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轮公司还在 造船厂没了!
旅游

邮轮公司还在 造船厂没了!

2022年01月13日 08:57:57
来源:旅界

图片

造船厂破产

停航近两年,最后一批邮轮业坚守者正在撤离。

从减薪50%到部门大部分员工被裁,云顶香港(00678.HK)市场部员工彭若琪在近日向公司递交了辞呈,她大部分职场生涯在邮轮业度过,却没熬过这个冬天。

这是邮轮业最难的一个冬天,艰难程度甚至超过2021年初。

数天前,云顶香港旗下两家德国造船厂向德国法院申请破产,触发了近28亿美元融资交叉违约。

公开资料显示,马来西亚云顶集团在香港的姐妹公司“云顶香港”2016年收购了这些德国船厂,以便为其航运公司建造邮轮。

然而,在新冠疫情引发的邮轮市场崩溃后,云顶方面陷入了财务困境。

原本期待2021年出现的转机和利好也并没有出现。云顶在香港证券交易所的股票自上周五起停牌。

图片

彭若琪称,“船厂破产的事情一出公司人心惶惶,目前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对公司的影响,我觉得快看不到希望了,再换工作不会考虑这个行业了。”

德国政府指责云顶香港拒绝援助献议条款,导致该造船厂破产和多达1900名德国工人失业。

据德国政府官员称,愿意为造船厂提供6亿欧元的贷款,条件是云顶香港为造船厂提供额外的6000万欧元资金外加不少于6亿欧元的担保。但云顶香港表示无能力迫使其股东额外出资。

因此,该集团被拒绝使用其按融资合约规定享有的流动资金池。

“云顶香港哪还有钱给船厂?”彭若琪透露,“疫情以来,这家公司已经削减了50%以上的职位,虽然去年年底复航,最近香港疫情复发,周末的星梦邮轮又停了,收入断断续续,造船长养不起的。”

受全球疫情影响,云顶香港已经亏损28亿港币,云顶香港前董事长林国泰长子林拱辉自2020年8月28日起辞任公司执行董事兼副行政总裁,希望能够力挽狂澜,但大厦将倾之势无法阻挡。

云顶香港周二在香港交易所提交文告表示,MV造船厂在没有任何可能获得额外资金的情况,根据德国法律下,须提交破产申请,因此MV造船厂和其若干附属公司已向德国管辖法院申请展开破产程序。

目前,MV Werften拥有约2000名员工,其中1600名工人正在为云顶香港旗下星梦邮轮建造豪华邮轮“环球梦(Global Dream)”号。

这艘20.8万总吨是星梦邮轮船队中的最大邮轮,造价高达15亿欧元,设计载客量接近一万人,其建造工作因为疫情和财政困难而数次推迟,目前已经完成约75%的建造工作,原本定在今年年内交付,注定会再次跳票延期。

漫长的等待

“上一次坐邮轮还是2年前,”一名上海邮轮爱好者武琼莉拿出一张邮轮上的全家合影照片,她很喜欢这种公海上无忧无虑的日子,但也经常注意到某某邮轮被拒绝入港,全员核酸检测的新闻,“感觉距离下一次上船好遥远。”

中国航线的复苏注定任重道远。

2022年春季皇家加勒比全部邮轮恢复运营,自2020年12月旗下首艘复航游轮 “海洋量子号”在新加坡恢复运营至今,“海洋光谱号”也已于2021年10月14日重启“无目的地航线”。

图片

随着奥密克戎疫情再起,香港政府宣布上周五起收紧防疫措施,其中17种类别领域必须暂时停业,当中包括美容院、邮轮公海游、健身中心等。

1月5日,香港特区政府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表示,得悉有新冠肺炎的密切接触者登上邮轮“海洋光谱号”参与“公海游”活动,原定于6日才返航的邮轮,提前于5日早上回到香港。全船3700人需接受检测。

云顶香港旗下星梦邮轮也在周四宣布,配合香港政府的防疫措施,旗下云顶梦号原定于周五从香港出发的3天2夜海上游将取消,受影响的乘客可选择改期出发、换取邮轮信用额或取消行程,取消行程可获全额退款。

“已经停航近两年了,如果我们的国门在未来第三年,第四年甚至第五年还没有开,我们怎么办?邮轮重不重要?邮轮要不要?”地中海邮轮中国区总裁黄瑞玲认为,在谈论邮轮复航前,这些问题要先达成共识。

疫情期间,皇家加勒比、嘉年华、诺唯真三家邮轮公司总市值蒸发超过500亿美元。从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3月20日,嘉年华和皇家加勒比的股价跌幅分别为76.11%和81.99%,几乎跌回2008年的股价水平。

“这是全球近200年来,邮轮在和平时期首次全线停航,世界邮轮行业遭受重创,邮轮产业是此次公共卫生危机遭受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原国家旅游局副局长吴文学表示。

皇家加勒比游轮亚洲区主席刘淄楠接受旅界专访时曾提出,希望政府能提供复航的时间表或路线图以更好完成规划。

尽管如此,嘉年华集团CEO唐纳德认为,邮轮的长期展望依然维持强劲,并看好今明两年的预约状况,相信公司最终将否极泰来。

他表示,邮轮企业必须拥有足够的流动资金才能渡过这场危机,而嘉年华集团打算利用现金清偿负债,重返先前拥有的投资评级。

“哪家邮轮公司也不敢说自己是足够安全的,”彭若琪称,“虽然旅游业本身已经很惨了,但我认为邮轮业又是旅游业里被摧残最严重的子行业,没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