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造天空之城 把酒店埋进山里 他太会玩了!
旅游

在深圳造天空之城 把酒店埋进山里 他太会玩了!

前阵子,一张“天空之城”的效果图惊艳了我们。建筑形如一个悬浮瀑布,气势恢宏,就像科幻电影中的未来之城。

这是深圳前海湾区新城市中心地标的获奖设计,背后操刀的设计师是日本新生代最有才华的建筑师之一藤本壮介。

图片

图片

Shiroiya Hotel

之前MISS就有被他充满想象力与诗意的作品所吸引。曾写过他的洞穴酒店,房间就像从山里长出来一样的有趣。

最近,他的新作匈牙利音乐厅也落成了,似一只藏在森林里的甲壳虫。

白色是他偏爱的颜色,原始感是他追随的风格,一起来看看这位建筑师天马行空的作品吧。

图片

匈牙利音乐中心

深圳新城市中心地标,一座天空之城

图片

图片

几个月前,一座“天空之城”的效果图惊艳了建筑界,这是藤本壮介建筑事务所将要打造的深圳新城市中心地标。

建筑将位于深圳前海湾区的海上,268米的高度,由99个独立的塔楼组成。里面配备了一个观景台,一间餐厅和咖啡厅。

图片

图片

塔楼底部视角

该塔主要由钢、碳纤维、凯夫拉尔绳索和混凝土建造,塔楼从中心至四方由密到疏的联结,让整个浮塔看起来像悬浮的瀑布,直插天际的造型气势恢弘。

图片

暴风雨、夜幕、晴天,无论何时何种天气情况,浮塔都充满着科技感与未来感。

深圳前海管理局于2019年发布了《前海城市新中心地标方案设计国际竞赛公告》,历经一年多的设计与评选,该项目于今年六月获得了竞赛的二等奖。

能否建造是个未知数。不过,有趣的是,这个竞赛的一等奖空缺,看来真正符合评委心中最佳的仍未出现。这一事实也为项目的建造蒙上了一层疑云。

匈牙利音乐中心,一只“森林甲壳虫”

图片

藤本壮介的最新作品匈牙利音乐中心位于布达佩斯最大的公园的一片森林之中,历经三年多的建造,这个月刚刚对外开放。

建筑外表纯白,屋顶布满100多个洞,远看犹如一只藏在树林里的巨型“甲壳虫”。

图片

图片

大屋顶就是整个建筑最具标志性的设计,没有一个直角,没有一个重复的形状。内部天顶犹如黑色的夜空下,铺满了金光闪闪的树叶,与四周茂密的绿意相呼应。

侧面视角下,就会发现音乐厅外墙为玻璃幕墙,屋顶薄薄一片,似悬浮般,这样的设计会改变音乐震动的频率。

图片

屋顶还装有捕风器,热交换器和雨水收集系统,实现环保。

任由光、风从洞溜进来,任由树木顺着洞口生长,室内外之间仿佛没有界限。

图片

图片

音乐中心内部分为三层,底层是展览空间,一楼为音乐厅和露天舞台。演出时,演员以森林为幕布,观众则坐在绿植中,氛围自由而舒适。二楼是餐厅,可以坐在绿意与光中品尝美食。

Shiroiya Hotel,住在洞穴里

图片

图片

MISS曾写过藤本壮介的首个酒店作品,Shiroiya Hotel,(点此回顾:与隈研吾叫板,他为新酒店造了一座山丘)

他为改造300年历史的Shiroiya Ryokan(白井屋旅馆)而造了一座山丘,房间犹如从山中长了出来,十分自然。走去房间的路途都像是爬山,充满乐趣。

图片

图片

外立面依然用了喜爱的白色来传递他的“原始建筑”美学,室内则是截然不同的工业风。

拆除楼板,显露出建筑原先的肌理,引入自然光,将空间变得更为开阔和通透。

还有杉本博司、 Leandro Erlich等艺术家的作品,原始粗犷中不乏细腻。

图片

图片

17间房中有3间special room邀请了大咖艺术家来主持。英国工业大神Jasper Morrison的极简态度,意大利建筑师Mikle de Leki的黑木运用,阿根廷艺术家Leandro Elihi金色点缀更增添了这间酒店的独一无二。

日本建筑界的未来之星

与隈研吾、安藤忠雄相比,藤本壮介的名气在国内显得有些寡闻了。但其实他被认为是日本新生代最有才华的建筑师之一。

23岁时毕业于东京大学建筑系,29岁就创立了自己的建筑师事务所。

之后获得了日本建筑界最权威的日本建筑家协会大奖,巴塞罗那世界建筑节一等奖等荣誉。

图片

英国伦敦2013年蛇形画廊夏季展厅

他以独特的语言表达建筑,天马行空,充满想象力以,不断改变、打破着人们的认知。

英国伦敦2013年蛇形画廊夏季展厅展现了一个无墙、无门、无窗的展览空间,层峦叠嶂的线条迷离又神秘,其本身就美得像一件艺术装置。

图片

法国“白色树木”住宅塔

这个犹如松壳的建筑是位于法国的“白色树木”住宅,藤本壮介特地设计了伸展式的阳台,让住客拥有更大的室外空间。

图片

图片

海口湾滨海展亭

海南文艺度假新地标“海口 · 海边的驿站“中也有他在建的作品海口湾滨海展亭。建筑由延绵起伏的圆环屋顶构成,如同在城市与海洋之间建起的一座“天空之山”。

曲线轻盈、曲折,像一朵奇幻的云朵,到访者可沿着起伏的屋面,行走在建筑上方,俯瞰滨海的美景。

在藤本壮介的手中,建筑仿佛拥有了不同的生命形态,他喜欢用“原始”来形容自己的作品,我觉得那是因为赋予了他们生命与生长空间。

一间洞穴酒店、一个音乐厅、一座“天空之城”,代表了藤本壮介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也代表着这位新生代建筑师的无限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