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一夜消失的文旅项目:“红线”面前谁该对拆除负责?
旅游

那些一夜消失的文旅项目:“红线”面前谁该对拆除负责?

“轰隆”几声巨响传出,超过20台挖掘机共同作业。现场一片狼藉,紧邻海岸线的几十栋精致建筑随之倾覆。

去年3月,标榜着“大陆首家七星级酒店”的涵碧楼,在整治、修复海岸线等相关新规之下,失去了其最引以为傲的41栋海景独栋别墅。

不出意外的话,恒大海南海花岛的39栋楼,或将在5日后迎来同样的结局。

对于一个文旅项目来说,土地规划、监管法规、经营效果、开发商自身发展等,都将成为影响其命运走向的重要因素,项目因此被转手、接盘也是常事。但近年来在种种原因下,一些动辄斥资上亿、甚至上百亿的文旅项目,却跳过资产腾挪、交易等环节,直接被执行拆除的指令。

一夜之间,大厦倾塌。那些消失的文旅项目,为何难逃被拆除的宿命?

作者刘俏 策划许玥

恒大海花岛

负债2万亿的恒大不太平。

近半年来,商票兑付逾期、主线业务亏损、楼盘打折降价、股权出售套现……一系列危机与自救环绕着恒大,此起彼伏。

2021年的最后一天,这场风波的中心转移到海花岛——恒大斥资1600亿打造的“世界级文旅项目”。

上周,一份落款为海南省儋州市综合行政执法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在网络上流传。文件显示,儋州信恒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位于儋州市白马井镇海花岛2号岛三(六)期项目共建设39栋楼,总建筑面积434941.46平方米,因违法取得的规划许可证已被撤销、项目存在违法情形,依据规定,责令该公司在10日内自行拆除上述违法建筑物。

事实上,恒大填海造地的争议由来已久。

早在2017年,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对琼开展督察后,海南省就已经要求多个违规违法人工岛项目实施“双暂停”(暂停建设、暂停营业)。在督察组的反馈意见中,海花岛被定性为“鼓了钱袋、毁了生态”

2019年,海南省政府又开始对海花岛建设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调查,先后立案14宗,共处罚款约人民币2.15亿元;2020年,海南省政府再责令儋州市针对2号岛的39栋大楼落实整改,更责令该项目全面停工丶收回预售许可证丶撤销备案,并要求提出妥善处置方案。

但几年来上述的整改与处置要求,似乎并未得到妥善处理。直到时间轴指向2021年,恒大债务危机全面爆发,这一陈年积弊才彻底显露。

1月3日,恒大童世界集团发布《致海花岛业主的一封信》一文作出回应。恒大方面表明,本次拆除仅针对位于2号岛的2-14-1地块39栋楼,不涉及海花岛其它地块,即不涉及60567户已收楼业主及628户未收楼业主的地块和楼宇。

儋州市政府最新消息显示,恒大已于1月4日申请了行政复议。若此次行政复议未通过,那么留给恒大拆除楼盘的时间,就只剩不到5天。逾期则将由执法局依法组织拆除。

青岛涵碧楼

“大陆地区第一家七星级酒店”,青岛的世外桃源、度假胜地……历时6年打造、总投资约30亿元人民币的青岛涵碧楼,在2014年亮相时备受瞩目。

而除了独创极简、禅风的建筑风格,青岛涵碧楼最具差异化的景观与体验,藏在其三面环海的独栋海景别墅中。该区域背靠青岛凤凰山麓的半岛,海岸线的包围也使这里被称为“青岛最美海景酒店”

而涵碧楼别墅的业主,不乏金融、纺织、IT等行业大鳄。演员范冰冰也曾被邀请作为青岛涵碧楼的形象代言人,并透露自己是涵碧楼酒店的常客:“我看过很多很好的别墅,但是这里真的让我眼前一亮。”

但优质、稳定的高净值客源,没能使41栋别墅逃离被拆除的命运。独一无二的海滨风光是景观优势,也是环保隐患。

2016年以来,国家加大对海岸线的保护和管理,沿海各省市相继推出海岸带保护的政策和法规,部分地方甚至成立了专门机构。2020年3月,曾经高调亮相的青岛涵碧楼独栋别墅群,因对礁岩海岸线造成破坏而被拆除

青岛市黄岛区委宣传部对此回应称,涵碧楼项目的部分建筑,在建设过程中实施了海岸线施工、回填,对礁岩造成一定程度破坏。为最大程度保证当事人(单位)的合法权益,在采取了评估、洽谈的方式对41栋建筑进行资产确认后,于2020年3月25日启动依法整治,以恢复海岸带的自然生态功能和生态岸线的公共属性,同时保护酒店的正常运营。

滦平饮马川

你还记得长城脚下的饮马川吗?

