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聿铭为它打造地标 这个首富之国还是建筑王国
旅游

贝聿铭为它打造地标 这个首富之国还是建筑王国

这个中东国家

品味太好了吧

距离2022卡塔尔世界杯揭幕仅有六个月,MISS已经开始期待了,梅西、C罗的最后一届世界杯,谁将捧起大力神杯。

但让MISS更加期待的是,这场体育赛事堪称艺术文化的盛宴。当地政府斥资100亿美元,请来扎哈、Foster+Partners等国际大师建造八个体育场。

自从申办世界杯成功后,多家顶奢品牌纷纷落址卡塔尔,MISS将在后续详聊。

同时,在城市的艺术发展上也多有建树,落成了不少值得打卡的博物馆。

不论是打卡酒店,还是博物馆,卡塔尔都值得去。

01

贝聿铭封笔之作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

贝聿铭在91岁高龄落成了封笔之作——多哈伊斯兰艺术博物馆,他曾说此项目是从事过最困难的工作之一。

为了体现伊斯兰建筑的特点,他曾去叙利亚、埃及和突尼斯采风。直到看到开罗的伊本•图伦清真寺,才找到了心中伊斯兰建筑的精髓。

由于担心周围建筑密集,贝聿铭向卡塔尔王储提议为博物馆建单独建一座小岛。

建筑外观用白色的石灰石堆叠而成,三面环水,水中倒映着建筑外观,在光影的作用下与自然融合。

贝聿铭主张让光线来作设计,馆内落地玻璃将光线引入,整个空间充满活力。

博物馆由公主玛雅莎管理,她每年斥资高达10亿美元购入艺术品。不仅收藏全球伊斯兰艺术品,还有来自印度、西班牙等国的珠宝、陶器、纺织品等等,成为全球馆藏最丰富的博物馆之一。

02

沙漠玫瑰

卡塔尔国家博物馆

卡塔尔国家博物馆曾经是Sheikh Abdullah bin Jassim Al Thani的宫殿和政府所在地,让·努维尔在旁边打造全新国家博物馆。

建筑师曾设想凿地几尺建一座地下博物馆,遭到卡塔尔王室的否定。王室希望建造一栋让人为之惊叹,代表卡塔尔的建筑,于是,他脑洞大开将博物馆变成一朵沙漠玫瑰。

以“沙漠玫瑰”为原型面对了巨大的挑战,采用超前的技术,曲面圆盘纵横交错叠加,内部环环相扣形成不规则的墙面。

博物馆耗时12年落成,有人评价它过于奢侈和虚表。但,如今提到卡塔尔,都会联想到这朵在沙漠中绽放的玫瑰,打破了大家的质疑。

03

考古挖掘现场

卡塔尔国家图书馆

这是一座空间一体化的图书馆,不分楼层,无立柱的走廊串联各个区域,由OMA操刀打造。

同时,走廊还是聚集交流中心,容纳了媒体室和学习室、阅读桌、展览空间、圆形会议桌以及大型多功能礼堂。

图书馆最大亮点是被设计为考古挖掘现场的遗产图书馆,在深达6米的橱窗内,展示着阿拉伯半岛的书籍、手稿和照片。

04

还原老城生活

姆什莱布博物馆

姆什莱布博物馆位于多哈市中心老城区,由四座多哈古建筑组成。分别是Bin Jelmood House、Company House、Mohammed Bin Jaslin House和Radwani House。

Mohammed Bin Jaslin House由谢赫·穆罕默德·本·贾西姆·阿勒萨尼建造,他是现代卡塔尔之父的儿子。

这里还原了姆什莱布的前世今生,不仅能欣赏建筑遗产,还能领略从古至今当地人生活变化。

此外,Company House是我最喜欢的一栋。尤其是午后阳光透过镂空穹顶倾洒而下,墙面和地面形成光斑,灵动极了。

这里曾是卡塔尔第一家石油公司的总部,展出了当地开发油田先驱及家人的故事。

05

私人玩具库

酋长博物馆

这是一间私人博物馆,拥有者谢赫·费萨尔·本·卡西姆·阿勒萨尼在中东商界颇有影响力,也是文化界的先驱。

酋长博物馆位于多哈附近的Al Samriya农场,建在萨姆里亚的一座历史堡垒之上,由三座建筑组成。

这里被称为“酋长的私人玩具库”,收藏超过了15,000件收藏品。酋长热衷去全球各地收集展品,馆内收藏了一套来自叙利亚的房子,是酋长旅游时买下的。房子逐个拆解编号后,用整架飞机运回卡塔尔,再重新组装放入博物馆。

06

大师联手

八座世界杯球场落成

今年2月,卡塔尔世界杯八座球场落成。不仅有国际大师扎哈、Foster + Partners,还有卡塔尔本土设计师易卜拉欣·贾达赫等人参与建造。值得一提的是,中国铁建国际集团为体育场建造提供技术支持。

为了避免夏季高温,卡塔尔将世界杯时间推迟至冬季。并且,每座球场都史无前例的安装空调,保证平均气温24℃。

沃克拉体育场

2013年,扎哈开始构思沃克拉体育场(Al Wakrah Stadium),因位于多哈南部居民区,她以当地文化历史:珍珠潜采、捕鱼和传统单桅帆船为灵感。

遗憾的是,2016年扎哈病逝,并未见证体育场落成。最终,由帕特里克·舒马赫完成剩余的工作。

卢塞尔体育场

卢塞尔体育场是八座体育场最大的一个,可容纳8万人,将举办世界杯揭幕赛和决赛,由Foster + Partners设计。

体育场外立面采用阿拉伯文化图案,建造难度极大。中国铁建国际集团承建,完成了世界上同类型索网体系中跨度最大、悬挑距离最大的索网屋面单体建筑。

974体育场

Fenwick Iribarren Architects操刀两座体育场,分别是教育城体育场和974体育场。

其中,974体育场成为首座可完全拆卸的体育场。建筑使用各种颜色的模块堆叠而成,比赛结束后,模块可完全拆除用于建造经济适用房。

阿图玛玛体球场

本土设计师也不甘示弱,让体育场变成展现阿拉伯文化最佳载体。

阿图玛玛球场外形酷似阿拉伯男人戴的编织帽,名为加菲亚帽。设计师易卜拉欣-贾达赫利用菱形外立面,将中东传统服饰展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