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拿下四个欧洲首都 感觉自己好厉害!
旅游

三天拿下四个欧洲首都 感觉自己好厉害!

2019年3月8日,我和朋友从维尔纽斯出发,一路向北,开启了为期三天两夜的“北欧之旅”。

当然,这次旅行或许根本称不上一次实实在在的“北欧”旅行,其一在于时间过短,只是借着独立日放假一天的由头找点乐子,其二在于爱沙尼亚在地理位置上其实隶属东欧,只是其首都塔林和芬兰首都赫尔辛基隔海相望,所以当地人都会称自己是“北欧人”。

从维尔纽斯经拉脱维亚到、爱沙尼亚到芬兰

如今,整整三年飞逝而过,凛冬来临,再回忆起这四天:忙里偷闲的窃喜、说走就走的自由和关于地球很北端的记忆全部如潮水般涌来,故而作文纪念。

出行前,我和朋友提前在维尔纽斯的长途汽车站购买了去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的往返大巴票,车程约8小时30分,单人花费45.6欧元。维尔纽斯到塔林的距离是600多公里,算起来和北京到沈阳差不多,这样看来,四十几欧(约330元人民币)的往返车票可以说是非常亲民了。

由于晚间出发,第一夜的旅行我们便在睡梦中度过。大巴车途径拉脱维亚首都里加,除了去旅行的人们,车上还有很多往返于波海三国做生意的俄罗斯人。

拉脱维亚里加古城

图:Nikolay Antonov /Shutterstock

午夜时分,大巴在里加境内的高速公路上飞驰,我偶然拍下了拉脱维亚的购物商场“Akropole”。这家商场在立陶宛境内被命名为:“Akropolis”, 作为兄弟国,两个国家用不同的阴阳性词后缀命名商场名称的做法着实让我和朋友笑了一番。

高速公路边的商场

到达塔林是当地时间早晨六点。三月的爱沙尼亚仍然大雪纷飞,从气候上看很有北欧的感觉。由于靠近芬兰湾,城市里有许多栖息在冰雪之上的海鸥,这是我们在据此600公里以外的维尔纽斯从未看到过的景象。

爱沙尼亚西面朝向波罗的海,北面芬兰湾,东边又接邻楚德湖,我和朋友开玩笑称,不知是不是因为四面八方的海水映照,才把塔林这座城市照得尤其清澈湛蓝。与其他欧洲城市略有不同的是,这里教堂的塔尖几乎都是尖锥型,所以也有传闻称“塔林”之名便源于此。因为是冬季,再加上时间尚早,这里几乎没什么人影,城市空旷又干净,给人很好的感觉。

尖锥型塔尖

我们顺着大道行走,没多久就看到了塔林的标志性建筑:圣奥拉夫教堂。这里是整座老城的最高点,也是这座城市的心脏所在。圣奥拉夫教堂始建于12世纪初,1500年前后,这里曾以159米的高度和其高耸入云的塔尖被当作人们航海的指路标。由于尖顶在此后被闪电击中数次,经修缮,保留至今的高度只剩下123米,不过即使如此,与之相比,塔林其他的建筑还是相形见绌。

瞩目的圣奥拉夫教堂

在前往教堂的过程中,我们从老城的边缘地带出发,慢慢登上高处,平视这处庄严的建筑。在拐角处,我看到印在红墙上的这样一句话:“the times we had”。我想,如果翻译成中文,目睹着眼前的景色,似乎“天涯共此时”尤为合适。

在拍摄教堂的过程中,墙沿上站着的海鸥纷纷移过来。这里的天气虽寒冷冻人,但海鸥却丝毫不怕人。它们就像这座城市的小主人,一点也不吝啬与游客亲近的机会。

海鸥也凑过来入镜

圣奥拉夫教堂是塔林不可错过的一处景观。除了其简约、极具特点的哥特式外观,曾几何时,这里还是中世纪欧洲最高的教堂

传说这座教堂的名字来自于建造它的神秘巨人奥拉夫:在修建过程中,他从高耸的塔尖失足跌下,当场死亡,而当他的身体撞击地面时,蛇和蟾蜍从他的口中爬出,让整件事充满了神秘感。

后人将这一幕用壁雕生动地描绘在附近的圣母小教堂中,成为了游人参观游览的一处。不过,经真实的史料记载,这座教堂实则是献给挪威国王奥拉夫二世的礼物。

奥拉夫二世的墓碑

图:wiki

在老城转了一圈后已是午时,我和朋友随意找了处当地的餐厅用餐。有趣的是,虽然本地人标榜自己是“北欧人”,但他们的食物其实和东欧别无二致,这一点,菜单里琳琅满目的土豆产品和甜菜汤便能证明。

甜菜汤

作为小众旅行城市,这里的酒店业尚不发达,但由于其物价并不高,除去酒店,民宿也是很好的选择。我和朋友订购了位于市中心新城的一处公寓。在下午入住前,房东热情地出门迎接我们,更是让人感受到了不同于这里气候的温度。

