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让美宿消失在自然秘境中,不做网红,颠覆大众审美
旅游

他们让美宿消失在自然秘境中,不做网红,颠覆大众审美

不赶时髦

却吸引无数人眼球

近些年,MISS通过综艺种草了不少小众目的地和酒店。

其中,印象最深的是《亲爱的客栈》第一季拍摄地慢屋·格努湾,位于泸沽湖深处的秘密湖湾,需乘船才能抵达,遗世独立。

三位来自重庆的建筑师跑去大理开民宿,历经两年,第一间民宿诞生取名为慢屋·揽清,呆在房间就能领略洱海日出。

打造了慢屋的是建筑师是陈俊、苏云锋和宗德新,也是重庆IDO元象建筑的合伙人。

更让人惊艳的是,最近他们又设计了一间新民宿,慢屋·青麦庄园。

你很难忽略它,外观如麦田波浪,也如连绵起伏的群山,与周围山景相映成趣,它是特别的。

这家2013年成立的建筑事务所,经手的项目获得过多次建筑大奖。

不论是7平方米极限住宅,还是重庆约克北郡幼儿园,先后获得过2014WA中国建筑奖和2019英国Dezeen建筑奖。

趁着慢屋·青麦庄园亮相,我和IDO元象建筑创始人之一陈俊聊了聊。

01

6年落地

它代表最新的设计状态

去年3月民宿正式亮相,这是慢屋系列最新的分号,位于重庆近郊玉峰山镇,是目前重庆近郊森林覆盖面积最大且植被保存最好的森林公园。

陈俊形容,青麦庄园是最“慢”的慢屋,至于有多慢其实早已不记得。从前期选址到确认设计图,再到落地施工,其中过程需要翻查微博记录才知道。

早在2015年,大理慢屋逐渐成熟之后,元象建筑开始酝酿青麦庄园。

期间他们好几次推翻了自己的设计,翻来覆去改动很多次都没有达到满意的效果。

直到有一次,慢屋的几位创始人聚在一起聊天,陈俊临时起意在草图纸上勾勒出波浪型线条,最终确定了波浪型草案。他在微博记录了这一天,是2016年4月,距离首次设计草图已过去一年。

青麦庄园藏在山坡树林中,走进去并非能一窥全貌。你需要顺着入口坡道向下抵达大堂,而后沿楼梯拾级而上来到二层观景区。

这是建筑师特意安排的一条景观路线,如果将二层观景区作为入口大堂,客人抵达后,直接看到全貌反而不美了。

二层的观景区,由四把两两并列支撑起巨大的竹伞组成,是青麦庄园另一大亮点。

四把竹伞的制作工艺是施工团队首创,耗费了很多心力,需要将竹子不断烤火,让其变弯慢慢形成需要的形状。

重庆雨水多且夏天又特别晒,考虑到实用性,建筑师把观景台设计成半露天。四把竹伞既能遮阳避雨,又极具美观,不论什么季节,客人都能在此休憩,欣赏山林美景。

实际上,观景区还是求婚或者举办婚礼的空间。

客房分布在景观视野更加开阔的东南方向,每间客房都有不同地方式凸显自然山景。幸运地话,在房间里就能欣赏山顶日出。

下沉式休息区域正对落地窗,窝在沙发上视线正好与户外平齐。

因为兼具甲乙方双重角色,元象建筑一直在平衡各方面,用创造性方式解决问题说不定会带来意外的惊喜。

陈俊坦言,虽然在不可控因素下,青麦庄园留下了很多遗憾,但它仍然代表了IDO元象建筑最新的设计状态。

02

想做满意的房子

开启了民宿之路

陈俊、苏云锋和宗德新是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校友,毕业后宗德新和陈俊留校任教,恰巧2010年遇到回校读博士的苏云锋,三人一拍即合开了一间工作室IDO元象建筑。

他们完成了一个实验性建筑项目7平方米极限住宅,获得了2014WA中国建筑三个奖项,让元象得到了业界的关注。

“像7平方米极限住宅这样超前想法的设计还有很多,但始终不能落地,于是决定那就自己做一次甲方吧。”陈俊说。

左起陈俊、苏云锋、宗德新

2013年初,三位建筑师来到大理考察,最终选择了下关镇葭蓬村。

这里坐拥广阔的海西湿地,更占尽了整个环海西路上最美的一段自然风光,无论是在哪个季节,都能将洱海多姿多彩的美尽收眼底。

从乙方到甲方,他们遇到了新问题,比如资金不够怎么办?

