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的春天 到底有多野?
旅游

云南的春天 到底有多野?

再过几个月。

在云南的“毒”蘑菇霸占菜场之前。

还是最爱逛春天里的云南菜场。

起早一点,在大门口,就能和刚摘完野菜的爷爷奶奶打个照面。

他们或挑着、拎着正冒着清晨露气的野菜,准备步入菜场一较高下。

如果你一时间叫不出名儿,不用诧异和懊恼。

再往里走走。

长的、短的、绿的、混色的各种野菜,超过一半以上,你都可能不认识。

它们被仔仔细细捆成一小捆,或横七竖八地摊在篮子里。

这副景象,阿离形容起来,就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 图by 小红书@吃喝行摄的番茄

繁华、丰富、热闹,一如往常。

但只有云南本地人才知道,菜摊上的霸主,随着季节流转,换了一茬又一茬。

尽管云南菌子,因为吃了会看见“小人儿”,而声名远扬。

不过论起春季菜品的丰富度,其实,一点也不输雨季的野生菌。

不管是盈满的果、丰满的花,还是饱满的芽。

不管是凉拌仙人掌,还是紫荆花拌土豆泥。

云南人把春天的气息,都裹到了菜场里、集市里、餐桌上。

△ 图by 小红书@吃喝行摄的番茄

01

再野!

野不过云南的菜场

四月份,阳光和煦。

微风是甜的,空气中还保留着夏日到来前的那份清冷。

泥土的芬芳在一场雨后,才会弥漫开来。

在云南,感受春天的方式,如果只有踏春赏春是绝对不过瘾的。

把整个春天,端上餐桌,一口一口吃下去,才是这儿够‘野’的传承。

拥有奇特喀斯特地貌、大峡谷、红土地的云南,天然自带某种斑斓的野性美。

△ 图by 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厅

△ 图by 纪录片《最美不过菜市场》

春天,少数民族女孩们,会背上小背篓,腰间系着渔网,手上挽着镰刀,淹没在田野丛林间。

花上好几个小时,从野菜到野果,满载而归。

△ 图by 小红书@吃喝行摄的番茄

难怪有人说,在云南没挖过野菜,没找过山货的都不足以谈童年。

阿离小时候,就常常去离家不远的小山沟里,薅菜。

她说这片野‘菜地’就是一片宝藏,各个长势喜人。

其中酸茼杆最多,还有她最爱的水芹,蕨菜……以及一堆叫不上名字的,奇怪的东西。

采一篮子酸茼杆,回家用腊肉炒一盘,她形容“神仙也不换”。

吃不完的,拿去集市上,找个空地儿,把野菜摊开来。

一场大型的云南春天比“野”,比“奇”,比“怪”大赛就开始了。

△ 图by 小红书@有young版纳

不管是堪称5A级景区的昆明篆新农贸市场,还是大理古镇菜场,抑或是普遍的乡镇集市。

白菜、莴苣、土豆、番茄、萝卜……不论多大多新鲜,几乎毫无存在感。

人气最旺的明星,当属“野菜摊”。

△ 图by 小红书@吃喝行摄的番茄

摊贩1号,以花为主打:“核桃花、棠梨花、茉莉花、金雀花、臭菜……都是好野菜,刚摘的,新鲜着”。

摊贩2号,叫卖的菜和花,种类要更多一些,诸如“龙爪菜、紫椿、苦刺花……”

走廊两侧,垒码得整整齐齐。

有长得像草绿色麻绳的海菜,屁股上还带有四瓣白色小花;

有被称为植物界海参的四棱豆,四条锯齿状的棱缘,是它的标志;

还有酸木瓜,绿色酸,黄色香。

阿离说,云南名菜里的木瓜鸡和木瓜鱼,可都离不开它。

△ 图by 公号:“滇西小哥”

韭菜根、沙松尖、樱桃萝卜、芦蒿、紫色土豆、头发菜、青蛙皮……

一个摊子摆出来的野菜野花,就达到十几种。

△ 图by 小红书@有young版纳

我们最常见的茄子,到了云南,也得“野”一下。

十几种野茄子,足以让人眼花缭乱。

还有苦刺花,棠梨花,蒲公英,枸杞尖,皂角尖,花椒尖,山地小洋芋、藠头等等。

△ 图by 小红书@有young版纳

别说外地人,就连本地人有时都会恍惚一下。

穿梭在云南的菜场,除了一次性体验植物王国、菌子王国、昆虫王国、野菜王国的绚烂夺目。

还有云南人在生活与生活之间,那一种炙热地精气神儿。

按兜卖、论把卖,只要你看上了,想怎么买就怎么买。

随性,敞亮。

△猜猜这是什么?图by 小红书@吃喝行摄的番茄

在云南,奉行着一道简单的法则:

“绿色的都是菜,会动的就是肉”。

以及还有另外一种说法:云南十九怪,开着宝马吃野菜。

是啊。

在云南人眼中,没有不能吃的,只有你还没发现,或者还没想好怎么做的。

△ 图by 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厅

02

野菜,到底怎么吃?

