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非洲走路到中国 15双鞋报废
旅游

他从非洲走路到中国 15双鞋报废

2021年12月21日 09:13:55
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

摄影:MATTHIEU PALEY

摄影:MATTHIEU PALEY

请先记住这个名字吧:

Paul Salopek

他的徒步起点:东非大裂谷;

计划徒步终点:美洲最南端火地岛——

计划徒步总里程3万多公里;

2013年至今8年半时间,

他已走过1万多公里,

途中磨坏15双鞋;

2021年,他走到了中国。

(以下为Paul Salopek进入中国接受采访)

探险家、徒步旅行家、哈佛大学尼曼学者、《国家地理》撰稿人和文化使者Paul Salopek,决定追寻远祖足迹,用徒步行走的形式回溯历史、讲述故事。他计划历经十余年、跨越三十余个国家,用脚步丈量地球之大。从非洲启程,穿越亚洲,沿美洲西海岸南下,最终抵达美洲最南端——“永远的行走”是他旅程的名字;“没有交通工具前,人类是如何遍布地球的?”是他行前的疑问;“步行使我的腿和心脏变得更强壮,而使我的心灵变得更柔软”则是他在路上时说的话。

“永远的行走”旅途中最艰难的路线之一——穿越乌兹别克斯坦的奇兹尔库姆沙漠(Qizilqum),Salopek正为“坐骑”准备美味的干草。 摄影:JOHN STANMEYER

“永远的行走”旅途中最艰难的路线之一——穿越乌兹别克斯坦的奇兹尔库姆沙漠(Qizilqum),Salopek正为“坐骑”准备美味的干草。 摄影:JOHN STANMEYER

Paul Salopek穿越约旦瓦迪穆萨(Wadi Musa)摄影:JOHN STANMEYER

Paul Salopek穿越约旦瓦迪穆萨(Wadi Musa)摄影:JOHN STANMEYER

他在这场近似“永远的行走”之中,大约每100英里(160公里)会给自己设置一个非实体“里程碑”;不久前,刚好是第75个“里程碑”——7650英里(12311公里);如今,他进入中国境内后已走了近1000公里——

在跨越金沙江时,他给自己的皮带钻了个新孔(看来是又瘦了)

在跨越金沙江时,他给自己的皮带钻了个新孔(看来是又瘦了)

从2013到2021,

他走过了什么地方?

看见了什么情景?

又被困在了哪个国家?

又从哪里重新出发?

——

下文通篇“流水账”,

也是含金量最高的“流水账”。

2013:走出非洲

旅程从世界最古老的人类化石遗址之一,非洲埃塞俄比亚的赫托布里(Herto Bouri)出发,穿越裂谷里炎热的阿法尔三角地带(Afar Triangle)。沿着这条道路,人类的祖先曾冒险前往亚丁湾,探索更广阔世界。对于今天的地球居民来说,这条古老道路依旧充满未知与冒险。

Salopek与向导Ahmed Elema徒步进入沙漠,他们通过双脚,让自己与最早的人类旅行者连接起来。摄影:JOHN STANMEYER

Salopek与向导Ahmed Elema徒步进入沙漠,他们通过双脚,让自己与最早的人类旅行者连接起来。摄影:JOHN STANMEYER

阿法尔沙漠(Afar desert),村民们在求雨 摄影:JOHN STANMEYER

阿法尔沙漠(Afar desert),村民们在求雨 摄影:JOHN STANMEYER

埃塞俄比亚阿法尔地区,牧民们结束了一天的放牧,驱赶山羊返回Haramfaf Bouri村。古人类学家Tim White和团队曾在该地区发现过无数人类遗骸与石器,这些石器制造于6万到115万年前。 摄影:JOHN STANMEYER

埃塞俄比亚阿法尔地区,牧民们结束了一天的放牧,驱赶山羊返回Haramfaf Bouri村。古人类学家Tim White和团队曾在该地区发现过无数人类遗骸与石器,这些石器制造于6万到115万年前。 摄影:JOHN STANMEYER

