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中第一大湖 藏着什么大宝贝
旅游

苏中第一大湖 藏着什么大宝贝

2021年11月26日,在摩洛哥马拉喀什召开的国际灌排委员会第72届执行理事会上,“里运河—高邮灌区”成功入选2021年度(第八批)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成为江苏省首个世界灌溉工程遗产。

14年至今,我国已入选了一大批世界灌溉工程遗产

“里运河—高邮灌区”是江苏省的第一个

就位于京杭大运河沿线▼

图片

可能人们看到这则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咱们国家又有一处文物古迹,获得了某个世界级的荣誉头衔”。这也是国内各种古迹点获得各种荣誉头衔之时,人们的普遍反应。事实上,并没有多少人会继续跟进了解相关新闻,并详细研究新闻中阐述的事实。

“里运河—高邮灌区”入选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从字面上看,就是新闻中的内容,“听君一席话,胜似一席话”。

高邮湖及其周边(图:长光卫星)▼

图片

实际上,这则新闻里面包含着一个冷知识。众所周知,大运河最主要的作用就是航运交通功能。以往大运河能够获得某些名誉头衔,依靠的不是沿线文物古迹,就是它的交通功能。而本次,大运河的里运河获得的此项头衔,依靠的却是其灌溉功能

我们对于大运河上的货船并不陌生

但很少关注运河对于两岸的灌溉功能

(高邮,里运河,图:google map)▼

图片

是的,古人早已经是“种田流”,大运河也有灌溉的功能,但历来被公众所忽视。同时,在大运河的深处,也有许多会让“种田流”爱好者欣喜若狂的大宝贝。

虽然但是,我还是想到了高邮的鸭子(图:壹图网)▼

图片

种地天赋,大运河也能办到

大运河位于中国中东部,地跨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江苏、浙江、河南和安徽8个省级行政区,沟通了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

中国大运河的开凿始于公元前5世纪,7世纪完成第一次全线贯通,13世纪完成第二次大沟通,历经两千余年的持续发展与演变。

“里运河—高邮灌区”就位于江苏省的高邮湖东侧

由于江南是古代至关重要的农业基本经济区

无论北方通向西安还是北京,南方的目的地都是江南

(底图为现代卫星图,仅做示意,并不代表古代情况)▼

图片

中国大运河最令人重视的,便是它的交通功能,因为它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为确保粮食运输(“漕运”)安全,以达到稳定政权、维持统一的目的,由国家投资开凿和管理的巨大工程体系。

在古代,即使内河水运的成本远比陆路要低

但仍然是劳动密集行业,需要极高的组织能力

同时,跨地域的运河也成为百万漕工衣食所系

(图:《清明上河图》局部)▼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它是解决中国南北社会和自然资源不平衡的重要措施,以世所罕见的时间与空间尺度,展现了农业文明时期人工运河发展的悠久历史阶段,代表了工业革命前水利水运工程的杰出成就。它实现了在广大国土范围内南北资源和物产的大跨度调配,沟通了国家的政治中心与经济中心

正如现代以海运在各个海岸间互通有无

古代则以内河运输在各个区域间互通有无

只有修足够多的运河,才能实现广大国土的整合▼

图片

关于大运河的奇闻轶事,往往也是基于它的交通要素。例如康熙帝一生共6次从京师动身向南巡游,这6次南巡是中国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复杂决策和过程中的传奇性至今都被人所津津乐道。

清朝皇帝无不爱江南,盛世更要南巡

整条路线中又以淮安-苏州段最繁荣富庶

(图:《康熙南巡图》局部)▼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的家族,便与康熙南巡一事有所关联,成为江南地区显赫一时的富庶家族。曹雪芹在被抄家前的少年时期,家境优渥,便与这个环境有关。

的确,大运河的主要目的还在于沟通不同河流、水系,连接不同地区,发展水上运输。但是,灌溉、排涝、泄洪等农业用途,也是大运河的重要功能之一。

江苏的运河,排涝泄洪的功能也非常要紧

由于此地曾经被黄河多次侵夺,河网已经非常复杂

(淮安西部,汇集了众多河流的交叉口,图:google map)▼

图片

对于运河来说,航运和灌溉是既统一又矛盾的两个方面。统一是两者共同受制于运河水资源,矛盾是两者如何分割使用运河水资源。而刚刚列入世灌遗工程名录的“里运河——高邮灌区”,便将两者做到了一个巧妙平衡。

大家都知道江苏有一连串大湖

但大运河并不是直接把几个大湖连在一起

而是在湖边上另有一条水道

其中高邮湖东侧,界首-车逻这一段

就是里运河——高邮灌区的核心区的一部分

图片

“里运河——高邮灌区”的历史,要从著名的邗沟说起。春秋时期,吴王兴建邗沟,揭开了古运河建设史的篇章,里运河肇始于春秋时期的邗沟。高邮灌区引用京杭运河的江淮水源自流灌溉,京杭大运河淮阴至瓜洲段,称为里运河。

和春秋时候的邗沟比较

里运河有相当的线路接近重合

其核心意义都是连接长江与淮河

图片

这一灌区通过闸、洞、关、坝等水工设施,实现了水在“高邮湖—里运河—高邮灌区”之间的调配,可以调节旱涝的水位平衡,同时兼顾了漕运和灌溉的功能平衡。

漕运、灌溉两不误(图:google map)▼

图片

图片

大运河,历久弥新

大运河的冷知识可不止局限于灌溉,它的保养维护知道的人也不多。人们最为熟知的水利工程保养案例,莫过于都江堰,“深淘滩,低作堰”的基本原理,流传于今。

大运河作为一项人造工程,也需要每隔一定时间进行保养和维护,这就是运河疏浚工作,同大运河本身的建造工程一样,也是一件已经持续了2500年的超级工程。

尤其是,大运河是要经过黄河的,这泥沙量可想而知

向北至临清,向南至济宁,图:google map)▼

图片

关于大运河的疏浚工程,较为知名的事件便是明朝的白英治水。古代开凿运河,大都借助于自然河道,这样可以大大减少工程量。京杭大运河在山东境内的临清到济宁河段,地势比南北都高,借助自然河道的条件不利,所以影响通航,遇上缺水的季节,水源不足,不能通行重载船只。

由于黄河在山东丘陵以西多次改道

冀南、鲁西、豫东、苏北这一带饱受洪水侵扰

其中南北道之间的三角地带,水系尤其复杂

修一条南北向的临清-济宁通道,困难可想而知▼

图片

此外,这里又常受到黄河决口的影响,河床经常淤塞,因而运河航运时断时续。解决这个问题的重任,落到了明代工部尚书宋礼的头上。明永乐九年,也就是公元1411年,宋礼等人奉命征调民工十六万五千多人,疏浚运河

最终,由宋礼领衔,白英任总工程师,十几万人经过八年艰苦卓绝的劳动,完成了伟大的大运河南旺水利枢纽工程。从此,沟通南北的大运河畅行无阻,漕运能力大大提高,每年从东南运粮米几百万石到京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