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大帅币”陷入舆论中心 沈阳文旅布局为何棋差一招?
旅游

风暴眼|“大帅币”陷入舆论中心 沈阳文旅布局为何棋差一招?

核心提示:

1、1月19日,沈阳推出张作霖大帅币文创交通卡,引发网友热议,并登上当日微博热搜榜。当天晚上,沈阳市文旅局表示该产品尚未公开发售,并向公众道歉。沈阳市文博中心主要负责人和张氏帅府博物馆相关负责人被停职。

2、张氏帅府作为一座名人故居类博物馆,在文物资源、IP数量相对有限的情况下,其文创产品的开发与问世不可谓不急促,仿佛正踉踉跄跄地追赶国内文博文创产业的更新节奏和发展脚步。

3、疫情之下,城市微旅行、本地游等需求的持续释放,让“博物馆热”现象不断升温,文创产业正在收获越来越多的关注。而以Z世代为主流文创消费客群,对产品的个性化、品质化、体验化提出了更高要求,从雪糕到盲盒,博物馆文创进入了一轮又一轮的“花式内卷”中。

4、文旅融合发展、年轻客群崛起的新语境、新需求之下,文博文创“内卷”、“百馆之城”争夺只是表象。而将城市博物馆作为文化媒介切入点,由此延伸的城市形象建设、城市品牌塑造,才是城市文旅发展的核心之一。

作者|李琦、刘俏 策划|许玥

图片

舆论漩涡中的“大帅币”

1月19日,“大帅币”文创交通卡在辽宁沈阳张氏帅府举行首发仪式。

图片

晚些时候,认证为沈阳市博物院(沈阳故宫博物院)的微博账号沈阳文博中心发文:“沈阳盛京通公司推出张作霖‘大帅币’交通卡,可以在全国三百多个城市的地铁和公交车上通用。收藏使用两不误哦!来一个吗?”

该条微博发布后,网友一片哗然,话题#沈阳推出张作霖大帅币交通卡# 迅速发酵,并登上当天的热搜榜单。

图片

不少网友留言表示,沈阳文旅局推出张作霖“大帅币”文创交通卡的行为,有失妥当。作为反动军阀,张作霖反对进步运动,残害进步力量,曾逮捕杀害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李大钊先生

当天下午,共青团中央发布微博,“纪念李大钊同志”。博文介绍了李大钊先生的生平,及牺牲原因。次日,共青团中央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详细介绍了李大钊的革命故事及就义经过。

针对沈阳推出的“大帅币”,也有不少网友表示,将张作霖与交通卡联系在一起,非常奇怪,尤其是沈阳地铁还有一站,名叫“皇姑屯”。历史上,1928年6月,张作霖乘坐列车回东北,在沈阳皇姑屯遭遇日本关东军埋伏,被炸身亡

图片

“大帅币”的相关话题发酵后,当晚22:03分,沈阳市文化旅游和广播电视局发布声明,称该产品虽尚未公开发行发售,但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现向公众诚挚道歉。给予沈阳市文博中心主要负责人和张氏帅府博物馆相关负责人停职,并将按照相关规定进一步处理。

图片

据了解,“大帅币”文创交通卡由沈阳盛京通有限公司和张氏帅府博物馆联合推出,以张氏帅府的馆藏文物张作霖像大元帅纪念币壹圆银币作为设计元素。据有关媒体介绍,该壹圆银币,是张作霖作为北洋政府末代国家元首应享礼遇而铸造的一种纪念银币。

此前,张氏帅府博物馆相关负责人表示,文创产品是历史文化遗产的延续,也是博物馆记忆的延续。设计此枚“大帅币”让消费者在观光之余留下纪念品,进一步了解民国文化,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

用张作霖推广沈阳旅游,是否合适?

作为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一朝发祥地、两代帝王城”的沈阳,有着丰富的文旅资源,单历史建筑就有500多处,其中不乏世界文化遗产及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根据凤凰民调数据显示,不少网友认为,相较于张氏帅府,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九一八历史博物馆世界文化遗产“一宫两陵”(沈阳故宫、清昭陵、清福陵)等景区更能代表沈阳的文旅形象。

图片

据沈阳文化旅游和广播电视局数据,2021年5月1日至5日,全市重点监测的55家旅游景区累计接待游客204.23万人次,其中张氏帅府博物馆接待游客4.56万人次,比2020年同期增长515%。

坦白讲,作为4A级景区,张氏帅府博物馆对于沈阳旅游的拉动,也不容小觑。始建于1914年的张氏帅府,是张作霖及其长子张学良的官邸,内部不乏中国传统式、罗马式、北欧式、日本式等风格迥异的建筑。作为东北地区保存最为完好的名人故居,20世纪后期,张氏帅府被列为全国优秀近代建筑群

近些年来,各地博物馆争相打造文创IP,张氏帅府博物馆也曾多次推出文创产品。例如张学良纪念大铜章、“马上封侯”铜质镇尺等。系列文创产品以张氏帅府的人物、建筑、故事等,作为创作基石,其中以张学良为主题的文创产品,要远远多于以张作霖为主题的。

相较之前文创产品的设计、发售,此次大帅币交通卡的“翻车”,和该文创直指张作霖似乎不无关系。这不禁引人深思,作为我国近代历史上争议较大的人物之一,用张作霖推广沈阳旅游是否合适?