他们鼓动了周围好几位有同样追求的建筑师好友加入到投资建设团队中,一起成立了慢屋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开始了民宿之路。

整个项目要将一处300平米的农宅扩建改造为1000平米空间的度假酒店。

三位建筑师几乎承担了所有角色。从最初的选址策划、建筑方案、草图设计、模型架构,到室内(包含软装、家具设计及现场制作)及景观设计、施工现场的全程把控,一概全包。

陈俊回忆,角色从乙方变为甲方,没有任何的经验,充分体验摸着石头过河的忐忑。

最初设计慢屋·揽清时,元象建筑坚持使用单坡顶,因为看起来更酷。然而,在施工过程中遇到的突发风貌控制,是大家所始料未及的,只得略带遗憾地改为双坡屋顶结构。

不过,令人惊喜的是,客房内部在双坡屋顶的框景下,反倒与湖景共同构成更为神性的空间,也可谓是“因祸得福”了。

项目最后冲刺阶段,苏云锋在现场驻守了3个月,他既要确保项目的完成度及进度,也要把控外装、内装以及景观的施工质量。

如今,这座能让时光慢下来的屋子就这样在洱海旁生长开来,躺在房间既能欣赏日出,真正地让人回归到“慢慢的”生活里。

2017年,因为洱海被严重污染,这里2000多家民宿和餐厅在一夜之间被勒令关闭。不仅游客变少,不少民宿主也选择离开,对当地旅游业是致命地打击。

慢屋却挺过来了,并且接连开设了两间全新民宿。

其中,最知名的就是出现在国内首档经营类节目《亲爱的客栈》中,第一季的选景地沪沽湖慢屋·格努湾。这也是民宿行业第一次被完整地搬上电视荧幕。

另一间慢屋·极目与揽清对望,能饱览苍山与洱海的全貌。

极目不仅在建筑灰空间上建立起人与山水的联系,在房间里,客人可以直接躺在落地窗旁的卧榻上午休。那里不仅晒得到阳光,更能欣赏一幅巨型的苍洱全景,慢下来的生活就此展开。

03

受路易斯·康影响

建筑不仅是艺术品

谈起喜欢的建筑师路易斯·康,陈俊滔滔不绝。

这位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建筑师之一,留下的作品并不多,但每一座都成为建筑爱好者朝圣地。

最近,因为LV2023年早春女装秀举办地索尔克研究所,让他再次受到大家关注。

相比索尔克研究所,埃克塞特图书馆(Philips Exeter Academy Library)给陈俊带来更深地震撼。

曾经花费来回5个小时车程就为了一睹真容,这栋屹立了50年的图书馆,外表看起来低调、谦逊,但内部给人一种宁静,能感受到苍穹的伟大。

图书馆内部分隔出阅览、藏书、中庭三重空间结构,不管是人还是书,在建筑里都被很好地安放,你能感受到处处的以人为本,建筑师的用心。

他感慨真正的大师级作品,是会超越时间、跨越时代。“凡建筑能被称之为经典,它必然在经受了岁月变迁时代更迭之后仍然能让人感动的,而不是所谓的网红打卡地,只会流行一时。”

深受路易·康的影响,陈俊意识到建筑最核心的问题是在于对使用者需求真正的关注,而不只是空间的艺术性。

他会考虑到建筑与环境、建筑与风景之间紧密的联系,考虑当地的文脉关系的传承,得到的建筑也会是一个很自然的状态,但实际上设计中最本质的根源是从使用者的体验感出发的。

他更愿意把慢屋系列做成让人回来度假的地方,而不是单纯地拍照打卡。

“慢屋未必是一件多成功的生意,但是对于我以及元象建筑在建筑学的修行之路上,慢屋的一系列实践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就像陈俊,就像IDO元象建筑坚持的,“拒绝时髦、流行的设计手法及套路”。

图片来自IDO元象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