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之间,这个文旅局长红了
旅游

一夜之间,这个文旅局长红了

16岁以前,刘洪不知道自己长得帅。像他这样的,在故乡杰珠村比比皆是。

16岁以后,外出读书,有同学开始夸他长得帅。他偷偷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摸了摸头发,逐渐对“帅”有些新认知:就是“长得高大,长得俊朗那种吧?”

但他对此也不是很确定。“说帅,或许是同学出于一种礼貌吧?”他想。

再后来,刘洪到四川甘孜州旅游局工作,20年来,前往省外甚至国外推荐家乡风景时,说他长得帅的人,更多了。

《这局好玩儿》是凤凰网旅游推出的百位文旅局局长精品访谈实录,图为刘洪接受采访

慢慢地,刘洪对“帅”有进一步认知。不过,和外界仰慕他的帅不一样,他更在意的是内心,特别是才华。

“帅不帅只是外在的东西,也是个人化认知和判断,但内心向善、知识渊博,才是我们应该持久追寻的帅。”刘洪告诉南风窗。

茶马古道遇故人

去年3月,刘洪为丁真挡粉丝,人们突然注意到了“甜野男孩”旁边的他,刘洪由此得到了关注,后来人们才发现,他是甘孜州文旅局局长。

今年3月,刘洪被提拔为副厅级干部,任甘孜州政协副主席,同时兼任甘孜州文旅局局长。

局长红了

刘洪,红了。

“红”起来是因为他在短视频上,陆续发布一组江湖侠客的画面。

画面中,山脚下的河岸边,披着长发的刘洪,戴着斗笠,穿着长衫,佩戴一把长剑,环顾山野,行走于蓝天白云之下……颇有大侠风范。

身着劲装、牵骏马

有时,刘洪一袭白衣飘飘,在天地间舞剑。有时,他撑起竹竿,划动竹筏泛游江河。

划竹筏、游湖岸

视频拍摄地是伍须海。

伍须海是个风景区,位于四川甘孜九龙县北部,距离县城25公里,是国家级贡嘎山风景名胜区的重要组成部分。

武侠风在短视频平台很快火起来,南风窗注意到,刘洪有条不足15秒的视频在平台上拥有超188万点赞数,“全网最帅”“最拼的局长”等留言跟评更是多达4.5万条。

“衣服不是买来的,从横店租的。”6月18日晚上,接受南风窗采访时,刘洪说。

他之所以选择武侠风的形式出现,是考虑到丝绸之路南亚廊道和茶马古道曾途经甘孜州北部8个县,当年有商帮、马队等经过,沿途也有驿站、镖局以及负责护送的侠客。

“我们想通过这样的短视频,让网友跨时空感受到当年藏汉民族在经济和文化上交融的场景。”刘洪说。

翻阅他的短视频还发现,很多短视频背后都有一段甘孜州的往事或景点介绍,或讲述文物、历史、人文。举手投足间,刘洪拿捏得很精准。

刘洪抖音截图

这和刘洪的阅历和积累有关。

刘洪出生于甘孜州雅江县西俄洛镇杰珠村的农牧民家庭。杰珠村是康巴文化的核心地带,随着“康巴汉子”的IP和名声在外,杰珠村更名为康巴汉子村。

刘洪的父亲吃过没文化的苦头,他极力支持儿子上学读书。从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后,刘洪回到故乡甘孜州雅江县从事教育、宗教等工作。

2002年,刘洪出任雅江县旅游局局长。随后,他还担任过康定市旅游局局长,甘孜州文旅局局长。截至目前,刘洪从事旅游工作已20年。

刘洪(图源:人民视觉)

除任甘孜州文旅局党组书记、局长,刘洪还是甘孜州文物局局长。

“甘孜州18个县市,我全部走过,对各个景点和历史文物一清二楚。”刘洪说。

20年前,甘孜州有不少同事、同行和刘洪一样在旅游局工作。但20年后的今天,还坚守在旅游一线服务的,甘孜州也只有他了。

帅出圈

刘洪从没有想到自己会因帅而出圈。他清楚记得,意外走红是从2021年3月21日晚上开始的。那原本是一场感恩之旅。

早前,在精准扶贫中,广东负责对口帮扶甘孜州。脱贫后,甘孜州率队前往广东东莞等地致谢。

2021年3月21日晚上,在东莞玉兰大剧院举行主题为“脱贫攻坚 感恩致谢”的群众文艺交流演出活动,甘孜州理塘县旅游大使丁真在晚会上亮相,引发年轻人阵阵叫好声。

彼时,丁真红遍互联网。由于粉丝太热情,晚会结束后,随行工作人员为丁真挡粉丝,护送他回到酒店。

“哇!好帅!”为丁真挡粉的一名男子,引发粉丝的极大兴趣,这名男子身高1.85米,长得帅气,他就是当时已49岁的刘洪。

刘洪的长相被网友们认为是靳东+唐国强+费翔+刘德华+周润发的综合体

刘洪的身份很快被网友挖出来,大家发现,原来他还是甘孜州文旅局局长。

有网民形容,刘洪简直是“周润发+靳东+费翔”的合体,帅上热搜的刘洪因此被网友称为“网红局长”。

那些日子,刘洪每天忙着接受采访。高峰期,一个月他接受全国80多家媒体记者采访,抖音、快手等平台也邀请他入驻。

“作为一个局长,在互联网和诸多媒体上频频露脸,别人以为你好出风头,这不是好事。”朋友和家人提醒他,“干好本职工作就行了,整那干啥?”

