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哥冒死探险“亚洲最恐怖酒店”后 最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旅游

小哥冒死探险“亚洲最恐怖酒店”后 最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血迹斑驳的墙面、废旧发霉的停车场、来回跳跃的电梯楼层……

这些场景乍一看,让人以为是什么恐怖片开头。

但其实,这是马来西亚云顶高原一家酒店的真实模样。

这就是被坊间称为“亚洲最恐怖的酒店”的"彩云阁Amber Court"。

据说,通往云顶高原的公路上,有个不成文的规定:

千万不要中途下车,否则就会遭来厄运。

一位常年跑云顶高原的司机说,在某天晚上10点多的时候,他看到似乎有人过马路。

当他正想停下来的时候,却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

但他看向倒后镜,却没有看到任何人或者被撞到的物体。

酒店还成为了恐怖电影《怨灵2》的取景地。

诡异的是,导演李勇昌在拍完电影以后身体开始变得十分虚弱,甚至到了骨瘦如柴的地步……

回忆起在彩云阁拍摄电影时的情景,李勇昌至今还心有余悸。

酒店里的的商户也透露说,在房间的时候经常能传来若即若离的婴儿啼哭声。

但是这里,并没有小孩或是带小孩的住客。

数年来,彩云阁身上诸多诡异的传闻,都吸引着无数灵异爱好者前来探险。

爱好探险的小伙保罗,也决定驾车去会会这个号称“亚洲最恐怖的酒店”。

在订房软件上看,酒店的硬件设施并没有什么问题,甚至还有些老牌轻奢风。

可一看评价,却都是“不想再入住、毛骨悚然”这样的评论。

才刚刚上路,保罗就被曲折的山路和缭绕的山雾搞崩了心态。

一路上,总有贸然出现的报废汽车……

不知道开了多久,在指示牌的指引下,保罗终于见到了“彩云阁”的真面目。

这破败腐朽的外墙和这原生态的工业风,着实让他背后一凉。

不知道的,还以为闯入了哪个废弃工厂。

转进停车场后,泛黄的地面,发霉的墙体就现于眼前。

诺大的停车场,见不到几辆车在此停泊。

唯一看到的几辆,也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留下来的古董,不是缺轮胎就是缺方向盘。

外漆已经锈迹斑斑,内里更是满目疮痍,早已是一堆废铁。

在废旧的停车场转了半天,保罗也找不到通往酒店的大门……

爬上脱落的楼梯扶手,穿过一道铁栅栏后,他来到一个有点人气的地方。

这里晾着一些污迹斑斑的衣物,目测应该是装修工人遗留下来的。

转了半天,保罗终于看到了电梯的标识,找到了酒店入口。

但奇怪的是,电梯的按键已然失灵,但楼层却在不停地变化。

等了许久也没等来电梯,他只好忍着恐惧走了旁边阴暗的楼梯。

好在走上4楼以后,终于见到了大楼的保安。

要到酒店前台,还需要穿过4楼的一条商业街。

这条街上,小超市、洗衣机店、服装店应有尽有,活脱脱的云顶高原版“重庆大厦”。

闲逛一圈后,保罗来到了酒店前台,却空无一人。

等了半晌后,姗姗来迟的工作人员终于现身。

前台说,因为疫情的原因,目前入住率不高。

但每逢节假日的时候,客房也都是爆满的。

到了入住的楼层,终于有了一点酒店该有的样子。

至少地面和墙壁都是干净的。

一进门,内里的装潢和陈设也都算对得起200人民币一晚的价格。

酒店里面还自带厨房,厕所也保持得还算整洁清爽。

只是这阳台外面的浓雾和冷风,还是让人背后一凉。

转眼间,云顶高原就由日入夜了。

保罗想先在这里住一晚,再做打算。

第二天清晨,一觉醒来的保罗开始回忆起昨天那个令人不安的夜晚。

他说,晚上的云顶高原非常冷,屋里又没有暖气,他被冻醒了好几次。

阳台的窗户也好像一直在被什么东西敲打着。

总之,他昨晚就是完全没睡好。

百无聊赖的保罗决定下楼逛一逛,顺便采访一下在这里的住客,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会选择这家让人浑身不自在的酒店。

在楼下,他碰到了在这里住了一年半的租客马利克。

马利克一听闻保罗是要来探险的,二话不说要带他去最恐怖的13楼看看。

这个位于彩云阁13层的房间号称酒店内阴气最重的地方。

根据新闻报道,曾经有一家七口为了避债在房间里自尽。

父母先烧炭送走孩子,夫妻俩随后再从露台跳下。

涉事后的房门被木条拦腰封住

2017年,李勇昌在执导《怨灵2》时为了让电影更具噱头,决定冒险在13楼的这间“凶宅”取景拍摄。

据说在导演组第一次进入房间时,导演的脖子、副导演的手指头,都离奇地开始流血。

制片人明秋成向朋友透露,这是他从业至今拍恐怖片以来第一次遭遇“灵异事件”:

“我第一次在片场感受到什么叫身临其境的害怕”。

导演李勇昌甚至对外宣称,这是他拍的最后一部恐怖电影。

现在,这个涉案的“凶宅”早已被重重封锁,门口还贴上了辟邪的符文。

每到夜晚时分,没人敢再踏足第13层。

类似的恐怖事件,在彩云阁不是第一次发生。

一个无人居住的房间,却在某天突然变得血迹斑斑,查不出原因。

还有一名女子在酒店22楼了结生命后,尸体却神秘地消失了,之后再也没有找到。

从此,22楼有个房间的大门,也被大木板死死钉住,再也没人进去过。

参观完诡异的13楼后,马利克接着又带保罗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进门,保罗第一次感受到了酒店的“人气”。

说这里是整个酒店“阳气”最旺的地方都不为过,一间客房里面住了6个大男人。

原来马利克今年35岁,来自印度,目前在吉隆坡以开出租车为生。

他和其他5个同事一起花每月300欧元(约人民币2100元)租下了这间客房。

算下来,平均每人的月租金只要50欧元(约人民币350元)。

除了租金便宜,最重要的原因是大家听说了采云阁的“各种故事”后,都不敢一个人住。

马利克走出阳台望向对面几所崭新的酒店,向保罗道出了酒店的往事。

云顶高原有着马来西亚唯一合法的赌场。

所以这里也有着一众豪华酒店和各种娱乐设施。

彩云阁酒店始建于1995年,建成初始是云顶高原最豪华的酒店之一,有着雪白高雅的外墙。

因此彩云阁也一直吸引着来自全亚洲乃至世界各地的观光客入住……

但在97亚洲金融风暴后,由于彩云阁老板经营不善,酒店缺乏基本的维护,酒店也变得越来越破败不堪。

彩云阁本身处在高原,气候潮湿,酒店的外墙因为常年的腐蚀长满了红色的苔藓。

赌场失意的客人因为无力偿还欠债,只能将车子抵押。

很多人再也没有回来过,汽车也因此被永久遗弃在这里。

马利克说,这里阴森的氛围还是让他们时不时地感到害怕。

现在他们除了在酒店打扑克牌,晚上根本不敢出门。

尽管这里租金便宜,但马利克一行人也打算在不久后,换一家酒店住。

转眼又到了夜晚,云顶高原气温骤降,彩云阁又逐渐隐藏在了黑夜的浓雾之中。

它身上的都市怪谈,让这家酒店继续吸引着一批又一批的有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