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都歌舞秀解散,巴黎夜晚最亮的那颗星,终究陨落了
旅游

丽都歌舞秀解散,巴黎夜晚最亮的那颗星,终究陨落了

一个时代的落幕

每个去巴黎旅游的人,一定都会去丽都看一场歌舞秀。

它与红磨坊、疯马秀齐名,并称为巴黎夜总会三大秀。法国人有这样一句话:“白天的巴黎在埃菲尔铁塔,夜晚的巴黎在丽都。”可以说,丽都就是浮华如梦的巴黎夜生活代名词。

春风沉醉的晚上,穿着盛装华服步入舞厅,台下是觥筹交错的香槟晚宴,台上是身姿曼妙的长腿女郎彻夜笙歌。

晃动的烛光,摇曳的裙摆,夸张的粉色鸵鸟羽毛……香艳奢靡的氛围,让人短暂忘记现实,回到盖茨比年代的纸醉金迷。

丽都夜总会坐落于繁华的香榭丽舍大街,拥有70多年历史。撒切尔夫人、戴安娜王妃、奥黛丽·赫本等政要名流,都曾是它的座上客。

巅峰时期的丽都,每年接待50万名观众,光是香槟的消耗就超过了30万瓶。

可惜,这样的传奇地标也没能抵挡住疫情的冲击。

上周,它的新东家雅高集团突然宣布,解雇丽都的大部分员工,歌舞秀也将随之彻底终结。

我们又见证了一个时代的落幕。

01

舞蹈天团全体被裁

未来不会再有歌舞秀

去年12月,丽都被法国酒店巨头雅高集团收购。如今,收购完成后的第一步计划就是大规模裁员。

原有的184个岗位被裁减了157个,只保留技术和行政人员。丽都的永久演出团队——举世闻名的“蓝铃女孩”也被解散。

“蓝铃女孩”堪称“巴黎最美女子天团”,是传奇舞者玛格丽特·凯莉于1947年建立的舞蹈团。

成为蓝铃女孩有着严苛的标准,不仅要身高超过175cm,腿长,身材匀称,还要有扎实的舞蹈功底,可以挑战各种高难度动作。最新一代蓝铃女孩更是经过了500多场欧洲及美洲地区的面试才被选拔出来的。

自舞团成立以来,她们将丽都秀的水准推向了巅峰,也代表了丽都最亮眼的一张名片。《福布斯》曾评价她们是“世界上最美丽、最有才华的舞者”。

现在,这些曾经风光无限的一流舞者居然走到了集体失业的境地,令人唏嘘不已。

不过,董事会承诺,直到2023年春季之前,都还会继续支付员工工资,尽量减少他们的损失。

虽然丽都的场馆没有被拆除,但管理层决定走一条“新艺术路线”,将这里改造成音乐剧院,转型做音乐剧。至于歌舞秀,从此将不复存在了。

这一消息刺痛了很多人的心。

红磨坊总监、丽都创始人的孙子Jean-Jacques Clérico说:“巴黎夜生活的一颗明珠正在消失。”

著名编舞兼舞者Bruno Vandelli在社交平台上发文感叹,“丽都结束了!告别这座巴黎的地标真是太遗憾、太可惜了。这里所有的舞者和工作人员照亮了巴黎之夜……这是一个悲伤的消息。”

许多法国人甚至因为丽都退出历史舞台而感到绝望。

“丽都代表了法国在世界上的形象。它的消失,或许也意味着巴黎文化的衰败。”

02

巴黎的顶流

曾试图自救

人们之所以对丽都颇有感情,是因为它见证了一个最繁华的时代。

1946年,丽都在香榭丽舍大街78号正式开业,上演了世界上第一场“晚餐秀”(Dinner Show)。

所谓“晚餐秀”,就是餐饮和表演的结合。观众可以一边品尝佳肴美酒,一边欣赏缤纷炫目的歌舞,享受多重感官刺激。

全城的社会名流蜂拥而至,争相体验这种新型娱乐模式。巴黎的浪漫奢靡都浓缩在这顿晚餐里,首秀大获成功。

此后,丽都又开创了一系列大胆新颖的舞台形式,从其它夜总会中脱颖而出,坐稳了“顶流”的位置。

当时的丽都有多会玩呢?瀑布、滑冰场、泳池、喷泉都能搬来。舞者们在雨中跳芭蕾,在喷泉里嬉戏,甚至骑着马在台上奔驰,乘着“大鸟”装置飞跃舞厅……

这些创举,让丽都幻化成一座梦幻的天堂,一切奇思妙想似乎都有可能在这里实现。

1977年,丽都搬到了现在的地址,香榭丽舍大街116号,更靠近凯旋门。这也是丽都的巅峰时期,门口每天晚上都要大排长队。

因为一直走在时代前端,丽都吸引了世界各地的顶级艺人来此演出,包括法国已逝国宝女歌手Edith Piaf、摇滚巨星Johnny Hallyday、英国重量级歌手Elton John等。

极尽奢华的环境,自然也受到了社会名流们的追捧。伊丽莎白·泰勒、碧姬·芭铎、阿兰·德龙等明星都到访过丽都。澳门“赌王”何鸿燊也曾和家人在这里用餐。

进入新世纪后,丽都依然不吝啬豪掷重金,继续维持高端的运营模式,打造更震撼的视听盛宴。

最近的一场轰动之作,是2018年的全新歌舞剧《奇幻巴黎》,总投资高达2500万欧元。

原本的舞台被翻新成一个2000平方米的超大全景厅,可容纳1000多名观众同时观看演出。还修建了真冰场、水景喷泉、以及一个可以储存80吨水的游泳池。

服装师为这场秀设计了600套演出服、250双演出鞋、200顶帽子及头饰,上面镶缀着200公斤羽毛和200多万颗施华洛世奇水晶,华丽耀眼至极。

对于这部新作,丽都信心满满。当时,它的目标是在3年内将年营业额从3800万欧元提高到5000万欧元,并让观众人数翻倍,达到100万人。

然而,谁都没想到,这会成为丽都最后的辉煌。

03

歌舞秀过时了吗

2020年,受到疫情的影响,巴黎所有的歌舞厅和音乐厅营业额暴跌80%。

对于丽都来说,问题不只是国际游客的流失,它维持运营的成本也极高。在香榭丽舍大街,每年的租金至少是500万欧元。

最近公开的数据显示,过去10年中,丽都累计亏损高达8000万欧元。

想来是已经看不到任何起死回生的希望,丽都才做出了彻底取消歌舞秀的决定。

与此同时,“三大秀”中的另外两个,红磨坊和疯马秀,虽然幸运地活了下来,但也在艰难求生。

红磨坊以康康舞闻名,舞者上半身裸露,只穿戴华丽的羽毛或金属片,体现法国女郎的浓艳和奔放。

因为传统表演收入的不断缩水,红磨坊不得不开发一些新的业态,比如增设酒吧和音乐厅。前两天,它还与Airbnb合作,130年来首次开放入住。

比起丽都和红磨坊,疯马秀更热辣,以裸舞著称。近两年,为了吸引更年轻的观众,它对经典节目进行了改版,开始尝试不同的风格。

曾经风光无限的巴黎歌舞秀,如今不再是引领世界风尚的潮流代名词,反而陷入了“过时”和“没落”的争议。

很多人认为,以甜美性感著称的蓝铃女孩、疯马女郎们,已经不符合当下审美多元化的趋势。

羽毛、亮片、歌舞升平,也被看作是浮夸的象征。

但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希望这些歌舞秀能一直存活下去,保留黄金时代的巴黎那段美好、浪漫、闪闪发光的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