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 | 融创尚未走出寒冬,“热雪”能否创造奇迹?
旅游

风暴眼 | 融创尚未走出寒冬,“热雪”能否创造奇迹?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作者:凤凰网旅游 刘俏

一向“高调”的孙宏斌,近期鲜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了。

但有关融创的消息缺未断过。7月4日,融创公告称接获联交所发出的复牌指引,这是其停牌3个月后,首次公开复牌相关消息。

一周前,融创宣布拟对债券“PR融创01”再次展期,6月、9月本金兑付额各减了5%,分别由10%下调至5%、15%下调至10%;同时上调2023年9月本金兑付额度,由20%增加至30%。当前资金缺口与短期偿债压力再度浮现。

今年5月以来,融创先是宣布无法在美元债到期日及宽限期内偿还利息,约等于坐实了此前的“暴雷”传闻;后有消息称其拟转让开工仅一年的重点项目深圳冰雪城,抵押开业近半年的明星项目青岛阿朵小镇;再是有传闻称融创文旅即将分拆冰雪板块“热雪奇迹”赴港上市……

在母公司流动性危机之下,曾经号称“投资诗和远方”“天下无敌”的融创文旅,一边将部分重点项目推向“牌桌”,另一边又在冰雪红利下包装新的故事,试探再次登陆资本市场的可能性。

今年6月以来,随着全国疫情形势相对趋稳,各地逐步恢复跨省团队游,国内文旅市场开始走出寒冬,缓慢回暖。而融创文旅依然困于“文旅+地产”模式碰壁、“三道红线”严格管控、项目交付收尾困难等问题和争议中。

多方压力之下,融创文旅何时走出寒冬?

风暴眼 | 融创尚未走出寒冬,“热雪”能否创造奇迹?

01 融创暴雷,文旅“救火”

5月中旬,融创资产“甩卖”的版图上,增加了一个尚未成型的新坐标。

一份网传投资方案显示,深圳地铁和万科集团正考虑收购深圳融创华发冰雪文旅城中融创中国所持51%股权。据网传资料,深圳地铁、万科的收购方案包含直接投资、和融创成立基金进行夹层收购两种方式。

而另一边,融创华发冰雪文旅城正作为深圳2022年的重点项目持续推进中。深圳发改委上半年公布的《深圳市2022年重大项目计划清单》显示,全年共安排重大项目883个,融创华发冰雪文旅城位列其中。

融创方面对此回应称,有在洽谈出售深圳冰雪文旅城51%股权,不过还在磋商中,关于洽谈对象以及进展程度还没有确切的消息可以公开,洽谈落定后可以看到股权变更。

目前项目转让仍未落定。但将还没成型的重点文旅项目出售,融创的资金困境可见一斑。

5月12日,融创中国发布公告称,公司发行的2023年10月到期7.95%优先票据项下,一笔金额为2947.86万美元的利息已于2022年4月11日到期应付。公司有30天宽限期支付利息。但截至公告日,宽限期已届满而公司未能于届满前支付有关款项。

网传半年之久的融创“暴雷”消息得到证实,引起市场一片哗然。而在过去一年的“自救”过程中,投入高、周期长的文旅项目成为融创格外关注的板块之一。

去年年底,彭博社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融创中国正考虑整体出售旗下文旅资产,以回笼资金缓释流动性压力,为后续的债务兑付做准备,与部分潜在买家接触中。

对此,融创方面回应称“不予置评”。但一年多来,融创抵押或出售文旅项目的动作从未停止。

去年3月,融创以2.1亿元价格,将旗下的西双版纳环球世纪会展旅游开发有限公司70%的股权转让给中融信托,而融创仅剩的30%股权同样质押给这位“金主”。

今年1月,融创将昆明融创文旅城二期40%股权转让予华发,转让价格为14亿元,其中包括现金代价12亿元、债权2亿元。

同时,融创还将武汉甘露山文创城部分股权转让给武汉城建。该项目由融创与武汉城建共同打造,总投资700亿,定位为世界级一站式文旅综合体,建成后将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冰雪娱乐综合单体、全球最大的水主题综合娱乐度假区、中西部最大的主题文旅项目。股权变更后,融创所持甘露山文创城的开发公司股权游50%下降至15%。

而最令人唏嘘的,是备受外界期待的青岛阿朵小镇被抵押。

青岛融创·阿朵小镇去年10月1日正式开业迎客,运营至今仅半年光景。过去一年中,受疫情影响,融创文旅力捧的项目寥寥无几,而阿朵小镇几乎是万众瞩目的一个。

作为融创旗下首个文旅小镇项目,阿朵小镇被融创标榜为“田园旅居新样本”“中国旅居度假的全新标杆”,其中的微度假旅游目的地阿朵花屿,更是拥有中国北方首个民宿集群。

融创方面曾透露,将以青岛项目为起点,将融创·阿朵小镇推广至全国具备文旅潜质的城市,让融创·阿朵小镇成为全国优质城市的文旅新名片。

而今年4月初,“20融创01”债务展期方案通过。青岛阿朵小镇及郑州中原文旅城两处项目,则作为债务展期的增信保障。一名融创前员工曾向媒体透露:“如果未来债务处理不顺,这个项目就是别人的了。”

如今,阿朵小镇岌岌可危。流动性危机之下,即使是昔日的明星项目,也难避免沦为牌桌上的筹码。

02 融创文旅 “天下无敌”?

