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tāi州在哪吗?
旅游

你知道tāi州在哪吗?

图片

山高谷陡的艰难与海阔浪急的凶险

孕育出台州人勤劳的性情与无畏的胆魄。

正如《台州府志》所言:

“台郡山海雄奇,士多磊落挺拔。”

图片

台州位于浙江中部,东临大海,南邻温州,西连丽水、金华,北与绍兴、宁波相接。丘陵和山地占陆地面积的三分之二,有“七山一水两分田”之说。

台州之名,以唐代起因境内有天台山而来,市区由椒江、黄岩、路桥3个区组成一个组团式城市,辖临海、温岭、玉环3个县级市及天台、仙居、三门3个县。很难说这座城市是古老还是年轻,临海古城所在位置,自唐代后1400年间才是台州府所在地位置,而椒江区自1994年才横空出世,一跃成为如今的行政中心。

这里依山面海,地势由西向东倾斜,西北山脉连绵,峰峦叠起;东南丘陵缓延,平原滩涂宽广,河道纵横;南面以雁荡山为屏,更有浙东最高峰苍山主峰米筛浪。天台山、括苍山和雁荡山从北、西、南三面包绕,东面是浩渺的东海。

关于台州的地势,《山海经》中早有记载:海内东南陬以西者。瓯居海中,闽在海中。其西北有山。一曰闽中山在海中。山高谷陡的艰难与海阔浪急的凶险孕育出台州人勤劳的性情与无畏的胆魄。正如《台州府志》所言:“台郡山海雄奇,士多磊落挺拔。”

图片

在塔与塔的错落中

山之魂、海之魄是台州人精神世界的两个支点。历史上的台州赫赫有名,但直到唐代以前,这里都是远离政治中心的。唐朝在临海郡故地设置台州,迎来一批直臣贤士的台州自此也迎来了风华文采和儒家思想,为强悍质朴的台州式硬气注入了新的文化内涵。但自始至终,台州城的古往今来都是绕不开临海这个地方的。

在临海城内的巾山西麓,龙兴寺已立千年。唐天宝年间(742-756),鉴真大师六次东渡扶桑弘法,在第四次东渡日本前,他曾驻锡于此。佛殿大门口立着“满脸欢喜笑开天下古今愁,大度包容了却人间多少事”的牌匾。大雄宝殿前,年轻的住持正在诵经、祷告,老住持与前来上香的信佛之人作揖道别,随后向身后的“极乐净土院” 走去。那是千佛塔的方向,这是临海最为高大的古塔,也是浙江仅存的二座元塔之一。

图片

图片

临海自开唐以来一直是台州府治所在地,民间有造塔习俗,自兴善门进入台州府城墙区域旧址,你在附近仍可见到保存完好的千佛塔、大文峰塔、小文峰塔和南山殿塔。作为见证临海历史的紫阳街,在 2004 年修缮之后,一直保留着城内街道 的“巷”和“坊”。“三塔同晖”的盛景也是临海老城街区的缩影,而紫阳街中隔几条小巷就出现的“清河坊”“永靖坊”在古时是被用作防火墙的,如今也被保留下来。在小巷中停留片刻,望向“三塔同晖”的方向,角度、远近、视线的差别似乎也造成了心境的改变,临海的府城变迁一去不复返,但有些东西终究是要被留存下来的。

图片

在纯粹的古街上

老太太坐在杂货铺里专心使用遥控器,电视机里在播放昨日的《新闻联播》;对面的杂货铺早早敞开门做起了生意,见游人数量开始增多,老板将制好的一罐罐麦芽糖往外面摆;紧挨着的是酿酒铺子、茶铺和“糖酒烟店”。有趣的是,这几间铺子从外面看都是“只见门店不见人”,和斜对面方向热闹的排队场景反差很大,售卖海苔饼、麦油脂(临海的一种非遗美食)的特色小吃店一定是这条街上最有人气的地方。

它们并不是你陌生的美食,追溯新荣记的“老家”,就能一路回到这里,麦饼、麦虾、蛋清羊尾......十多类小吃都有独到之处,台州风味的精髓也都融合在了这些小玩意之中。

图片

图片

图片

创立于咸丰十一年(1861)的“永利木杆秤”是紫阳街上最有年头的老店。蔡家世代以制秤、修秤为业,因工艺精湛而闻名乡里。永利木杆秤的第五代传人蔡雪贞自 20 岁起跟随父亲学习做秤,店里展示的各式各样的秤都是蔡阿姨亲手制作的。

