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新疆被挤爆之后,大理也“沦陷”了,苍山洱海变人山人海......
旅游

继新疆被挤爆之后,大理也“沦陷”了,苍山洱海变人山人海......

继新疆被挤爆之后,大理也“沦陷”了。

7月以来,来大理游玩的游客增长明显。

据统计,7月1日至7月31日,大理古城接待游客159万人次,单日游客峰值最高时近6万人次,整个大理接待游客约600万人次,比6月增长15%、比5月增长48%。

大理站出站口(@抖音 雅琼shan)

这股“旅游热潮”也使得大理古城停的车位到了一位难求的地步。

昔日令人向往的苍山洱海,也变成人山人海的模样。

因为供不应求,民宿价格也随之攀升至原来的十倍

据当地景区志愿者称,苍山洱海的游客平常只有每天100人左右,最近飙升到了10000人

在洱海骑马是必玩项目,因为游客激增,两年都没见过的马都被牵出来了,马累得够呛,景区也满地马粪,大家都忍着臭味排队。

大理本地人直呼救命:“我一个本地人都抢不到早饭吃了。”

于是,网友不禁发出疑问:

全中国的人,一半跑去了新疆,一半跑去了大理,只有我上班对吗?

这个能跟新疆抢客源的大理,究竟又有什么魔力呢?

大理!大理!

众所周知,云南有很多漂亮的地方。

上帝对待云南有着藏不住的偏心,在这里撰写了太多优美动人的故事,馈赠给这里太多诗意的浪漫。

但如果你是第一次来,如果只能选一个地方的话,那一定是大理。

有人说,云南承包了半个中国的美,而云南把一半的美艳都给了大理。

不管你是看遍了世间繁华,还是感受了人间沧桑,总有一天你终究会来到这里。

不冲着大山大河而来,也不为了华丽震撼而去。

苍山洱海的悠闲浪漫,大理古城的大街小巷,爱上这里真的太过简单。

大理的水韵

来大理的人,绕不开洱海。

这里好像聚起了大理的魂。

关于洱海,有句话是这样说的:

洱海不是海,但却比海更能疗愈内心。

望不到边际的蔚蓝,时而动,时而静,天上的云朵压得很低,温柔伴随着风,优雅挥动着舞,好似要抢了主角的光环,可奈何洱海就是这么宠它,不声不响,看着它调皮又浪漫。

游玩洱海有很多种方式,可以闲步,也可以骑车,再或是找个喜欢的地方呆坐一天,时间允许的话,就在这里住上一晚。

清晨的洱海又多了几分温柔的况味,朝霞把蓝色的海子与周遭一切都染成了橘红色,一切都在这片深浅不一的橙红中发生着改变。

洱海啊,它谈不上震撼,也说不上多耀眼。

但只要你来,内心就仿若离开一般在怀念了。

而这种不舍都源自于对它的一眼万年。

来过海舌公园的人,对这里的评价褒贬不一。

有的人说,没什么特别的,马马虎虎走一圈就差不多的。

也有的人说,这里其实比洱海更有“看点”。

如果你是一个喜欢摄影的人,那么这里一定适合你。

太阳还未完全出来的时候,可能你会有些失望。随着太阳渐渐出来的时候,阳光洒在湖面上,湖面上泛起的波纹在一闪一闪地发光,宛如一片坠落人间的星辰,如此宁静,又格外璀璨。

尤其喜欢湖边这些树木,有的依然生机,有的化成朽木,因为海鸟的驻足,又孕育出新的生机。

走遍走走逛逛,树林、村庄、小道、田野,眼前的一切好像有点熟悉,像极了儿时的夏天。

在大理,有这么一句话:

“大理风光在苍洱 ,苍洱风光在双廊。”

