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各地“奇葩”的早餐火了 5000万网友纷纷馋哭
旅游

中国各地“奇葩”的早餐火了 5000万网友纷纷馋哭

我们多久没有,认认真真吃过一顿早餐了?

每天为繁忙工作奔波,早餐往往都是匆忙下肚;

若是能在寒冷冬日,不慌不忙地吃上一碗——

热干面、胡辣汤、肉夹馍、馄饨......想必是简单又满足的幸福感!

最近,一部B站9.4高分的纪录片《第一餐》,一开播就馋哭了近5000w吃货!

跟随镜头,我们能“尝遍”全国各地最特别的本土早餐,有些甚至闻所未闻~

还能在淳朴的市井小店中,一窥都市众生相。

这里的美食,有烟火气,也有人情味~

白天刷不到晚上躲不掉,来都来了,不如和小IN一块解解馋?

01

炖猪头肉+煎饼

吃猪头肉,喝猪血汤,山东博山的早餐,吃的就是豪横。

别看猪头肉看起来重口,实际上却是难以想象的美味。

一整块肉猛火炖煮,焖至肉酥骨嫩,轻轻一丝就是一片入口即化的嫩肉。

佐料熬成汤汁,提色增香,让皮肉将酱汁紧紧锁住。

再将炖好的大块猪肉头,连同酱汁一块放入冰柜冷却;

第二天一早,趁食客未到,将其取出。

低温,让肉汤和猪头肉中的胶质,变成果冻般爽滑弹口的“肉冻”。

肉冻是凉的,被包裹在新鲜出炉的,香酥薄脆的煎饼中;

就着煎饼一口下去,边吃汤汁边化开,融进酥嫩的猪肉片,

卤水的香气与肉汁在舌尖迸发,浓郁的风味回味无穷。

02

鳝鱼母鸡辣汤

比起猪头肉,鳝鱼出现在早餐餐桌上,显得更不可思议。

然而一碗热腾腾的鳝鱼辣汤,是苏北徐州人最普遍的早餐。

鳝鱼、母鸡、猪骨,“海陆空”三种食材汇入一口大锅中,汤汁在炖煮中与肉汁充分融合;

再撒上小面片和蛋花调味,一锅鲜香淳厚的十全大补汤,就熬成了。

其中,对“辣”的把控,是整碗汤是否到位的关键;

若辣度过了,就盖住了食材的本鲜,还容易令胃部产生灼烧感。

有经验的老师傅,将葱、姜、胡椒...等佐料的配比代代相传,才得以引出层次丰富的口感,称得上“生猛”二字:

辣味牵头,入口给味蕾轻微的刺激感,又后劲十足。

鲜味随之而来,回味绵长~

喝一口汤,再配上肉包子,汤水浓稠,肉包外酥里嫩,溜一口是满足,咬一嘴是幸福~

03

自带鸡蛋的天津云吞

天津的早晨,常有这样“奇怪”的一幕:

男女老少,人手拎着一颗鸡蛋,在“惠宾饭店”门前排长队。

这是一家天津老酒楼,已经在这个街角开了近半个世纪;

365天24小时营业,早餐时段售卖的“惠宾云吞”,是他们的招牌菜。

每天一早食客盈门,大家自带一颗鸡蛋,

让师傅将蛋敲开,冲进云吞的汤底中加料,已成传统~

光吃一碗还不满足,有的人还拎着锅碗瓢盆,给一家老小打包带回家。

到底这里的云吞有多大的魅力?

惠宾云吞的绝妙之处,在于“专”,云吞高汤可不一般,专汤专用。

深夜,大厨耗费8个小时,通宵将猪骨熬成高汤;

奶白色的汤底可见肉汁之浓厚、香淳,营养丰富 ~

云吞的肉馅也要饱满爽口,水打肉馅,

配合香油提味之后,再大力翻搅,肉与酱香充分融合,腻乎极了!

到了一早,云吞是现包现卖,老手的师傅一秒就包成一只云吞;

虽然速度极快,但依然供不应求。

老顾客都知道,心急、赶时间可不能来吃这碗云吞:

“进了门,到云吞上桌,起码半小时起步!”

