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牵挂西安?
旅游

我们为什么牵挂西安?

近一个月以来,陕西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1785例,其中,西安累计1758例。

疫情严峻,令这座千年古城迎来至暗时刻。从混乱到条理,从焦虑到秩序,尽管西安疫情的“拐点”仍难判断,但我们却丝毫不怀疑西安人爬坡过坎、攻坚克难的能力。

毕竟,历尽千年风霜的西安,自有绳锯木断的坚韧与惯看风云的底气。

作者李琦 策划许玥

中国人的精神故乡

西安(长安),堪称是中国人的精神郡望。

仕途失意,是“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坚定信念,是“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登科及第,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图片

如果要选择一座承载中国最多记忆的城市,西安当仁不让。这座流动千年的古城,不仅是一座可以引发中国人的精神共振的城市,更像是一本脉络清晰的历史典籍,随意翻开一页,都能看到岁月的风采与传奇。

陕西的行政地图,宛若一尊跪射俑,西安所在的关中平原,占据了跪射俑的“腹部位置”。“厥土惟黄壤,厥田惟上上”,这片八百里秦川,地势平坦,河流环绕,拥有着天下第一等的良田。

图片

优渥的地理位置,肥沃的土地,发达的农业,让西安成为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也是后续帝王们建邦立国的首选之地。三千多年前,周人辗转移居此地,并在这片沃土迅速壮大,先后建立起丰、镐二京,成为西安建都的肇始。

自西周开始,三千年来,秦、西汉、新莽、东汉、西晋、前赵、前秦、后秦、西魏、北周、隋、唐,共13个王朝在这里建都,甚至黄巢的大齐、李自成的大顺等农民组织,也曾在西安一带建立过短暂的政权组织。

图片

在中国的漫长文明中,秦汉、盛唐,宛若两粒明珠点缀其间,而这两个时代,恰也是西安的璀璨之时。

乃至今日,摔碗酒的豪气干云,仍可一窥秦人的奔放;大唐不夜城的如昼灯光,一如光耀万年的熙攘盛唐。

“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尽管大秦王朝只存续了15年,但“六王毕、四海一”的秦人对西安、乃至中国的影响都颇为深远。山为秦岭、地为秦川、乐为秦腔,甚至西安人的自称,也叫做“老秦”。

图片

“书同文,车同轨。”如果说秦朝影响了中国的文化和国防,那么隋唐时期,则影响了中国的经济和政治,乃至世界的审美走向。如今西安人的底气与自信,也大多源自于西安的“长安时代”。毕竟全世界的华人,也被叫做唐人。

盛唐时期的长安城,是当时全世界的中心。“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盛唐时期的长安城,文化空前开放,世界文明在此融合交互,文人创作,佛、道大兴。

图片

极尽风流的长安人,为后世的西安,提供了各种生活范本,也在此遗留了无数蔚然大观的历史遗迹。

八百里秦川,十万古墓

西安城,是一座“活着”的博物馆。

十三朝的积淀,为西安积攒了丰厚的家底。地上矗立的文物,加之地下掘之不尽的“国家宝藏”,让西安装点成一座大型文物仓库。

也因此,提及境内的文物,西安人有种“凡尔赛”式的自矜——“烂怂”大雁塔不过是玄奘的办公室,华清池也只是杨贵妃曾经的洗澡堂

图片

作为佛教圣地,西安的地上文物,多和佛教文化有关。业已成为西安地标的大雁塔,正是取经求法的玄奘译经藏经、开坛讲法的地方。

位于西安繁华闹市的大慈恩寺,是唐长安城内最著名、最宏丽的佛寺,也是中国佛教唯识宗(又称法相宗、俱舍宗、慈恩宗)的祖庭。这里古木参天,环境清幽,玄奘担任首任住持时,曾参照印度样式,在寺中设计了一座藏经塔——大雁塔。这座最初只有五层的古塔,是当时长安城中最高的建筑

