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旅游火了,但当地的旅游从业者却“懵了”
旅游

新疆旅游火了,但当地的旅游从业者却“懵了”

压抑了两年多的新疆旅游业,终于在这个夏天迎来大爆发。

据统计,今年6月,新疆接待游客2392万人次,环比增长66.39%;实现旅游收入174.12亿元,环比增长89.69%。上半年整体接待游客7781.41万人次,比2019年同期增长2.53%。而仅在7月1日至21日,新疆就已累计接待游客约2554万人次,同比增长15.7%;实现旅游收入约191亿元,同比增长16.67%。

新疆被游客“挤爆”(图源:澎湃新闻)

但随着“新疆被全国游客挤爆”冲上热搜,新疆独库公路变成“堵哭”公路,当地机票、民宿价格暴涨,甚至“草原上的人比羊多了”等现象也备受社会热议。暑期对于国内大部分地区的旅游业来说都已转入旺季,但为何新疆的旺季来得特别猛烈?短期内涌入大量游客对当地从业者来说是幸福还是烦恼?近年来新疆旅游业的发展又有哪些新的变化?

火爆:“预期会好,但没想到有这么好”

新疆旅游的火爆,从各景区6月以来的接待情况就能看出端倪。新疆文旅厅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全区5A级旅游景区日均接待游客1.9万人次;6月攀升至5.73万人次,环比增幅达201.08%;而7月以来,接待量更是增势迅猛,日均接待游客突破11万人次。7月以来,新疆星级饭店日均出租率达53.87%,而此前的5月、6月分别是19.79%和43.29%,升幅明显,伊犁、阿勒泰的星级饭店出租率甚至达到90%。

新疆伊犁吐尔根杏花沟

“今年我们预期会好,但没想到有这么好。”乌鲁木齐驴妈妈国际旅行社总经理王冬梅向新旅界(LvJieMedia)介绍,因为当地旅游从业者前期各方面的储备不足,现在是一房难求,一车难求。而疫情形势的好转及精准防控的利好,使得前期积压的客源、古尔邦节假期疆内游客以及暑期外地游客先后集中释放。

“本来新疆的旅游业者在3月份已经开足马力,做好准备迎接今年的首拨入疆游客了,结果4月、5月疫情爆发,把大家的期望浇灭了。所以4月、5月很多旅行社是放假的,很多酒店和民宿都没有开业,餐厅也关门了,甚至好多导游转行了。”王冬梅介绍,从6月25日开始,新疆的旅游市场开始出现转机——因为春节前很多旅行社已经揽收了一批客源,他们在3-5月无法来疆,所以在疫情好转后的6月底得以释放。这是第一波热度,持续到7月3日左右,这段时间的客源以旅行社组织的外地跟团游客为主。

游客与当地居民载歌载舞共度古尔邦节

(图源:新疆文旅厅官微)

第二阶段是7月3日至9日。新疆本地游客开始出动,至少占到同期新疆游客的六成左右,外地自驾和跟团的占四成左右。真正大热的是新疆的古尔邦节小长假(7月9日至13日)。因为新疆本地人也是憋了很久没出去,但这一出就都堵在路上了。像喀纳斯、伊犁和南疆的喀什都非常火爆,特别是南疆的喀什古城,一天的游客量最高能达到4万人次,摩肩接踵,人山人海。

据悉,今年古尔邦节期间5天,新疆累计接待游客885.78万人次,比今年“五一”期间的402.64万人次,足足高出一倍多;实现旅游收入68.81亿元,按可比口径同比增长14.86%。7月9日,古尔邦节假期首日,天山天池景区接待游客超1.6万人次,主景区人数较2021年同期增长46%,门票收入同比增长30%;7月10日,古尔邦节当天,赛里木湖景区接待游客首次突破6万人次,创历史新高。

新疆天山天池全景

第三个阶段是7月9日至今。伴随着古尔邦节的到来,又恰逢高考结束,暑期外地客人陆续自驾进疆,疆内和疆外游客的叠加导致新疆旅游市场大热,甚至一度“堵在路上”。7月10日以来,有“最美公路”之称的新疆独库公路堵车的视频在各网络平台流传,有游客发微博感慨:“堵车跟广州一样,100公里的路程走了8个小时,独库公路变成了‘堵哭公路’。”

新疆独库公路

景域驴妈妈集团副总裁、旅游百人会发起人任国才对新旅界分析指出,这次新疆旅游市场的大热,本质上是近两三年全国旅游内需在疫情防控政策放开下的集中爆发。

“国内游客这几年基本不可能到境外旅游,前往长距离旅游目的地也比较难,但这部分旅游消费者是客观存在的。尤其在疫情前的2019年,我国出境游人次已达1.55亿,这部分客群两三年没有出境。新疆相对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来说属于长距离旅游目的地,但之前因为疫情严格防控等原因无法接待,至今才盼来了较好的出游时机。尤其对疆外游客来说,原来的防控政策是非常严格的。现在由于中央要求‘疫情要防住,经济要稳住’,鼓励和促进旅游等消费,加之政府层面,把‘旅游兴疆’战略提到了新的高度,防控政策也更为精准,没有层层加码,这些措施都给新疆旅游市场增加了动力和活力。”任国才表示。

