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男人,让香港和理塘组了个“CP”
旅游

这两个男人,让香港和理塘组了个“CP”

当谢霆锋和丁真一起上热搜的时候,

很多人都没有想到。

这两个“一老一少”,相差20岁的大小伙子,实在让人上头。

以至于,全网磕疯了这对“忘年”CP。

什么「港岛的飞鸟遇到了川藏的小狼」;

什么「港式奶茶遇见藏式青稞」;

还有人写道:

「一个香港人,一个理塘人。

一个像无脚鸟,半生都在外漂泊,无处安定。

一个像一棵树,扎根在滋养他的土地里,虽未枝繁叶茂,但已为人遮风挡雨。」

本是毫无交集的两人,

最近因为谢霆锋最新的美食综艺《百姓的味道》,

而相遇在4000米的高原之城——

理塘。

此时,距离谢大厨,首季《锋味》播出5年。

这个41岁的男人,继续在人间风味里转圜。

在理塘,他们一起去山林采松茸。

谢“百草”一路抓到什么都往嘴里放,

“急”得丁真轻声嘀咕“别吃了”。

△ 此时弹幕,脑补了丁真的内心:“这个哥哥,怎么什么都敢吃”,惹人哭笑不得

他们趴在野地里,谢霆锋“美食博主”上身。

一手抓牛肉干,一手拔野葱,教丁真就着吃。

随后两人对视而笑,阳光般的笑容,纯真且温暖。

△ CP诞生的名场面

他们一起挤牛奶,喝酥油茶,吃牦牛肉。

他们也一起在山头呼喊加油,哥哥与弟弟互相祝福,画面治愈而美好。

他们。

一个来自香港,一个守在理塘。

像是两个世界的碰撞和交融,一瞬间绽放的烟火。

那么短暂,却那么绚烂。

我想,这大概是很多人,对这两人相处着迷的原因之一。

一直很好奇,谢霆锋会怎样去理解理塘,

这个他人生旅途中的某一站。

在节目里,他用了他最擅长的方式,美食和味道。

打开理塘的藏族文化,找到了人们爱这片土地的原因。

更将一个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理塘,娓娓道来。

01

离不开家乡的丁真

和属于理塘的味道

距离丁真和理塘爆红两年。

流量裹挟着喧嚣,一股脑儿冲向了这座遥远的高原小县城。

多少有点措手不及,但带来了希望和改变。

没有变的是。

理塘纯净清澈的天际与雪山相拥,牦牛散落在茫茫草原。

骑着马的天空少年,奔跑在格聂雪山下,依然如一幅远离尘世喧嚣的美丽画卷。

从小全国各地漂泊的谢霆锋,

面对丁真时,感受到的那种少年对于家乡味道的眷念,或许要更加浓烈。

雪山下,这座小镇。

世世代代,唯有大自然,才能给予生活的全部。

所有的美食,来自山林和草原的馈赠。

藏族男孩,从7、8岁,就要开始学习采松茸。

钻进入狼、熊们的家,松茸生长的天堂。

那是一片茂密繁盛的青冈林。

采松茸,对于男孩们,是场从小就开始的日常冒险。

山路步履维艰,但为了找到优质松茸,每次都要徒步走上4、5个小时。

而且要抓住时机,才能采到最好的松茸。

△ 松茸的孢子,从青冈树和土壤里汲取养分,生长周期长达5、6年,但子实体成熟后, 寿命却只有7天。

靠体力、耐力,也要有足够运气和胆量。

这门生存技能,丁真的弟弟,学了两年。

少年们每一次出发,家中的母亲都极为担忧和挂念。

他们失去行踪,一去就是好几天,甚至一个月。

在山林扎营,未知的危险,成为阿妈们悬在心头的一把刀。

青冈林里天然的松茸很美味,也很珍贵。

好的就赶紧卖掉,这是一家人,最重要的收入,“不舍得吃”。

品相差一点的,就留着自己吃。

阿妈们和面,擀面皮,将少年们采的松茸做成一道,热气腾腾的松茸杂菌包子。

蒸一笼包子,不过10个。

但一口下去,却是一家人最暖的情谊流淌。

对于丁真们来说,杂菌包子的味道,最亲切,也最有归属感。

普通藏族男孩的生活,没有太多闪光灯。

放牧、骑马,一顶帐篷,一口锅。

用牛奶就能做出各种各样的美食。

是酥油茶的醇厚、人参果的甘甜,牦牛酸奶的清香;

也是热腾腾的牦牛血肠,扎实的牛肉干,浓郁的菌菇火锅......

这是牧场上最幸福的味道,最简单的快乐。

就像谢霆锋的有感而发:

面对丁真,我在这里感受到了一种可贵的纯粹。

他们不是不知道怎么复杂,只觉得,简单就够了。

是啊。

当你抬头仰望格聂雪山,背后流淌着无量河,自由的飞鸟就在眼前。

辽阔的天地间,家是那么那么地渺小。

但,又是他们的全部。

这里有熟悉的味道,也有他们的整个世界。

“你有想过离开吗?”