贫困的非洲移民聚集在吉布提市(Djibouti)夜晚的海滩上,试图接收索马里的手机信号——他们与国外的亲戚维系着这种脆弱的连接。 摄影:JOHN STANMEYER

贫困的非洲移民聚集在吉布提市(Djibouti)夜晚的海滩上,试图接收索马里的手机信号——他们与国外的亲戚维系着这种脆弱的连接。 摄影:JOHN STANMEYER

2014:神圣之地

穿越中东,从沙特阿拉伯的赫贾兹沙漠(Hejaz)开始。这里长期禁止外人入内。穿过约旦河西岸,Salopek还陷入了争议地区之间的小规模冲突;夜里借住在当地人家中,差点被子弹击中。为了避开叙利亚血腥的内战,被迫乘货船从以色列前往土耳其。

约旦,年幼的叙利亚难民被抛向空中,其他人则专心摘西红柿;约50万叙利亚难民为了逃离血腥的内战,而移居约旦。 摄影:JOHN STANMEYER

约旦,年幼的叙利亚难民被抛向空中,其他人则专心摘西红柿;约50万叙利亚难民为了逃离血腥的内战,而移居约旦。 摄影:JOHN STANMEYER

Salopek沿着约旦河西岸伯利恒(Bethlehem)的隔离墙行走,这是他启程一年多以来遇到的第一堵墙。 摄影:JOHN STANMEYER

Salopek沿着约旦河西岸伯利恒(Bethlehem)的隔离墙行走,这是他启程一年多以来遇到的第一堵墙。 摄影:JOHN STANMEYER

走到以色列北部与黎巴嫩交界的Rosh HaNiqra石窟附近,继续从地中海海岸出发,向东进入欧亚大陆。 摄影:JOHN STANMEYER

走到以色列北部与黎巴嫩交界的Rosh HaNiqra石窟附近,继续从地中海海岸出发,向东进入欧亚大陆。 摄影:JOHN STANMEYER

2015:末日逃离

步入人道主义灾难之一:叙利亚内战的难民潮;转向东北方向,穿过紧张的库尔德村庄(Kurdish villages),前往高加索山脉;穿过寒冷的隘口进入动荡地区的绿洲:格鲁吉亚;从该国首都第比利斯(Tbilisi)出发,穿过阿塞拜疆到达里海海岸(Caspian Sea),中亚和古代丝绸之路在召唤。

5岁的孩子与家人安全抵达土耳其后泪流满面。大约15万名库尔德人(Kurds)在3天内经历了痛苦的旅程,从边境沿线的多个地方逃亡。 摄影:JOHN STANMEYER

5岁的孩子与家人安全抵达土耳其后泪流满面。大约15万名库尔德人(Kurds)在3天内经历了痛苦的旅程,从边境沿线的多个地方逃亡。 摄影:JOHN STANMEYER

逃往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身陷沙尘袭击 摄影:JOHN STANMEYER

逃往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身陷沙尘袭击 摄影:JOHN STANMEYER

土耳其东部,Salopek牵着骡子经过Karakuş皇家坟墓,它建于公元前1世纪。 摄影:JOHN STANMEYER

土耳其东部,Salopek牵着骡子经过Karakuş皇家坟墓,它建于公元前1世纪。 摄影:JOHN STANMEYER

2016-2017:丝绸之路

徒步横跨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的乌斯特尔特高原(Ustyurt)——近一个世纪以来,Salopek和向导们终于再次将人类足迹踏入此地。很久以前,新石器时代的猎人、丝绸之路上的骆驼骑手、蒙古和俄罗斯的军队曾在这片高原上纵横交错。