“其实不用它秤量也没关系,我喜欢一直做秤,看着这些秤,感觉就是‘秤心如意’吧。”

蔡雪贞的生活状态的确让我们抛掉了启程之前的一些偏见。我们原本以为紫阳街不过是为了迎合城市改造而建的商业古街,现在想来,前面一定还藏着一些不该错过的角落。

“临海剪纸艺术传习所”由有着 600 多年历史的“张家剪纸”唯一传承人张秀娟创办。临海剪纸是本地传统民间艺术,源于“张家剪纸”, 起源于南宋嘉定八年(1215)。剪纸内容多为花鸟鱼虫、民间故事、名人典故或吉祥图案,窗花、礼花、绣花样及雕花样是最常见的种类,其中绣花样徒手剪纸绝技和雕花样刻制技艺是“张家剪纸”的两大独门技艺。

图片

图片

左右滑动查看

如今店中有些冷清,但其中一个用作展示“留守儿童剪纸课堂”的角落让人心生暖意。在张秀娟的心中,民间艺术是农耕文化的根,也为现代美术创作提供了充足的养分,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了解这门活在我们生活里的艺术似乎是她作为“非遗”传承人必须做的一件事。

紫阳街里,生活还在,人在沉淀的岁月里变的平静温暖,“修理缝纫机”字样的门洞里走出的慈祥老人,开心地请路人进去坐坐,在大荣荣锁店,独自焊锁的中年男老板心无旁骛,任凭外面谈天说地,也不愿停下来;在巷子深处,坐轮椅的老人神情悠闲,老伴儿端来一张小桌,摆上四只红色小碗,是简单的家常菜,二人也不说话,专心吃。午后的暖阳洒在身后的玻璃门窗上,不远处的面馆生意兴隆,丝毫没有打扰这里的安宁。

图片

在绵延的江南长城下

大抵是很难想到,在如此南方的城市,还能再次见到长城。这是台州府的城墙,东晋元兴元年,郡守辛景在临海大固山筑子城抵御孙恩,台州府城墙的初始形态得以形成。历代以来,多次修缮,元朝时期以其防御水患的重要功能免于拆除,到1556年,28岁的戚继光升任台州军事主官,作为三面环山、两面环水的防线中枢,升级老化的夯土城结构显得紧迫。

在他的指挥下,工匠将城墙增高,加宽加固,城墙两侧以石条为基座,砖石包砌到顶,增加了城堞,建筑起空心敌楼。改造后的江南长城全长6000余米,东起揽胜门,沿北固山山脊逶迤至烟霞阁,于山岩陡峭间直抵灵江东岸,延伸至巾山西麓,依山就势,俯视大江,尤以北部最峻。

图片

图片

在历代融合上,台州府城兼具军事防御和防洪功能,而双层空心敌台由戚继光创造并应用于北方长城,所以台州府城墙又被称为北方明长城的“师范”和“蓝本”。他在战役中发现沿海渔民住宅采用石块垒砌出类似碉堡的形状,并且为了应对台风,将门窗开得极小,他将这样的结构运用在了桃渚城修筑空心敌楼,之后便应用于了城府的修缮。

当代所能见到的遗存下来的一些古城墙,多数是建于或重建于明清两朝,而台州府城墙可以认为是北宋时代的遗物。登上城墙,可以看到灵江和东湖,心境不由打开,向北望去,盘踞于北方高山上的威凛城墙,最初,从江南烟雨中缓缓走来。

图片

在内向的空间里

于一片旧粮仓中建起的台州当代美术馆看上去是原始而粗粝的,建筑师柳亦春通过现浇混凝土和筒状拱形结构的空间对比,强化了空间的氛围与概念。总面积超过 2000 平方米的空间里设置了 8 个展厅,不同标高的展厅在空间上相互渗透,为参观者提供了循序向上的观展体验。

图片

作为台州最具艺术活力的目的地之一,台州当代美术馆对台州当地的传统文化与当代社会化进程中的热点与议题特别关注,如何将艺术展示、公共交流和本地文化结合在一起是美术馆

生活在椒江,海边城市依旧有老街小铺,有脱离喧嚣的安逸,肚子里装不下的美食,也有不停来到这里的人,将崭新的愿望注入青石巷中。

也许,有的人在守这座城,城中有家;有的人刚刚进来,城里的每一个空间都可能成为他在这座城里的暂时归属。总会有这样的时刻,在一个向内的空间里,你感觉世界越来越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