对于外界来说,五年前的那场“世纪并购”仍历历在目。

2017年7月,融创以约631亿元的价格收购万达旗下76个酒店及13座文旅城。尤其在文旅城资产包中,不乏一批已开业和即将开业的项目,融创此举在一众头部房企尝试多元化转型的时期,无异于抢跑整条文旅赛道。

“文化是诗,旅游是远方,我们投资的是诗和远方。”2017年融创中国的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讲下这句令人记忆深刻的文旅展望。

紧接着,融创旗下一支文旅队伍迅速组建起来。

2018年8月下旬,融创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即融创文旅集团)在海口正式成立,注册资本10亿元,融创中国执行总裁路鹏出任文旅集团总裁。10月,融创文旅又整合了原万达文旅团队,形成从设计、建造到运营的完整文旅体系架构。

无IP不文旅。除文旅地产板块外,融创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成立了融创未来文化娱乐(北京)有限公司(即融创文化集团),由90后的地产二代孙喆一操刀。成立仅八个月,就将国内知名的原创动漫IP孵化商“梦之城”纳入麾下,阿狸、罗小黑等成为融创文化旗下IP。

至此,新成立的融创文旅、融创文化迅速与融创地产、融创服务形成集团四大战略板块。

2019年11月,融创以152.69亿元收购成都环球世纪会展旅游集团与成都时代环球实业有限公司各51%股权,收购后公司重组更名为“环球融创会展文旅集团”。就体量而言,该项目是彼时全国最大的会展类项目持有及运营商,融创也由此一跃成为国内会议会展项目持有和运营的龙头企业。

发布会现场,孙宏斌难掩并购后的兴奋之情,除了笑称该项目“是今年收购的最好的一个项目”之外,还表示“和成都会展的结合,让融创在文旅板块天下无敌”。

时间拨回到现在,曾经孙宏斌口中的“投资诗和远方”实际是一件极需耐心的事情,融创文旅是否真的“天下无敌”也需要打一个问号。

融创中国2021年中期报告显示,2021年上半年,融创文旅收入达约人民币26.1亿元,管理利润约4.4亿元。但这个收入水平在融创上半年全部收入中只占约2.7%的比重。

而与此同时,文旅项目投入巨大,截至2021年6月,融创中国文旅城建设及运营的资本开支约为人民币81.3亿,约为融创物业开发板块的五倍多。

截图来源:融创中国2021年中期报告

截图来源:融创中国2021年中期报告

而在疫情冲击与房地产监管的双重影响下,各地文旅城的实际运营也迎来诸多挑战。

以融创西双版纳旅游度假区为例,“这是一个典型的文旅地产项目,也代表了很多文旅项目如今的困境”。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锋向凤凰网旅游分析称,该项目正面临着双重困境:

一是疫情影响下游客量大幅下降,也造成目标消费者对于康养旅游、休闲度假、旅游旅居等需求下降,尤其西双版纳属于边境地州,疫情管控就相对更加严格;

二是近年来房地产落实“房住不炒”政策,多数房企处于降负债、降杠杆的转型关口,相较于住宅地产的刚性需求,用于休闲旅居的文旅地产、康养地产等开发运营势必会受到冲击。

由于流动性困境,融创部分文旅地产的开发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波及。据悉,自年初融创“暴雷”消息传出以来,昆明、都江堰等多地文旅城被曝出商品房延期交付,有业主声称自合同承诺的交房期以来等待半年甚至更久。6月底,还有网友曝光称桂林融创拖欠电费55.46万元,当地供电分局从7月4日起采取停电措施。

截图来源于网络

截图来源于网络

此外,融创文化自2018年成立以来,在电影方面陆续施展拳脚。但如今“最能打”的IP与刚成立时并无两样,在向融创文商旅等项目输出IP方面,阿狸依然是其落地打造活动及项目的重要IP。

而在当下的文旅IP市场中,既有以迪士尼、环球影城、华强方特等为代表的主题公园一方,也有以腾讯新文创、网易游戏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还有以故宫、三星堆等为代表的传统博物馆玩家,更有泡泡玛特、戏精文化等跨界搅局者。在这种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阿狸、罗小黑们的认知度、衍生开发程度与可持续发展的能力依然有待考量。

03 新一轮“豪赌”:热雪能否创造奇迹?