云南物产丰富。

就连他们自己也会如此侃大山:“我们啊头顶香蕉,脚踩菠萝,摔一跤爬起来都抓起把花生”。

根据统计, 在国内可以食用的植物有近2000种,而在云南已经确定能吃的野生蔬菜种类就达到了400多种。

足足占据了全国可食用植物资源的五分之一,还多。

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给予了云南人丰厚的选择。

所以寻常瓜果蔬菜到了这里,尽管个个肥美饱满,品相一流。

但,还是就……不咋入眼。

从云南人拿生命吃菌子,拿虫子当家常便饭……便可见一斑。

△ 图/ 美食纪录片《奇食记》

地道的云南滋味儿,如同云南风情,不讲“精”,不讲“细”。

而是多变、丰富,以及原汁原味。

和26个民族的服饰一般,令人应接不暇。

△ 云南香格里拉

到了在野菜这件事儿上,云南境内的地域差异,同样呈现出多元化。

住在河谷、平坝的百越系,南部低矮丘陵的百濮系,游耕采集的傈僳族,每个民族都擅长采集。

什么嫩芽尖、嫩苗、块根、块茎、嫩果......以及什么时候吃,怎么吃。

全都信手拈来。

水性杨花

是的,没错。

就叫水性杨花,也叫水心杨花菜,属于白族特有。

如果你能够在菜场见到一捆一捆的水性杨花菜,那就算走大运了。

因为生长环境严苛,它的产量不太稳定。

龙葵

没有几个人知道龙葵是什么。

但你一定在路边那些从来叫不出名字的野草里,有过一面之缘。

全国大部分地区,都把龙葵当杂草。

只有云南人爱,叫它苦凉菜。

路边、野地,到处都有,随时薅,随时吃。

他们一般用来入汤。

一道龙葵菜汤,看似不过一碗绿油油的寡水,但口感却有点奇特。

鲜美中带点儿苦。

对了,自己煮这道汤的时候,要检查一下茎叶,不能带有绿色果子,否则吃了会有中毒症状。

水香菜

云南人的宠儿,水香菜。

学名水香薷,唇形科香薷属草本植物。

常见海拔1200—2800米的河边、林下、路旁阴湿地,沟谷中或水中。

它并非春季限定,一年四季都可以采摘。

煮、炒、凉拌,皆可。

染饭花

学名密蒙花。

它的生长范围更广,基本在海拔200-2 800米向阳山坡、河边、村旁的灌木丛中或林缘,都能看见。

甚至于,石灰岩山地,染饭花,也能有一席之地。

△ 图by 昆明优生活

我们都知道,云南的餐桌上,常常运用各种植物,营造五彩斑斓的盛宴。

而染饭花就是其中一种。

不但能入菜,还能煮饭。

用煮过染饭花的水滤净后,蒸煮糯米,黄灿灿的米饭透着浓郁的花香。

蕨菜/水蕨菜

△ 图by 小红书@有young版纳

陆游为它写过诗:“箭茁脆甘欺雪菌,蕨芽珍嫩压春蔬。”

一句“压春蔬”,让蕨菜坐实了“山菜之王”的地位。

它是云南人春天,最为常见的野菜之一。

做法多,凉拌、炒肉、或者直接炒豆豉,想怎么吃,都好吃。

蒲公英

蒲公英,也能吃?是的。

在春天的野菜界,蒲公英是没什么存在感。

△ 图by 昆明优生活

但它以药用的实用价值,让人无法完全忽视。

有种说法称它为:“药食皇后”。

喝茶、做汤、凉拌,越简单的食用,越不凡。

臭菜

臭菜,没有“臭名远扬”之名,反而是西双版纳等地,最具有特色的一种野生蔬菜。

就连隔壁的老挝、泰国、缅甸,也都对它青睐有加。

△ 图by 小红书@有young版纳

傣族的餐馆里,有一道必点名菜,就是臭菜煎蛋。

将新鲜臭菜嫩尖洗净,和鸡蛋汁、盐一起拌匀,倒入油锅煎成饼状。

别看做法简单,但臭菜可是一般招待贵客用的。

刺脑包

大大的个头,近看像野笋,远看像椿芽。

但老板会一个字一个字的告诉你,它叫:刺~脑~包。

△ 左边刺脑包 图by 小红书@吃喝行摄的番茄

听过一次,大概就会记住了。

来自于刺脑包树的嫩芽。

不仅长得像野菜界的王者椿芽,更是王者之上的王者。

差不多100元/两的刺脑包,真切诠释了,比肉还好吃的“草”,有多难得。

鱼眼菜

咋一看,长得像没开完的菊花。

巧了,它就属于菊科。

△ 图by 昆明优生活

是一种常见于小溪边、路边,和小山坡的野菜。

煮鸡蛋汤,最好了。

茶叶菜

它可不是茶叶,而是一种树木的树叶尖。

因为煮过后,模样像泡开了的茶叶,味道也类似,所以得名茶叶菜。

一般和酸竹笋,鱼入菜,是云南当地的特色食谱。

——

在云南,比东西不能吃概率更高的是,吃出事儿。

吃到诊所,舞大刀,常见于食菌季。

但不可乱食的规则,同样适用于野菜季。

路边随便扯了就吃的野菜,

也有可能看见“五彩小人跳舞”。

所以,这几点要记得。

不认识的,先查一查;

生长环境不好的,要忍痛割爱,放弃它;

还有吃之前,好好洗洗;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