新疆赛里木湖

新旅界注意到,此前在6月底召开的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旅游发展大会上,马兴瑞强调,“各级党委和政府特别是党政‘一把手’要高度重视、系统谋划,完善大旅游发展体制机制,强化政策、资金、人才等保障。要抓好‘两个统筹’,依法科学精准做好疫情防控、最大限度保障人流畅通,推动我区旅游业高质量发展。”据了解,疫情管控措施方面,目前低风险区游客入疆需提前申报并落实三天两检,遵守当地防疫规定即可畅行无阻。

挑战:“目前新疆旅游业是在‘病态’运行”

旅游市场久违的热闹对于新疆旅游从业者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也为国内旅游市场在下半年的进一步复苏注入了信心,但骤增的客流,也对经过疫情冲击后的新疆在交通、住宿以及景区等方面的接待能力提出了挑战。当地旅游从业者直言,目前新疆的旅游业是在“病态”运行。

(图源:新疆是个好地方)

一方面,随着近期客流的增大,有不少游客反馈,当地部分草原景区餐厅、门票站、区间车等都需要排队,连马匹都“供不应求”。也有游客吐槽表示,一些旅游费用出现水涨船高的势头。以住宿为例,有媒体晒出“7月19日在线旅游平台上新疆禾木景区某木屋民宿涨价到17000多元/晚”的截图。尽管该民宿后来被证实为一幢内含多间房间的独栋别墅,但整体涨幅仍接近一倍。

另一方面,这批游客到来时新疆当地一时间还没做好充分准备。据王冬梅介绍,今年3月的疫情让当地很多旅游从业者都敲了“退堂鼓”,很多酒店和宾馆也不招聘服务员了,也不怎么营业了。直到6月市场开始有所好转才匆匆披挂上阵,导致房间紧张,服务员和车辆等配置都不到位,很多旅行社的导游和司机相继转行,景区的基础设施储备也不足,所以整体服务水平跟不上。

日落新疆

但面对承载能力不足,服务保障压力较大的情况,是否意味着新疆应该大范围增加供给?王冬梅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她认为,现阶段供需矛盾确实非常突出,但这些游客是之前没有的,是短期内大量涌进的,所以有可能在加大供给之后,待这波热度褪去了,反而造成人员和设施浪费的可能。“尤其在疫情下,所有从业者的现金流都备受考验,对投资都特别谨慎。疫情断断续续已经三年了,旅游业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任国才对此也持类似观点。在他看来,虽然新疆的基础设施相对沿海地区客观上有差距,但它主要是为疆内人服务的,已经基本匹配疆内人的出行需求,而短期的旅游热只是偶发性的供不应求,不能把它当做长期的问题。旅游供给是稳定的,而需求是弹性的,所以旅游基础设施和服务设施在淡季肯定是供过于求,旺季反之,这是经济的客观规律,不应该把它看作是特别大的问题。“市场的问题主要还是要靠市场来解决,之所以之前有部分旅游人离开了旅游行业,不是因为他不喜欢这个行业,而是没有市场了。如果市场真正复苏到一定程度,有相对稳定需求的时候,自然有一部分旅游人和资源会回流到旅游业来。”

新疆喀纳斯月亮湾

对于近期因游客大增而排起堵车长龙甚至成了“垃圾场”的独库公路,任国才认为,随着近几年国内自驾游热潮的兴起,像新疆这种自驾游的热门目的地交通设施的建设应该充分体现交旅融合,要用旅游规划和运营的思维来设计和完善公路。比如每隔多长距离要规划设立旅游服务区、观景平台,与周边旅游区联通等。同时,要把更多文旅元素融入到交通的规划、开发、建设中去,如主题服务区、主题餐厅、甚至主题厕所等。这样既可以满足旅游的基础功能,也能让公路成为地方文化传播的媒介。而当公路与旅游交融时,交通规划也应该考虑旅游容量问题。因为这关乎游客的舒适度,比如独库公路就可以考虑实行预约制,像景区一样,根据公路的单日最高承载能力对需要出入公路的车辆实行预约制。

新疆独库公路

据了解,独库公路是连接新疆南北的国道217线南段,串联了那拉提、巴音布鲁克天鹅湖、天山大峡谷等多个知名景区,号称“全国最美公路”,是不少自驾、徒步旅行者入疆的必走之路。因为大雪封山,独库公路每年10月中旬到次年6月实行交通管制,正常通车时间为每年6月1日至9月30日。据官方通报,今年7月上旬恰逢古尔邦节前夕、车流增加,如7月9日,独库公路通车量达到2.8万辆,超过设计流量的5倍以上,因此出现了游客反映的堵车问题。