那个横跨北京密云、河北承德两地,紧邻古北水镇,坐拥金山岭长城、潮河景观的项目,曾被人们视为京郊的“田园牧歌”。这里是环京地区摄影爱好者的聚集地,也是一部分中产偏爱的旅居地,继长城脚下饮马川进驻开发后,碧桂园、恒大,阳光城等房企相继在此布局。

2018年11月,部分业主向媒体反应“已经入住的房子要被拆了”,理由是侵占潮河河道管理范围和违法违规

河北省潮河上游滦平段违法建设破坏生态环境问题联合调查组发布的《关于限期拆除违法违规建筑的通知》显示,要求滦平县政府责令有关企业对违法建筑进行拆除。涉及长城脚下饮马川项目拆除的内容包括:侵占潮河河道管理范围的70栋建筑,违法违规建设的39套别墅,以及经联合调查组排查新发现的19栋(其中1栋独栋建筑)37套在建的建筑。此外,该份文件还提及对区域内其他项目部分在建别墅进行拆除。

海席HiSea

海席官方公众号的更新,停留在一年前的1月7日。

以《招募首席环保官及环保设备技术顾问》为题的文章中,海席方面表示,希望找到一位“热爱大海、了解东山并在海洋环境保护有一定经验和资源的人士”,对海席在建设运营和周边海域保护上给予专业的评估、指导和监督。

这家四面环海的漂浮酒店,将自身定位为野奢度假酒店。自2021年9月开业后,便凭借海天一色的独特景观、简约前卫的设计风格迅速走红,间夜均价高达7000多元,旺季更是一房难求。

海席招募首席环保官,或许是真的对酒店周边环保工作产生担忧,又或许是提前从市场监管环境中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但无论如何,为时已晚。约40天后,海席因非法占用海域面积约600平方米,项目未取得海域使用权证书、以及污水直排入海等原因而停业。随后被拖离其非法占用的海域,并处罚款1万余人民币的行政处罚。

秀丽东方

除了长城脚下的“田园牧歌”,天府成都的“最美后花园”——秀丽东方,同样没能逃过被拆除的命运。

十年前,成都市农锦集体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锦江区政府平台公司)与秀丽东方开发商签订了《锦江区198农用地流转协议》,将面积约1250亩的农用地流转给企业方,流转期限至2028年3月30日,期满后自动续租。

此后,投资6亿元的秀丽东方,凭借着紧邻市区的区位优势、丰富多彩的休闲活动,成为成都周边最火的近郊目的地之一。幸福场(餐饮一条街)、半坡火锅、婚宴大厅等永久建设设施先后落成。

但这些永久设施,却为日后其被拆除的宿命埋下一颗“隐雷”。根据《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关于完善设施农用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关于进一步支持设施农业健康发展的通知》等文件规定,秀丽东方经营的永久设施,并没有建设用地指标,或成为违规建设。

2018年7月中旬,成都迎来57年来最强降水。本该在暑期迎接客流高峰的秀丽东方,也在这场大雨中被全部拆掉,独具川西特色的白墙灰瓦、茅草屋檐逐渐化为一片废墟。

阿丽拉·安吉

2000年,李安一部《卧虎藏龙》将东方的武侠文化推向世界,创造了外语片在欧美票房过亿的记录。片中李慕白与玉娇龙的竹林一战,也在很多影迷心中留下的不可磨灭的印象。

而阿丽拉酒店在中国市场的“首秀”,就隐藏在《卧虎藏龙》取景地的6万公顷竹林中。

作为凯悦集团旗下的创意野奢度假品牌,国内首家阿丽拉选址在安吉的杭垓梅子湾景区,安吉因竹海、奇峰、山林等旅游资源丰富,生态环境优越,被称为“华东度假天堂”。

但2021年2月,凯悦集团宣布阿丽拉·安吉永久关停,并在正式关停之前就已关闭所有预订渠道。有消息指出,阿丽拉·安吉位于水资源保护区内,致其关停的直接原因是政府土地规划调整,因为饮用水源地安全也是安吉县民生保障的重要工程之一。

另一些未被证实的传闻则称,阿丽拉所在的赋石水库受到酒店及饭店的排水污染,被当地村民举报,因此酒店用地将被回收。

结语

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峰向凤凰网旅游表示,文旅项目因为“生态红线”被拆除,也在提醒项目开发商们:

一要注重环保的相关规制,包括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风景名胜区等特殊用地的开发限制,将环保“红线”作为项目开发的前置条件;

二是项目的立项、审批、规划等都有相应合法程序,如果程序合规的项目在后期因为环保原因进行调整,也可以向相关审核部门追责或协商赔偿。

红线面前、拆除背后,被拆除的文旅项目们终究难逃“命运的玩笑”。

而蒙眼狂奔的违规违建、对差异化资源的过度追求、无意中触碰监管红线,纷纷指向了文旅项目最终“坍塌”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