“火起来不是坏事,关键是火起来后,我干了什么?”刘洪说,“我不是为宣传我个人,而是借自己火起来以后更好宣传地方、服务老百姓。”

刘洪接受媒体采访

帅出圈,这不是刘洪所能左右的,帅更不是他的错,但帅如果能服务地方发展,能助力老百姓“当饭吃”,这就不是坏事。

刘洪告诉南风窗,作为公职人员,火起来后,他坚持:一是不带货直播,二是不接受打赏。

“我为地方发展免费宣传,为服务老百姓增收致富努力,心底无私天地宽,坦坦荡荡。”刘洪说,为此,他不忌讳当网红局长。

好 处

深度触网后,刘洪也感受到当“网红局长”的诸多好处。

“过去我做旅游局长,出去推介地方前,先拿个傻瓜相机去辖区内拍摄些好的景点,然后装订成册,再到成都找旅行社,将画册、宣传单子一家家递交给旅行社,希望帮忙推介,欢迎游客到甘孜州旅游。”刘洪说。

另一种方式是,他带队到广州、深圳、重庆等地,先在当地包下某个酒店的某个时段,然后邀请各大旅行社和媒体记者参加,通过播放纪录片、发新闻通稿等形式推介和宣传地方的旅游景点。

刘洪在活动现场

“这种方式,收效甚微。”刘洪坦承。

甘孜州位于青藏高原东沿,是四川省最大的市级行政区,有诸多历史、人文和美景。但过去受交通等因素限制,这些美景和历史人文很难为外界所知。

对于甘孜州的美景和人文,刘洪常有“藏在深闺人未识”的无力感。

甘孜州美景

甘孜州人文风情

“过去别人以为甘孜州是在青海或西藏,现在,大家都知道属于四川了。”刘洪说,互联网改变了这一切。

刘洪说,稻城亚丁的美景被更多人知道,也因广州的驴友过去拍摄后发到网上才被广泛传播的。

刘洪深感传播的重要性,但甘孜州一直没有很好的传播渠道,直到互联网悄然改变了这一切。

“互联网太厉害了,这回,世界是平的。”刘洪说。

2021年3月26日,在广东结束为期一周的感恩之旅后,刘洪回到成都。在机场,负责接他的司机一见面就说:“局长,几天不见,你成网红了。”刘洪笑了笑。

很快,刘洪注册了抖音号、快手号,多渠道传播甘孜州的历史、旅游、人文。

目前,他在抖音、快手开设的视频号,粉丝总量接近140万。

刘洪的抖音账号已有124万粉丝(6月19日截图自“甘孜文旅局长刘洪”抖音个人主页)

刘洪成了一个发射中心,是传播甘孜州旅游和文化的发射中心。

他告诉南风窗,平时拍摄的短视频都是他和宣传科的几个同事利用周末或下班时间一起谋划和拍摄的,“平时该如何上班还是如何上”。

但他们也因此更加繁忙了,一开始,妻子和儿子不大理解。有次因为太忙,刘洪连回家取行李去出差的时间都没有,是让同事代办的。妻子后来很生气:“再这样,会出事的!”同事尴尬地站着。

刘洪告诉南风窗,家人是担心他的健康:“但我希望趁自己还红的时候,多为家乡做点事。”

在刘洪看来,甘孜州宣传出去了,游客增多了,地方财政和老百姓收入也就增多了。

刘洪表示:“只要能宣传甘孜,我愿做一名网红。”

甘孜州这样的高海拔、高寒地区,并不适合也不应该发展工业,符合其发展的就是旅游、农牧业以及清洁能源产业。当下正是甘孜州发展的千载难逢好机会。

受疫情影响,很多地方旅游经济持续下降,但处于旅游风口和顶流的甘孜州正被更多人看见,发展的数据也更喜人。

2020年11月,甘孜州的丁真走红。这年第4季度,甘孜州接待游客1037.91万人次,一下子同比增长55.24%。

2021年3月,刘洪的走红也进一步加持甘孜州的热度。

刘洪与丁真

甘孜州文旅局宣传科科长王川江提供给南风窗的数据显示,2021年,甘孜州共接待游客3577.95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392.40亿元,这和2020年同比分别增长15.31%和14.98%。

即便是和疫情之前的2019年相比,2021年的游客也有明显增长。

看到成绩的同时,刘洪直言甘孜州的旅游还有些需要完善的地方。但他对此充满信心,理由是,他可以很快且多渠道获悉问题所在。

过去,刘洪需要实地带队下去做导游,在不断体验中寻找和发现问题,以期进一步改善和提升。现在,到处有网友通过私信@给他,不断给他反映问题或提建议,这令他“脑洞大开”。

“比如318国道上的厕所缺乏或坏掉,有驴友直接在网上@我,我第一时间知道后,也可以及时采取措施。”刘洪说。

刘洪直播截图

存在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有问题而不自知。刘洪说,过去,旅游存在的一些问题如果游客不投诉反映,他们并不能很好地发现。

但现在,游客第一时间投诉或网上发布,刘洪可以第一时间掌握、跟进和督办,利于更好提升和完善景区服务,干部也从中获得成长。

“旅游局长就不能像个官,要接地气,要带着对老百姓的仁爱和对山水的感情去做,这样才能做好,”刘洪说,旅游还涉及到行政、营销、宣传、开发、交通、国土以及历史、人文等领域,旅游局长也需要不断学习,提升综合素养,不能做成“躺平局长”。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甘孜州文旅局

本文转载自“南风窗”(ID:SouthReviews),原文首发于2022年6月19日,原标题为《刘局长,你火了》,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