“不同意,也不喜欢”

节目的最后,一边是谢霆锋真诚地发问,一边是丁真笃定地回答。

“你羡慕那些飞鸟吗”

“不羡慕,因为我也很自由”

和很多少年的你我一样。

在丁真心中,有过对外面世界的向往。

但不管走得有多远,他始终记得。

因为有了家的归依,少年才能获得自由。

02

进藏路上特别的旅店

和十几万人吃过的土豆炖牛肉

美食,能给人最原始的能量。

不用言语,传送着人和人之间,最简单的善意。

进藏的318国道,横穿过理塘县城。

全世界各地的旅客,如一缕漂泊的风,大都匆匆来,匆匆去。

但在这条路上,有十几万人,住过同一间旅店,对一碗牦牛肉炖土豆恋恋不忘。

土豆的主人,被亲切的称为所波大叔。

10年,他守着一间店,免费供应一道菜-土豆炖牛肉。

只要入住,包吃管饱,无限量供应。

旅客们说,这是所波大叔最纯粹的善意。

牛肉的紧实,土豆的软糯,汤汁的香浓。

一碗简单的土豆牛肉,10年来温暖着无数的旅客。

这道菜,大叔做的特别用心。

自家牦牛切块,雪山清甜的融水煮汤,牛粪做燃料,这三样被所波称为他的“秘密武器”。

要经过几个小时的炖煮,才能烹制出在这高原上,最温暖人心的味道。

其实大家都知道。

在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公路上,开旅店,是件特别勇敢的事。

很多人对这位70岁老人的坚持好奇。

所波大叔,一辈子生活在理塘。

做了36年的藏语老师,教小朋友们学汉语。

那时,川藏线的泥巴路坑坑洼洼。

临近退休的他,看到骑行的人们,从理塘到巴塘,要骑170多公里,难度大,必须要歇脚一晚上。

他便把大家邀请到自己家里住宿,免费,还管饭。

一锅土豆牛肉的善意和情谊,从那时就开始了。

川藏线上的“草原别墅”也随即在骑行和旅人中流传开来。

2011年,正式退休后的大叔,拿着自己的奖金,跑到路边,盖了这间旅社。

也为了将这份味道延续下去。

旅社位于禾尼乡入村口,这里也是毛娅大草原的故乡。

公路穿过大草原,雪山、蓝天、白云、草原、牦牛、骏马、麻雀、土拨鼠,组成了草原画卷。

所波大叔在草原上,养了200多头牦牛。

也难怪,他总能豪气十足地说:“想吃多少吃多少,管饱管够”。

但这里,最多的动物,不是牦牛而是土拨鼠。

多且肥,还机灵,尖锐响亮的叫声,总能最先刺破草原的宁静。

藏族人不杀野生动物,与它们和谐相处。

所以在所波大叔的院子里,常有胖胖的土拨鼠窜来窜去,“有时它们三两只在一起,还打架呢”。

无限量吃牦牛土豆,睡干净整洁的床铺,看土拨鼠打架......

60块,是住这间旅店的全部价格。

包吃住,10年里,只涨了10块。

所波大叔自己也没想到,一做就是10年。

从没有电到通电,从牛粪当燃料到用上电。

大叔的心愿很简单,只要别人吃得开心住的舒心,他就开心。

他记忆最深刻地,是一位88岁老人。

带着老伴,寻着这碗土豆牛肉,连续来了两年。

“第三年,90岁的他,是一个人来的。他说,这是他在这里吃到过的最好的味道......

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机会来,只要他来,只要我活着,我继续做给他吃”。

藏族人的善良和淳朴,在所波大叔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03

理塘,人们到底爱它的什么?

文艺青年初识理塘,是在仓央嘉措的文字里。

那一首,

洁白的仙鹤啊/请把双翅借给我/不飞遥远的地方/只到理塘就回

是24岁的仓央嘉措,留下的绝笔。

穿过毛娅大草原的公路,醒目的广告牌上,

还写着:"在理塘,遇见仓央嘉措"。

理塘,用这样的方式,记住了仓央嘉措。

而这座低调的小县城,被全世界一夜认识,更多的是因为甜野男孩丁真。

理塘,在四川,隶属于甘孜。

俗话说:四川最美是川西,川西最美是甘孜。

甘孜,全称”甘孜藏族自治州“,四川面积最大的自治州。

一个比西藏还要西藏的地方。

我们熟悉的稻城亚丁、色达、海螺沟、贡嘎雪山,其实都属于这里。

但旅行的名单上,过去几乎没有理塘的身影。

藏语里,理塘是”平坦如铜镜的草坝“的意思。

它位于格聂神山脚下,G318川藏线路上。

也是人们进藏,前往稻城亚丁的必经之路,却少有人为它停留。

尽管,4000米的高原海拔和自然风光,让这里从不缺少盛赞。

诸如”世界高城“”赛马之乡“”雪域圣地“”草原明珠“等等。

它的实际海拔4014米,比拉萨还高了300多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城市之一。

在丁真的世界里。

人们过着游牧生活,放牧采摘煮牛奶,

高兴的时候去赛马,闲暇时就在草原狂奔或发呆。

对于我们,理塘像一个遥远的梦。

旅客的脚步可以丈量这里的每一片土地,

却没有办法衡量,这片土地的深度与厚度。

它们或许沉淀在一碗浓浓的酥油茶里;

或许如飘散在林中的松茸袍子,要经过5年不缓不急的生长,才有收获。

又或许,凝聚在所波大叔一生的坚守里。

正如他对这片土地的爱,早已化在了,十几万人捧着的那碗牦牛肉土豆中。

传递给每一个因为热爱,来到这里的人们。

——

节目的最后。

谢霆锋试探地问丁真,要不要跟哥哥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丁真说:“我想”。

“但我要学习汉语,然后还要帮助家乡做很多事情”。

然后他们在祝福中告别。

彼此加油!有缘再见!

港岛的飞鸟,继续往前飞;

而川藏的小狼,继续守着这片草原。

【版权说明】

文中图片来自优酷综艺《百姓的味道》,豆瓣,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