“事实上,独库公路在建成通车后,政府花了上亿元资金重新打造了停车场、卫生间等配套设施,路况也进行了修整,它的整体接待能力已经比之前强了很多倍。但是面对短时间涌入的大量游客,出现拥堵也是意料之中的。非要改进的话,看看后续有没有可能做成单向行驶、不走回头路的环形山路,用这种方案的话,接待能力就可能翻倍。如果再能达到四季通车,不受季节限制就更好了。目前独库公路升级工程已启动,未来将打造四季可用的公路。”王冬梅表示,现在当务之急是宣传要跟上,独库公路是一条美丽的风景公路,大家要进一步提高环保意识,自觉维护好沿途的风景。为此,新疆文旅厅官方公众号也发文呼吁:“请!不!要!让独库公路变成垃圾场”,倡议自驾游客随车携带垃圾袋,将垃圾投放到沿途的垃圾箱或垃圾站内。

独库公路变成“垃圾场”(图源:新疆文旅厅官微)

变化:观光转向度假 旅游营销先声夺人

新疆旅游爆发式增长的背后,不只释放出行业恢复的强烈信号,也反映出后疫情时代新疆消费市场的巨大潜力。除了景点人气火爆、旅游收入增势明显,近年来新疆旅游业的发展也在悄然发生着一些新的变化。

对于已经在新疆地区从事了近30年旅游相关工作的王冬梅而言,她最直观的感受是,随着新疆近几年加大了对旅游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以及近几年疫情影响,入疆旅客的出游方式及逗留时间都发生了很大变化。

在出游方式上,传统组团游模式的辉煌已不复往日。游客更多会通过短视频直播、小红书等媒介获取相关出游信息,甚至还能直接和旅游目的地及住宿平台取得联系,形成了点对点的更加精细化的供需关系。而旅行社此前在两者之间的中介作用已经越来越被弱化。就算是跟团游,也是以自驾和小团游为主了。据途牛数据,近期新疆游客跟团游、自驾游需求上涨明显、跟团游以“小包团”为主。其中,以家庭为单位出游的4-6人小包团受欢迎度更高。

其次是游客在疆停留的整体时间拉长趋势非常明显。据悉,今年进疆客人选择15-16天线路的都已经算常规线路了,要知道在以前双飞8天或者10天都算较长线了。这与新疆近些年来航空、铁路以及公路等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提速,推动来疆游客“游多旅少”“快进慢游”这些促进旅游业发展的部署密不可分。同时,这一变化反映出以下市场趋势:新疆游客的旅游需求已逐渐从观光旅游向度假旅游转变。

新疆鸣沙山沙漠

此外,旅游营销的异军突起也是新疆旅游业近年来的突出特点之一。特别是新媒体营销,以时任昭苏县副县长贺娇龙的雪地策马走红事件为起点,这两年来,新疆部分市(州)县文旅局长也意识到了短视频对地区旅游推动的作用,开始效仿贺娇龙开通抖音账号,推介本地区的自然和人文景观。“因为新疆地大物博,但是大家对它认知没有那么具象,所以通过拥抱互联网的方式,能够更好地展现新疆的自然风光、民族风情或人文特色等。”任国才表示,后疫情时期旅游市场的复苏虽说是个缓慢的过程,但谁能够在此过程中在旅游营销上创新方法、率先发声,谁就能更多地获得游客的关注,谁就能在市场中多分一块蛋糕。

旅游业者善用短视频营销(图源:贺局长说伊犁)

在本轮旅游市场复苏中先声夺人过后,接下来新疆旅游业应该如何继续深耕细作?

白马文化发展集团常务副总裁高显银支招:首先,作为我国面积最大的省份以及西部地区热门的旅游目的地,应该加快推动自治区旅游智慧化和数字化建设,打通在线上与游客对接的平台。同时,线下的旅游目的地也不妨向东部发达城市看齐,在目的地融入更多更具科技感、沉浸式的旅游产品。因为新疆太大了,游客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全面实地游览不太现实,但通过一些科技的手段进行场景再现,使游客产生亲临其境的体验,这是很多游客都愿意看到的。

新疆丹霞地貌

其次,一定要对新疆本土的文化和民族风情进行深入挖掘,广泛传播,才可以让新疆的旅游持续焕发生命力。“不然有些人文景观游客可能去了一次,就不想去第二次了。包括针对新疆一些少数民族的歌舞在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何创新利用起来,融入到旅游产品的设计和规划当中,都是值得文旅从业者认真去思考的课题。”

最后,作为边境省份,长远来看,新疆还肩负着中外文化旅游交流纽带的作用。因此在国际形势复杂多变的今天,新疆作为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核心地带之一,应该充分发挥它的地缘优势、旅游资源优势、人文优势和政策优势,把文旅产业的发展上升到更高的层面,传播大美新疆,讲好中国故事。

(除特殊标注外,文中图片均来自摄图网)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