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墨西哥到南极 罕见的海洋世界竟然隐藏着这些故事
旅游

从墨西哥到南极 罕见的海洋世界竟然隐藏着这些故事

陆地上的我们依靠海洋获取食物,但对大多数的人来说,海洋却是一个罕见的“世界”。

海洋的印象往往让人们联想起历史而非当下现实,幸运的是,摄影师们从墨西哥的珊瑚礁到与世隔绝的南极洲,将生活在海上的无数种方式记录了下来。

通过在海洋世界工作的人所拍摄的照片,展现当今海上生活的快照,并将孤立和友情、科学和生存、气候变化和保护、海上甘苦与共的生活,呈现在眼前。跟着摄影师的镜头,与我们一同来一场“海上漂流记”!

01

摄影师科里·阿诺德(Corey Arnold)通过镜头展示了在极端条件下阿拉斯加渔民的生活,冰冷的海水与海员之间的友情形成了鲜明对比。

科里·阿诺德的父亲喜欢钓鱼,他正是一手拿着钓鱼竿,一手把科里抚养成人的。

阿诺德通过摄影过上了体面的生活,但是他还不想离开渔船,因为他深深着迷于这种生活方式。他的身体已经习惯了重体力劳动,喜欢海洋带来的自由感,而性格也在屡次被推到崩溃边缘之后变得更坚强。

拍摄时最大的“敌人”是寒冷和海水,这些濒临死亡的危急情节,让日后的故事耐人寻味。

02

上大学时,正在接受培训的海洋生物学家奥克塔维奥·阿伯托(Octavio Aburto)开始使用相机作为工具,就像其他科学家在实验室里使用显微镜一样。他向母亲展示照片,以解释他在大学里学习的内容,如果母亲能通过照片理解他的作品,任何人都可以。“如果公众,尤其是决策者了解我们产生的科学成果,他们就会因为启发而做出改变,”现任加利福尼亚湾海洋项目主任、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科学家的阿伯托说,“一旦他们意识到保护和了解海洋生态系统的重要性以及海洋生态系统的美丽程度,摄影是一种很好的方式来说服他们或改变他们的观点。”过去的 10 年里,阿伯托记录了一个如此美丽的地方——墨西哥的加利福尼亚湾,这是一个海洋生物多样性的国际热点。阿伯托在水下工作,拍摄栖息地被破坏的照片,通过它们展示一个地区因过度捕捞和海洋变暖时的情况。

几十年来,为了让世界了解海洋生物的保护,探索海洋未遭破坏的净土,美国摄影师奥克塔维奥·阿伯托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奇妙的海底世界。

03

2021年年末,彼得·伊恩·坎贝尔(PeterIain Campbell)获得了理查德·考沃德摄影奖,这是年度苏格兰肖像奖的附属奖项之一。“海港背景,以及所有风化的标记和线条,似乎都充满了活力。”他谈到这张照片时说。坎贝尔还在开展一个基于北海钻井平台的项目,甚至在钻机上找到了份工作,他说:“我意识到这将是制作有关该主题的长期纪录片摄影项目的唯一途径。”

二副所罗门(Solomon)长年生活在由直升机甲板、上甲板、中甲板、下甲板组成的钻井平台上。上中下三个甲板每层各约 3000 余平方米,总面积加起来比足球场还大。

2014年开始,坎贝尔花了数年时间追逐过去工业的幽灵,对英国仅存的重工业之一产生了兴趣,即石油和天然气工业。更具体地说,他被吸引到工业与自然碰撞的文化景观——北海海上石油和天然气设施的不协调存在。