你要说这其中最精彩的一段,南诏风情岛当属第一。

它浓缩了大理数千年的文化底蕴,尽显南诏、大理两朝六百年的皇都风采。

登岛的话,需要坐船,小岛不大,一两个钟头就能逛完。岛上的绿植和花朵特别丰富,让人不由自主地就慢下来。

当然,有些东西距离更能产生美,南诏风情岛就是这样,远观将它框出画中一景,其实更有意境。

蝴蝶泉和上面的水景都不一样。

它更像是园林山水景致中的水景,更精致雅兴。

从下关乘车,沿滇藏公路北行30余公里,车左侧即有一座古色古色的石牌坊映入眼帘,步行大概百余米,就能看到蝴蝶泉。

泉池四周用透亮的大理石砌成围栏,而蝴蝶泉像一颗透明的宝石,镶嵌在绿荫之中,不大的池子,却分外有味道。

据说旁边的“蝴蝶树”到了夏天就会开花,各种蝴蝶便前来朝拜,在泉边漫天飞舞,这就是蝴蝶泉的一大奇观——蝴蝶会。

在白族人的心中,蝴蝶泉是一个象征爱情忠贞的泉。所以在每年蝴蝶会时,白族青年男女都会来到这,“丢个石头试水深”用歌声找到自己的意中人。

大理的山色

说起洱海的名字,前缀总是“苍山”二字。

的确,苍山洱海不可分割。很多时候,览苍山,都是观远景。

它成就了一幅幅摄于大理的绝美大片,不抱怨任何,心甘做最美的背景板。

但其实苍山并不是印象里的孤单和苍凉。

上苍山有乘坐索道和步行走登山步道两个途径,若是体力允许,可以考虑自己爬山,山腰间有一条长约18公里的游山步道,是俯瞰大理坝子和洱海风的好位置。

如果带着老人孩子全家出行,更推荐坐索道(苍山洗马潭索道),纵览山间美景,从上帝的视角看一看大理,也是不错的选择。

石宝山地处剑川县城西南面约25公里的沙溪镇境内。

因山上的红砂石成龟背状裂纹,如狮似象像钟,得石宝之名。

作为国务院首批公布的全国44个重点风景名胜区之一,非常值得你一探究竟。

费孝通先生曾说:“北有敦煌壁画,南有石宝山石窟。”

独特的丹霞地貌,栩栩如生的石刻,半悬挂于峭壁的宝相寺,再加上清幽寂静的环境,都为这里附上一层神秘的仙气。

在茫茫云岭高原之巅,在红土蓝天间悠悠飘荡的白云之外,矗立着一座伴日月、擎青天的巍峨清峰,这就是鸡足山

它就像一位进入永恒寂静的觉悟者,深沉、厚重 。

白天,这里常伴着云雾,气象万千,不是仙境胜似仙境。

待到傍晚,原本在晴空之下醒目的金顶寺,也渐渐变成一个剪影。

随后,又被更为灿烂的星空照亮。

清澈、透亮、璀璨,任何形容星空的词汇,都难以形容这种绚烂。

在苍山圣应峰南麓, 隐藏着一座特别的寺庙,这里不烧香只种花,斋饭好吃到你想出家,它就是寂照庵

不喧嚣、不浮华,一草一木皆风景,一枝一叶总关情。

即便现在它已经被人熟知,但意外的是,这里却依旧宁静。

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专心做着自己的事情,不会打扰别人,也不会被别人打扰。

赏赏花,拍拍草,吃吃斋饭,沉下心思考。

不留下什么,也不带走任何。

大理的乡愁

大理古城同为大理的招牌之一。

它和其他的古城不太一样,这里的路更加宽敞,不经意间给了太阳肆意撒野的机会。

漫步于古城的城墙边,周围的建筑都是有民族特色的老宅子,很有特色的年代。当然还少不了数之不尽的特色美食,烤乳扇、饵块、鲜花饼...一种接着一种香味在口腔中萦绕弥漫。

白天总是一副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的样子,即便何时这里的人都不算少,它还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悠然模样,可到了晚上,大理的大街小巷,则多了些热闹,多了点烟火气。

随意找一家大排档,点些小串,和同行的人小酌几杯,在大理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可即使再忙也要抽些时间享受,这才叫向往的生活。

当地有种说法,穷大理,富喜洲 。

喜洲古镇不仅比大理古城更为悠闲清净,建筑也更丰富。

明代、清代、民国以及当代各个时期各具特色的上百院白族民居建筑,好似一件件瑰宝。

游走在古镇的街道上,两边的建筑给人一种庄重雄浑而又不失轻巧灵透。

除此之外,喜洲古镇街边也有不少手工坊,还有沿街摆摊的摊贩,特别好逛。

清晨,店主不急不慢的开门纳客,喜洲粑粑的香味在空气里飘着,偶尔听见现烤小麻花的叫卖声,扎染帽子店里缝纫机的轧轧声。

喜洲古镇是带着温度的,温暖而悠闲,所有人都在慢条斯理的用心生活。

如果说,大理古城更适合逛,那么沙溪古镇就更适合生活。

没有被过度开发,还保留着一份最质朴的模样。

依偎在大山深处,不讨好任何人,只是在岁月的长河里撰写属于自己的那一篇章。

有人说这里太过粗糙,但其实糙中也有细腻的一面。

狭长的小岛,做旧的门窗,目光所及之处,总有点花花草草点缀。

看得出来,当地居民把这里呵护得很好。

在大理,你能看到很多扎染的店面。

周城不一样,这个古城就像是直接被泡在了染缸里一样。

只要你看得到的地方,就一定要扎染的元素。

周城是大理最大的白族村镇,也有“扎染之乡”的美誉。

在这里,沿街五彩斑斓的印花布成了绚烂的风景。

这里的婆婆也都很亲和,哪怕你本就漫无目的,总有一两个白族老奶奶来招呼你,到染坊坐一坐。

曾看过一句话:如果你要的不多,那么生活就会变得简单很多。

向往的生活到底是什么呢?

可能就是在大理的这些日子,有苍山洱海相依,风花雪月也便有了伴。

离城很近,离尘很远。

美景为陪,故事作伴。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