图片

在西安城南的另一座千年古刹荐福寺,也建有一座塔,因塔身比大雁塔稍小,而得名小雁塔。在之后的千年岁月,大小雁塔成为唐长安城遗存的典型标志之一。

相较于地面文明,西安的地下文物,似乎更让人津津乐道。毕竟“八百里秦川,十万古墓”,并非说说而已。

据《陕西帝王陵墓志》数据:单是帝王陵墓,陕西就有82座。光是西安地区发掘的隋唐墓葬就有4000多座。根据西安发布资料,仅2020年一年,陕西省就发掘古墓葬3956座

图片

谈论西安地下最璀璨的文明,必提大秦帝国最耀眼的战士——秦兵马俑。这是始皇帝另一番霸业的企图,是他为死后另一个世界打造的傍身武力。栩栩如生且千人千面的兵马俑,凝聚了能工巧匠的心血,代表了帝国最为高超的工艺。

世界上很少有哪座城市的地铁工程,似西安这般难以推进:西安修建地铁时,最忙的不是建筑工程队,而是考古队。不乏有人调侃,西安修建地铁,也意味着考古队“来活了”!

图片

以西安动铁八号线为例,这条西安市地铁线网规划中的唯一一条环线,途径西安东郊隋唐墓葬密集区,自8号线修建以来,在这里已勘探发现各类古代遗存1574处,其中古墓葬1356座,古窑4座。

在西安,不仅是修地铁,扩建机场、修建学校,都有可能“邂逅”古代大墓。甚至“学校建在坟场上”的传统鬼故事,在西安也并不具备杀伤力,因为是事实……

生冷蹭倔VS汉唐风流

有人说,西安是座气定神闲的城市,有着恰到好处的不慌不忙;也有人说,西安人脾气暴躁,有着生冷蹭倔的怪脾气。或许,这恰是西安这座城市的性格AB面。

图片

深居西北腹地的西安,是游牧文化与农耕文化长期交融碰撞的地方,各种文化、政权的交织,培育了西安人硬朗倔强、自由不屈的性格——即秦人的倔强与盛唐的烂漫

所以由这种性格创造出来的艺术,往往是内心最深处、最真诚的呐喊,例如秦腔、例如摇滚乐。

图片

中国的摇滚重镇很多,但西安绝对是不容忽视的一个,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西安的音乐人就开始尝试把摇滚乐与西北风进行嫁接。

西安人的自由、浪漫与爱,大都融在了摇滚乐里。

图片

除却“西安三杰”张楚、郑钧、许巍,西安诞生了许多品质很高的乐队,金属、朋克、英式、EMO、车库、电子、说唱等等。

在多元风格的乐队里,西安重型乐队的数量尤其多,检修坦克、黏液、206和思想者、死因池、散杀、五个火枪手……毫不夸张地说,全国一半的重型乐队都在西安。而西安的乐迷,热情指数在全国也是数得上的,现场POGO相当热烈。

图片

不过在我看来,最具“西安性格”的人物,还得是陈忠实《白鹿原》里的白嘉轩。刚直不屈的他,是白鹿原的脊梁与旗帜。这种“西北式”倔强,颇有秦人之风。

所谓秦风,除了“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同仇敌忾,或许也有“与子偕行”的互助友爱——在西安的本轮疫情中,河南南阳驰援西安600吨面条河南新野支援西安30吨蔬菜山东捐助一批医疗物资20吨蔬菜助力西安抗疫……

图片

1月4日,陕西举行新冠疫情防控发布会,介绍了疫情最新情况。目前,西安社区疫情快速传播势头已得到控制,社会层面检出病例比例逐步下降,疫情总的趋势呈现下降态势

这一消息,令人倍感振奋。同时也让我们坚信,看惯了王朝兴废、千古得失的西安,凭借老秦人的那股“拧劲儿”,必定可以度过此次难关。

图片

待那时,再和朋友相约南门楼洞彻夜歌唱,和家人一起于钟楼天坑赴约浩瀚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