2014 年夏天以来,来自英国格拉斯哥的摄影师彼得·伊恩·坎贝尔花费两年时间在北海苏格兰地区作业的剩余石油和天然气平台和钻井平台上拍摄。

2014年至2016年间,坎贝尔在北海中部的钻井平台工作并拍摄。2016年9月,石油价格跌至 11 年来的最低点,石油公司、供应商和承包商开始精简业务,北海作业的钻井平台数量暴跌至27座,这是自1982年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数字。早在1975年就开始投入使的油田已经开始成熟或变得过于昂贵,这促使石油公司考虑退役装置。这个摄影项目仍在进行中,坎贝尔继续索着北海石油和天然气行业不断变化的性质,记录北海苏格兰地区作业的剩余石油和天然气平台和钻井平台同时,坎贝尔还捕捉到了在这些船上工作数周的人的面孔,他们面对的挑战都是一样的。

由于平台昼夜不间断运转,实行12小时工作制。生活区可以容纳100人,办公室、餐厅、洗衣房、健身房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算得上一个“微型社区”。

04

海上的生活让摄影师们无法忽视气候变化带来的威胁,珍妮弗·阿德勒(Jennifer Adler)是一位摄影师和水下摄影记者 , 她的工作以科学背景为基础,用图像来传达科学。阿德勒从小就想成为一名科学家,在海边长大的她尝试过航行、浮潜、游泳,最终得到了研究海洋的工作,而科学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完美途径。

在墨西哥水域发现了一些仅存的麋鹿角珊瑚(Acropora palmata)种群的健康种群。这些珊瑚让人想起大海中的红杉,以精致的分枝臂高耸于海底。

她受到了西尔维娅 · 厄尔(Sylvia Earl)和简·卢布琴科(Jane Lubchenco)的启发,在水下拍摄时,意识到这些生态系统正在发生多大的变化,她开始记录这些变化,并深入到含水层的石灰岩洞穴中,这是一个很少有人能抵达的地方。

在佛罗里达州,科学家在每个地点放置遗传上不同的菌落,以增加交叉受精和成功招募幼虫的可能性。

在 2018 年,阿德勒记录了在法属波利尼西亚研究隐底礁鱼(Cryptobenthic Reef)的科学家们,其中包括海洋生态学家乔丹·凯西博士。

乔丹·凯西博士(Dr. Jordan Casey)手持长矛,在大溪地环礁周围水域自由潜水数小时。她和她的小组会带某些鱼类回到实验室进行解剖,窥视它们的胃,看看它们吃什么,有助于更好地了解复杂的海洋食物网。

05

塞扎加 · 布里埃尔(Cezar Gabriel)的父亲是一名水手,这意味着在他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父亲都是缺席的。海上生活令他着迷,一想到父亲从一个异国港口航行到另一个港口,就比阅读任何小说都更能激发布里埃尔的想象力。

长大后,布里埃尔才知道父亲的工作不只是打海盗和挖掘宝藏。罗马尼亚工程师兼摄影师布里埃尔正试图将同样的理解带给更广泛的观众,他在网络上与油轮上的同事分享日常生活的照片和感想,让更多人了解水手如何处理工作中的身体和情感。拍摄前,布里埃尔没有提前计划任何事情,大多数照片都反映了团队每天的工作,并尝试尽可能多地捕捉船上生活的不同方面,跨越不同的部门——从甲板到厨房。过去 20年里,布里埃尔没去过的地方只有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太平洋沿岸,所经过的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是南美洲的麦哲伦海峡。

工程师兼摄影师塞扎加·布里埃尔在海上工作了20多年,生活在偏远的油轮上。他开始拍摄船上的生活照片,以提高人们对海员所面临的身心挑战的认识。

06

来自波兰的米哈乌·克日什托福维奇(Michał Krzysztofowicz)的作品捕捉到了地球上最偏远的工作场所之一——英国哈雷六号南极科考站。

除了摄影师的身份,米哈乌·克日什托福维奇还是数据工程师,负责对收集来的各种数据进行科学的技术分析,经常顶着 -35℃的低温彻夜观察工作。

远离人群,漂浮在遥远海上,海洋的世界远比我们想象得更丰富。愿你也能尽早踏上这片充满未知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