图片

图片

相较于“大帅”张作霖的争议性,“少帅”张学良的口碑要好上不少。1996年,国务院公布其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时,使用的名称就是“张学良旧居”

凤凰网文旅智库专家、北京联合大学中国旅游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曾博伟表示,张作霖作为民国军阀,历史对他的评价是多元的。产品之所以引起各方面的质疑甚至反对,很大程度上与建党创始人李大钊同志被其杀害有关,也使张作霖大帅形象初犯众怒。但换种可能,如果推出的是以张学良形象为主题的“少帅币”,西安事变中他站在民族大义的一边,是一个比较正面的形象,“少帅币”效果可能也会更好一些。

“大帅币”迷失在文创内卷中?

张氏帅府博物馆跨界合作推出交通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2021年3月,一场以“帅府系列纪念卡首发仪式”为名的活动,在同样的地点上演。首发仪式上,博物馆相关负责人曾将纪念卡定位为“一张带有城市公交、地铁功能的帅府文创产品”。

两种主题的卡片上分别印有张氏帅府两大标志性建筑——垂花仪门木雕彩绘与赵一荻故居。副卡上则印着帅府大门对面墙壁镌刻的“鸿禧”二字,以及北方传统美食饺子。

图片

截图来源:盛京通官方网站

两次跨界,张氏帅府的合作方都是一家名为沈阳盛京通有限公司的企业。

资料显示,沈阳盛京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7月,注册资金5000万元,为沈阳地铁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背后实控人为沈阳市国资委

图片

截图来源:企查查

当然,张氏帅府博物馆的文创产品远不止几款联名公交卡。去年9月,博物馆曾高调宣布园内新文创产品店开业。

“马上封侯”图案雪糕、帅府家族摇头公仔等,都曾是博物馆首推的文创产品,但在社交平台上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水花。在一家名为“张氏帅府博物馆文创官方店铺”的淘宝店上,粉丝数为225,销量最高的产品是帅府鸿禧冰箱贴,月销量仅为7。

图片

截图来源:张氏帅府博物馆官网

两年多来,张氏帅府作为一座名人故居类博物馆,在文物资源、IP数量相对有限的情况下,文创产品的开发与问世不可谓不急促,仿佛正踉踉跄跄地追赶国内文博文创产业的更新节奏和发展脚步。

天眼查数据显示,近5年内新成立的企业中,名称、产品服务与经营范围包括“文创”的公司数量高达75562间。

疫情之下城市微旅行、本地游等需求的持续释放,让“博物馆热”现象不断升温,文创产业正在收获越来越多的关注。而以Z世代为主流文创消费客群,对产品的个性化、品质化、体验化提出了更高要求,从雪糕到盲盒,博物馆文创进入了一轮又一轮的“花式内卷”中

“从全国范围内来看,东北地区的经济与文旅业发展增速相对较缓。”曾博伟向凤凰网旅游提到,沈阳作为东北第一大城市,同时也是全国知名的旅游目的地,希望在文创开发、游客吸引方面有所突破这无可厚非,此次“大帅币”的策划有些“越界”,但也不能因噎废食,否认这种产品与营销上的创新。

事实上,沈阳近年来在旅游核心吸引物的打造更新上,表现并不突出。在存量旅游资源上进行少数的增量创新,算是其在尝试转型过程中迈出的一小步。

“百馆之城”竞夺开启,城市品牌塑造如何“避雷”?

文创“内卷”的背后,是博物馆转型与“破圈”的诉求。继续深挖,一场城市文旅品牌竞夺的大幕已徐徐拉开。

就在两天前,处于此次“大帅币”争议中心的沈阳文旅局,在官微上发布文章称,沈阳将再新增两座免费开放的博物馆。

图片

包括张氏帅府博物馆、中国工业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沈阳博物馆等在内的大大小小博物馆,共同构成了沈阳“百馆之城”的基本盘

2021年6月,沈阳九部门曾联合印发《沈阳市博物馆“百馆”工程三年行动方案》(2021-2023年,表示将着力构建博物馆体系,打造国内外知名的博物馆“百馆之城”,力争到2023年,全市博物馆总量达到100家以上,实现每8万人拥有一家文博场馆

不过,“百馆之城”的计划并非沈阳专属。不难发现,北京、苏州、重庆等一线、新一线热门城市目的地,同样在加速打造“百馆之城”。

同样在2021年中旬,国家文物局曾表示,支持有条件的地区打造“博物馆之城”核心示范区、建设“博物馆小镇”,实现不同区域博物馆的集群式发展。国务院印发的《“十四五”文物保护和科技创新规划的通知》中也提到,推动博物馆高质量、多层级发展

图片

博物馆连接着一座城市的历史与未来。文旅融合发展、年轻客群崛起的新语境、新需求之下,文博文创“内卷”、“百馆之城”争夺只是表象。而将城市博物馆作为文化媒介切入点,由此延伸的城市形象建设、城市品牌塑造,才是城市文旅发展的核心之一

凤凰网文旅智库专家、中国传媒大学广告学院旅游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张婷婷认为,文创产品实际上是城市文化IP开发的具象产物之一,应该根植在城市文化中,而不能仅靠单一的IP形象、一个简单的吉祥物,或是传统的旅游商品开发思路来实现,这是部分地方对于城市品牌管理及营销的一种误解。

在张婷婷看来,博物馆是天然的、绝佳的城市IP素材库,从中可以提炼很多内容进行IP开发,但不少城市仍缺乏在地文化挖掘与IP打造运营的顶层设计。“无论城市品牌塑造,还是博物馆文创开发,都需要进行系统的、科学的研究,而不是一拍脑门儿就决定的事。如果每一个城市都能认识到这一点,就不会出现像沈阳‘大帅币’这样的争议事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