7月,融创文旅在各地高温之下推进冰雪项目,“热雪奇迹”正在加速布局。

7月2日,昆明首届春城“夏日冰雪节”在热雪奇迹(融创雪世界)启幕。同一时间,热雪奇迹与新疆奥德投资就赛里木湖滑雪旅游度假区达成战略合作,热雪奇迹将为度假区提供全面运营管理服务。热雪奇迹全国滑雪赛也在无锡热雪奇迹顺利开赛。

显而易见的是,在出售深圳冰雪城、抵押阿朵小镇之外,融创已经酝酿出新的“文旅故事”。

此前据媒体报道,融创冰雪正在积极筹备香港上市,目前已搭建好上市架构,计划今年赴港上市。据悉,今年4月底,融创雪世界已正式更名为“热雪奇迹”。融创冰雪上市主体即为热雪奇迹(四川)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其背后全资股东为雪悦(香港)投资有限公司。雪悦(香港)投资有限公司旗下的公司多注册于2021年后,且多以“热雪奇迹”命名,法人代表中不少来自融创冰雪相关管理层。

冬奥会政策红利与新旅游市场需求下,冰雪经济是后疫情时代“最生动”的文旅故事之一。

近年来,国家部委及各地政府陆续出台了多项政策,鼓励冰雪产业行业发展与创新。包括《“十四五”体育发展规划》《冰雪旅游发展行动计划(2021-2023年)》《冰雪装备器材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9-2022)年》等在内的顶层规划,为冰雪产业勾勒出一个潜力巨大、空间广阔的发展前景。

事实上,融创文旅一直是国内冰雪业态的抢滩者。

资料显示,截至2021年底,作为室内雪场运营商,融创文旅在全国已开业运营9家雪场,包括6家室内雪场,3家室外雪场,形成了融创雪世界、滑雪学校、滑雪俱乐部等冰雪生态平台,并拥有超过1000人的专业运营团队。

融创文旅方面曾对外表示,在冰雪运动多元消费需求下,计划整体战略布局35家雪场,在自有雪场、管理运营雪场、室内滑雪、户外滑雪业态上,配套服务和设计能力日臻完善。2021年年末,融创文旅将北大湖滑雪度假区和金山岭滑雪场纳入旗下运营管理,开始进一步尝试冰雪轻资产项目输出。

但在短时间内,冰雪行业究竟“钱”景如何?

业内人士向凤凰网旅游分析称,此前雪乐园是作为增强文旅大盘在休闲娱乐方面的综合吸引力而存在的,而雪场同样是投资较高且依赖长期运营的文旅项目,同样面临着来自运营、长期摊销与收益等各方面的巨大压力。因此,冰雪旅游板块的风险性、不确定性较大,特别在疫情之下,整体的投资周期压力都是与日俱增的。

“热雪”能否带来奇迹仍是未知。可以确定的是,融创仍在等待“白衣骑士”。

五年前的那场“世纪交易”,在2021年9月被提前终止。万达酒店发展公告称,收到来自融创中国的通知,将终止与万达酒店签署的酒店管理协议。

这项“分手”比协议中提前了16年,原因是“新冠疫情的影响及融创商业战略的调整”。为此,融创中国向万达酒店发展支付了6859万元以结清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全部未支付的应付账款。此外,融创还向万达支付了1.33亿元作为终止补偿。

融创曾救万达于水火,而如今谁能拯救融创,仍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2019年曾有统计显示,国内百强房企中已有57家布局文旅地产,“文旅+康养”“文旅+小镇”“地产+文旅+金融”“文旅+农旅”等诸多业态及概念此起彼伏。房企第一梯队中,除融创之外,恒大、碧桂园、世茂、富力、雅居乐等纷纷扎堆文旅地产。

而疫情反复与房地产政策收缩的双重冲击下,单就此时的文旅地产而言,不再是一条明星赛道,反而成为“三道红线”之下的负累。

杨彦锋告诉凤凰网旅游,“文旅+地产”的模式最早由华侨城率先尝试,用地产项目的短期收益对冲文旅项目的长期投入压力,实现收支平衡。而如今,文旅项目投入周期长的特点未变,疫情之下此类项目长期建设、培育和打造的风险不降反增,但同时房地产行业的短期去化能力也降低,导致“文旅+地产”这一原有模式在新的背景下遭受挑战与动摇。

无独有偶,融创抵押阿朵小镇的同时,网上也曾流传出世茂集团计划转让文旅项目的一份清单,其中不乏上海佘山世茂洲际酒店(深坑酒店)、上海世茂大厦等明星地标项目。而近日,河南房企巨头建业集团也正考虑出售旗下建业电影小镇和只有河南·戏剧幻城两个知名文旅项目。

“大环境和运营逻辑都发生了较大变化,未来房地产企业再用文旅勾地的动力就会不足,接下来再布局文旅板块就会更加谨慎和考量多方因素。”杨彦锋说。

日前,融创公告称正在委任新核数师,积极制定有利于所有利益相关方的债务解决方案,并已委任财务顾问及法律顾问协助评估该集团的资本结构及流动性状况。公司新核数师的委任将于其完成内部程序后生效。

流动性危机之下,融创文旅如何在动辄巨额投资的基础上开发、利用好冰雪资源,使其能够产生持续可观的运营收益,又如何将冰雪公司与高负债的母公司厘清关系,讲好一个动听的“冰雪故事”顺利上市,当前来看仍是一个未知数。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