我们居住的民宿

由于此次旅行本就是忙里偷闲的周末小游,所以我和朋友并没有将旅途安排得满满当当。在塔林转悠了一天之后,我们便前往码头购买了前往赫尔辛基的船票。

我的船票

在爱沙尼亚常驻的朋友告诉我,从塔林到赫尔辛基的旅程在这里非常热门。一方面是爱沙尼亚的酒因税收原因要比赫尔辛基便宜一半还多,所以在寒冷的冬季,有很多芬兰人每周往返于两国之间买酒饮用;另一方面,很多塔林人会选择在赫尔辛基工作,因为北欧的工资收入比爱沙尼亚高很多,所以也需靠轮渡往返。

横穿芬兰湾,由塔林至赫尔辛基的旅途只需一个半小时便可到达。船上也有很多娱乐设施:棋牌室、ktv、酒吧....因此,得益于发达的海运业,饶是日常往返也并没有很辛苦。

轮渡码头

抵达赫尔辛基,我们对这里的第一印象便是浓浓的性冷淡风和现代化。与隔海相望的东欧相比,这里更为新潮,而赫尔辛基又只是登陆北欧大陆的首站,深入其中还可以看到更为广阔的自然风貌,但因为时间有限,我们在赫尔辛基停留的时间只有一天,所以如何游览就成为了首位重要的事。

到达后,我们便首先前往了奇亚斯玛当代艺术博物馆。这里是赫尔辛基最有名的艺术地标之一,隶属芬兰国家美术馆,开幕于1998年5月。

奇亚斯玛当代艺术博物馆

图:Zabotnova Inna /Shutterstock

图:lindasky76 /Shutterstock

博物馆的艺术风格其实和我们刻板印象中的北欧风十分贴合,虽不懂艺术,但是从室内装潢和光影效果中就可以看出其设计的简约之美。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博物馆的中间层展厅,我们看到了一座高达将近两米的裸体模特,很多大人带着孩子在此进行临摹,十分有趣。

展厅里很多孩子在临摹学习

走出博物馆,我们顺着导航的路线徒步去往西贝柳斯公园。其实这里只是个适合拍照的地方,但是因其周边全是自然景观,又紧挨着一池不知名的湖水,在冬日的衬托下,便更加孤单寂寥起来,有种“惨丧美”。银色的雕塑树立在雪地之上,来来往往也没什么人,于是显得更加冷清。

凄冷的雕塑

值得一提的是,在短暂的溜达之后,我们在周围的树林里发现了一幢小木屋,这里似乎是当地人喝下午茶、聊天的根据地。室外有人烤火,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语言,但一切平静而祥和。经过一上午寒天冻地的洗礼后,一杯咖啡和一块蛋糕让整趟旅行变得回味无穷。

小木屋

屋里的吃的

赫尔辛基着实算不上是芬兰的旅行之地,更多欧洲人选择到此一日游,为的是以此作为首站,进行更加深度的游玩,比如看极光和深入圣诞老人村什么的。然而即便如此,赫尔辛基的城市风光也叫人流连忘返。作为标志性地标,岩石教堂可以称得上是独具一格的建筑,虽然对于无信仰的人而言,参观教堂更像是领略其建筑艺术。

岩石教堂被官方命名为圣殿广场教堂,其修建于一个巨大的岩石当中,在挖开岩石后,建筑者将教堂的屋顶用玻璃铸造,所以采光效果极好;同时,由于教堂整体结构为拱形,再加上外部结构就是岩石本身,所以这里的收音效果也很好,常被用于举办音乐会。

教堂内部

图:yegorovnick /Shutterstock

赫尔辛基不是一座很大的城市,漫步在街上走马观花,很多重要的坐标便一一走近眼前。议会广场、阿黛浓艺术博物馆、火车站、维京邮轮......这座浪漫的海滨之城典雅而庄严,让人不忍离开。本想着来日更加安逸地在这里多呆些日子,但大流感来袭,又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实现这个梦了。

邮轮

赫尔辛基参议院广场和辛基大教堂

图:Robson90 /Shutterstock

老港口

图:canadastock /Shutterstock

这一次临时起意的旅行在结束赫尔辛基的旅程后画上句号。后来我们原路返回塔林,坐着长途大巴返回维尔纽斯。回程路上大雪纷飞,大巴车被漫天飞雪砸得晃晃悠悠,而驶出爱沙尼亚边境后,天气又再度放晴,就像迎接我们回程一般。

作为三年前印象最为深刻的一次旅行,如今回忆,更多的情绪是感叹那时出行的畅通和自由,即便是随心一想也能如愿。虽然长途旅行的夙愿在这两年终难实现了,但回忆永流传。作为一个念旧的人,2022新年伊始,我把在爱沙尼亚拍摄到的小海鸥印成了月历摆在眼前,愿它们不惧风浪,继续在蓝天中快乐地翱翔。

文/LUYI

图文:审稿-蟹黄捞饭、制作-七

封面图:freestocks / unsplash

正文照片,除标注外:均来自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