疆拜过祆教的圣火,同去的妹妹都觉得我诸神不分。

Phalut是这次的最高点,第四天就开始下山。

Phalut,我们住的小木屋

Phalut,我们住的小木屋

从三千多米的地方下到两千多米的lost village,还是被这个小村庄的美震憾到了。

由于杜尔迦节,lost village的孩子们都没有去上学,在村里的草地上玩板球。大人们站在阳台上满脸的笑容,看着我们经过,打招呼。他们大多长得跟我们一样,我对Pema说,长着中国脸的孩子们都是最好看的!和我一样漂亮!自此,Pema把我的英文名换成了Chinese beauty。

正在打球的孩子们

正在打球的孩子们

Lost village

Lost village

第四天,住在一个不知名的尼泊尔人家,这里有了4G信号,可以发朋友圈炫耀我们门前的鲜花和梯田。

晚上坐在厨房里喝正宗的奶茶,这是我们看着女主人烧出的一锅新鲜奶茶,不加任何东西,就着她做的咖喱土豆拌米饭,香甜无比。还加了些青叶菜,都是他们自家田里现采的。

喜马拉雅山南麓气候真是宜人,海拔两千多米的地方,种啥啥活。

印度境内的尼泊尔人家

印度境内的尼泊尔人家

最后一天要下到Rimbick,这是徒步的终点,需要我们去徒步管理处报道。

漫长的下山路有大段是沿着界河边走的,对面就是锡金。我们很想过去看看,每次走到桥边,都要驻足停留几分钟。Pema守在一边,介绍锡金的部分村庄,远远看上去跟这边的西孟加拉邦区别也不大,一样的房屋造型,一样的门前鲜花,还有一样长相的人们。

可爱的本地小姑娘

可爱的本地小姑娘

对面的锡金

对面的锡金

下到Rimbick的时候,时间还早,听说大吉岭的旅游从业人员们正在罢工,要求政府和老板加工资,说是六点以后才会恢复工作,我们的车肯定在这个时段不会开过来。我们正好在镇上溜达溜达,喝喝当地的奶茶,看看当地的风土人情,还要假装遇到Pema,当成不认识的帅哥来搭讪。

这个镇上可能是尼泊尔人居多,因为供奉的是毗湿奴。

毗湿奴与湿婆最简单的区别:湿婆额头上有第三只眼,坐骑是公牛南迪,而毗湿奴很多时候是躺在多头蛇舍沙的怀里或是坐在大鹏金翅鸟上。

传说毗湿奴搅动乳海是为了拿到长生不老药,结果搅出很多阿普莎娜小仙女(吴哥窟最有名的跳舞仙女),外带搅出了自己的老婆吉祥天女。

镇上的这尊毗湿奴塑得非常有特色,整个人安逸地躺在舍沙怀里,总让我想起吴哥窟里搅动乳海的毗湿奴。

镇上的这尊毗湿奴塑得非常有特色,整个人安逸地躺在舍沙怀里,总让我想起吴哥窟里搅动乳海的毗湿奴。

毗湿奴不远处供奉着的一位女神,坐在莲花座上,大概率应该是毗湿奴的配偶神吉祥天女。但与我印象中的还是有很大差距。

毗湿奴不远处供奉着的一位女神,坐在莲花座上,大概率应该是毗湿奴的配偶神吉祥天女。但与我印象中的还是有很大差距。

Pema不知从哪儿说动了一辆越野车,下午两三点时就可以出发开回大吉岭,这样我们就不必在黑夜里坐车担惊受怕。同时Pema也一再强调如果回到大吉岭,任何人问,都要回答明天要赶飞机回中国。我们也终于长长松了一口气,这晚可以住到暖和而又宽敞的房间,洗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到楼下网红打卡点momo馆吃饭。

之后我们留了整整一天作为红茶之旅,开启了买买买模式。唯一后悔的是没有时间去噶伦堡,据说那里是通往印度之路的第一站。

现在想来,不知道将来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