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营翻车的日子,当初有多狼狈,现在就有多怀念
旅游

露营翻车的日子,当初有多狼狈,现在就有多怀念

最近因为疫情一直没有出门,在网上陆续刷到公园关闭的通知,才突然回想起自己上一次外出露营,竟然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

说起来有点羞愧,身为一个美食编辑,饱妹今年才完成了自己的露营初体验,也正是因为这次的体验,我才顿悟到露营是一项多么具有迷惑性的活动。

那些网上的照片有多好看,背后就有多狼狈。

01

事情还要从我朋友问我如何在户外做咖啡说起。

身为福桃编辑部的咖啡研究专员,我仿佛是在给病人问诊一般,从她是爱喝清咖还是奶咖,到她有什么器具、怎么烧热水问了个遍,差点把她聊劝退了。

最后她幡然醒悟,把我整个人带过去不就解决了吗?

▲汝闻,人言否?

于是我就这么被拐去露营了。

其实我对露营还是蛮有憧憬的,大家坐在帐篷底下吃吃零食,喝喝咖啡,看看风景,悠哉地度过一天,听上去就比我在家刷剧打游戏要充实和健康,但没想到这只是我幻灭的开始。

天真如我,以为露营不过就是郊外版的野餐,只要带上帐篷、野餐布、零食饮料就没了,看起来惬意又轻松。

© 图虫创意

但实际上,哪怕是日归露营也要准备相当多的东西,比如帐篷、桌椅、卡式炉、烧水壶、收纳袋、垃圾袋、纯净水、刀具……上不封顶,比起郊外野餐,更像是野生厨房。

还好我只是个外援,否则要我从头开始准备,钱包就比我先撑不住了。(小声)

所以当我们为了第二天能吃上一顿大餐,一个洗生蚝另一个做水果茶忙活到凌晨两点的时候,我还安慰自己说,大丈夫,这也是露营乐趣的一部分!

因为睡太晚,第二天起床困难多睡了半小时,一睁眼就开始着急忙慌地收拾行李,挤进后备箱就出门了。看来理想中井井有条万无一失的出门,在新手村是不存在的。

快到露营地的时候,视野里都是蓝天白云,高山小溪,心情都变得异常愉悦,想赶紧去和大自然贴贴。

然而等真正到了露营地段,才发现你面临的可能是人生中最为接近难民营的场景:帐篷与帐篷之间的距离比你和同事的工位挨得还近,一眼望去全是帐篷顶和人头。

© 《蜡笔小新》

来都来了,下了车一行人就开始搬东西搭帐篷。在经历了给充气床垫打气打到怀疑人生,帐篷差点被风刮走等困难,终于坐到椅子上之后,我感觉我一天的体力已经交代在这了。

© 《摇曳露营》

然而,当我们开始做饭的时候,我发现这一天的试炼才刚刚开始。

02

如果在家做饭的难度是简单,在家给一群人做饭的难度是普通,那么在野外给一群人做饭的难度简直就是地狱级别。

难就难在即便你做了很多准备,但真正做起来依然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故发生。最常见的就是突然想起来自己有东西没带,比如我们就是开始烤茄子了才发现没带刀。

© 《摇曳露营》

再具体说说我们准备的烧烤,去之前大家都表示自己能烤一手,一把羊肉串配上孜然盐辣椒面,每个人都是精神买买提。然而等到真开始做,先是碳火点不起来,还掌握不好火候,烤串10分钟吃完10秒钟,都不够塞牙缝。

▲每次烤完只能分到一两根

还记得我们头天洗到凌晨的海鲜吗?本来打算第二天美美地吃蒜蓉扇贝蒜蓉生蚝烤皮皮虾烤鱿鱼……结果因为没有冷柜在车里放了一上午,烤完一点都不新鲜,根本没人吃 :)

而且在我观察了前后几户人家的料理后,我发现在户外想吃得让大家都满意真的很难。

隔壁的一对情侣吃的是火锅,看起来有酒有肉有菜,但根据在现实中吃火锅的定律,超过四个人吃火锅基本就要靠抢,想象一下露营的时候围着一个小卡式炉涮火锅,两人以上就注定吃不饱了。

▲一人一筷子就见底了吧

© 《摇曳露营》

可能有人会说,那我直接带外卖过去或者简单煮个泡面就得了呗?这总不能翻车吧?

是,确实不会翻车,但大概率的情况是,吃的时候闻见邻居的烤肉味,馋了。

对于那些只想简单吃点零食蛋糕的朋友,我也从同事那里收到了一些血泪教训。

这是她的朋友圈:

这是她当天的实际情况:

前面两条我觉得还ok,但是这个飞盘想了想要是不小心打到身上,也是挺吓人的。

© 《摇曳露营》

除了做饭,露营总想绕过现成的饮料搞点特调,也是翻车的原因之一。

比如我朋友忙活了一晚美美地泡了一桶水果茶,甚至排除万难把那个又重又占地的玻璃茶缸运到了营地,结果还没喝几口开关就被水果堵住了,怎么运来的又怎么运了回去,回家拿汤勺舀着喝了。

再比如想在露营的时候喝咖啡的,即便是老实如我只带了摩卡壶,也在烤架上煎熬了半小时才萃出一壶。

还有更为讲究的网友,手冲滤杯、磨豆机、电子秤、分享壶、咖啡豆、注水壶,满满当当摆一排,然而叮铃当啷一顿操作下来,最后发现还不如买挂耳实在。

总体来说,露营做饭最大的难点其实是太不可控。去的时候以为东西该吃吃该喝喝,回家路上一身轻,实际上要不就是不够吃,要不就是根本没吃完,带多少去剩多少回来。

等到你终于回到家发完朋友圈,整个人就陷入了一种空虚——明明是为了好好休息享受生活,最后搞得比上班还累,只想躺平。

于是我不禁在想,为什么露营这么累,还有这么多人喜欢呢?

03

其实,精致露营已经流行了好一阵,但从来没有哪个春天像今年这样,恨不得全北京的人都跑出来露营。

想想也很好理解,熬过了五一的夺命调休,转眼就被疫情锁在了屋内,吃不了堂食,旅不了游,连跨区出行都要面临弹窗的风险,于是露营就成为北京人最渴望接近大自然的方式。

甚至可以放低要求,之前追求的露营都是驱车到地广人稀的郊外,现在只要能支个桌子,就有坐在旁边野餐喝茶的人,连平时无人问津的亮马河都成了塞纳河分河。

结果当天夜里就被封了。

也是被关在家之后,我才意识到之前的露营是多么遥不可及,并且也在自由被限制后才理解了这种根本不像露营的露营到底有何意义。

虽然一天下来最终也是翻车躺平瞎忙活一场,但谁又想就这么白白错过春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