静静等,慢慢吃,清早的氤氲雾气,是天津不紧不慢的人间烟火味。

04

鸡肉汤园

自古以来,汤圆的南北咸甜之战,就从未停止过;

没想到的是,贵州兴义的鸡肉馅汤圆,如今也加入了“群聊”~

山里的走地鸡,原只熬煮出鲜美鸡汤。

再将鸡去骨,鸡皮剥下,滚入浓汤中;

剩下鲜嫩松软的鸡肉,按配比加入跑山猪肉,一块儿剁成细腻的肉蓉。

一个字,鲜!

师傅将糯米精制成糯米皮,香甜而不粘牙~

面皮包裹肉蓉,手工揉搓成粒粒汤圆,汇入泛着金黄色泽的香浓鸡汤中。

滚煮后,汤圆皮软糯,一口咬下,迸溅出鲜嫩绵软的肉蓉,在舌尖抿化~可把我给看馋了!!

05

云南饵块

在云南昆明,已经年过72岁的老张,守着他那早餐铺子,数十年如一日。

清晨天未亮,他就在店门前燃起一盆炭火——

一碗饵块,他坚持用最原始的炭火古法慢煮,“气电蒸口感就不对了”。

“云南十八怪,粑粑叫饵块”,云南人把米饭饼子称作饵块。

好的饵块,要满足“厚、香 、软”三个条件。

大米吸水,二次蒸煮,沥水后手工擀制成厚实香糯的米饼。

将米饼置于炭火之上,慢烤至微微膨胀,表壳与内部分离。

表壳焦脆,两面金黄,同时内里仍保持柔软,有嚼劲~

然而,米饼是饵块的底色,师傅自制的酱料才是饵块的灵魂:

甜酱裹在油条外,绵密的花生酱在内,先甜后咸;

面饼的劲道,搭配花生、雪菜丁、肉沫、香菇脚...等小料的脆度,口感的层次超丰富~

吃进嘴里,饵块焦香软糯,酥脆的外壳“咔咔”破裂,米香四溢,

浓浓的酱料在口腔化开,就是一场唇齿间的欢愉盛宴。

小铺的炭火烧得旺盛 ,几块钱一份的早餐,72岁的老张卖了30年,

至今,他仍能记住每位老顾客习惯的味道,美食于他而言,更像是一场修行。

06

蟹酱豆腐脑

山东日照,临海而居的人们,早餐,自然也与海味相关。

船员刘大哥出海归来,将捕到的蟹送给当地早餐铺老板“老蒋”。

新鲜捞起的螃蟹,仿佛还存留着海风的气息;

洗净放入瓷缸中,翻搅、捣碎,让蟹肉的甜与蟹黄的鲜融为一体,发酵出最本真的风味。

老蒋的豆腐脑,也与我们常吃的甜点,不一般。

他每天凌晨5点,开始研磨豆浆,边熬煮,边点入海水蒸发后的盐卤。

被“海的味道”滋润过的豆腐脑,香甜软滑,入口即化。

将富有颗粒感蟹酱,浇到清甜淳厚的豆腐脑上,

蟹的鲜美与豆腐脑的浓郁在嘴里交融~

这碗“蟹酱豆腐脑”,独此一味,别的地方可吃不上。

几十年的晨光里,老蒋守着这一方小小的早餐铺

他的蟹酱豆腐脑,成为了海员胃的避风港。

捕鱼期结束时,老友刘大哥给他带回来海鲜,还给他带回满兜的故事。

老蒋也曾憧憬:哪天不干了,买个房车,从南到北,像迁徙的鸟。

可当下,他在平安与日常中找到了自己的浪漫。

“有时人生的精彩,不一定在远方,故乡在脚下,朝阳在铺里,生活在眼前。”

在《第一餐》中,我们能看见27岁小伙,为吃上一道早餐,连夜跨越100公里回到家乡;

也有72岁老师傅,为传承手艺,一碗小吃做足30年...

就如节目中所言——

一份匆匆下肚的早餐,随着升腾的热气,幻化成我们温暖的日常,变得与城市血脉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