在哈萨克斯坦乌斯特尔特高原的原始沙漠上 摄影:PAUL SALOPEK

在哈萨克斯坦乌斯特尔特高原的原始沙漠上 摄影:PAUL SALOPEK

乌兹别克斯坦马尔吉兰(Margilan)的传统丝绸制造 摄影:PAUL SALOPEK

乌兹别克斯坦马尔吉兰(Margilan)的传统丝绸制造 摄影:PAUL SALOPEK

2018:恒河之舞

历经了丝绸之路的辽阔,蜿蜒而下到达南亚;沿着印度古老的朝圣之路向东漫步,穿过繁忙的村庄和城市,走向潮湿的孟加拉湾;准备顺着缅甸的绿色通道向中国出发。

沿着巴基斯坦迪纳(Dina)附近的干道向南推进 摄影:PAUL SALOPEK

沿着巴基斯坦迪纳(Dina)附近的干道向南推进 摄影:PAUL SALOPEK

Salopek与印度一家孤儿院的负责人交谈 摄影:CLIFTON SHIPWAY

Salopek与印度一家孤儿院的负责人交谈 摄影:CLIFTON SHIPWAY

走过印度东北部阿萨姆邦(southern Assam)南部,以及曼尼普尔邦(Manipur)边远地区,崎岖的河流和山脊连绵起伏,这里是人烟稀少的内陆地区。 摄影:PAUL SALOPEK

走过印度东北部阿萨姆邦(southern Assam)南部,以及曼尼普尔邦(Manipur)边远地区,崎岖的河流和山脊连绵起伏,这里是人烟稀少的内陆地区。 摄影:PAUL SALOPEK

2019-2020:病毒肆虐

行走已持续了6年,一路走来收获无限感动。而2019年伊始,脚步不得不暂停在缅甸。新冠病毒悄无声息席卷了全球,也把他久久困在原地。

在缅甸北部的中心曼德勒(Mandalay)接受体温检测 摄影:PAUL SALOPEK

在缅甸北部的中心曼德勒(Mandalay)接受体温检测 摄影:PAUL SALOPEK

当地环卫工人正准备在街道上喷洒消毒剂 摄影:PAUL SALOPEK

当地环卫工人正准备在街道上喷洒消毒剂 摄影:PAUL SALOPEK

著名的伊洛瓦底江(Irrawaddy River)流经缅甸南北,船上卸货的临时工大多因病毒而休工。在贫穷国家,病毒也许不是最可怕的,饥饿和贫穷才是。 摄影:PAUL SALOPEK

著名的伊洛瓦底江(Irrawaddy River)流经缅甸南北,船上卸货的临时工大多因病毒而休工。在贫穷国家,病毒也许不是最可怕的,饥饿和贫穷才是。 摄影:PAUL SALOPEK

2021:彩云之南

中国西南部云南省,靠近缅甸边境,到达雨伞村;云南,是探索中国的起点;这里有近2万种高等植物,占中国植物资源一半以上;这里还有近2000种脊椎动物,约占中国高等动物群的一半。

2021年9月28日,Salopek中国之旅的第一天,此时他正在前往腾冲,途径和顺古镇。 摄影:ZHOU NA

2021年9月28日,Salopek中国之旅的第一天,此时他正在前往腾冲,途径和顺古镇。 摄影:ZHOU NA

孩子们在村子里玩耍,雨伞村坐落于云南古老的西南丝绸之路上,骡队曾穿过这里,在东南亚和中国之间运货物。Salopek和伙伴们在此路线上徒步,途中杂草丛生,很少有人经过。 摄影:ZHOU NA

孩子们在村子里玩耍,雨伞村坐落于云南古老的西南丝绸之路上,骡队曾穿过这里,在东南亚和中国之间运货物。Salopek和伙伴们在此路线上徒步,途中杂草丛生,很少有人经过。 摄影:ZHOU NA

雨伞村的妇女们在摘花,这些花瓣将被加工成精油和药物。 摄影:ZHOU NA

雨伞村的妇女们在摘花,这些花瓣将被加工成精油和药物。 摄影:ZHOU NA

这场“永远的行走”没有因为病毒而终止,徒步仍在继续;Paul Salopek的下一站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