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环球影城跟拍,月入3万元
旅游

我在北京环球影城跟拍,月入3万元

在北京环球影城里,拉杆箱成为了潮流单品。

旺季的时候,用“百米一个拉杆箱”来形容也不夸张,特别是最受欢迎的哈利·波特园区,休息大厅和对角巷宛如候车室,拉杆箱凑起来能堆积成一座小山。

如果仔细观察这些拉着拉杆箱的人,就会发现他们并不是外地游客,而是提供跟拍服务的摄影师,箱子里装满了魔法袍、魔法杖、相机电池等各类拍摄道具和工具。一些游客也因此遭遇了不太愉快的游玩体验。有网友分享,排在自己前面的摄影师,一拍就是20分钟,大家都等得很焦急,甚至还有网友因为误挡镜头,被摄影师大吼。

这导致“环球影城跟拍泛滥”的声音时不时就会在网络上出现。但与此同时,在环球影城,跟拍的生意仍络绎不绝、客源不断,只要肯吃苦,这些跟拍摄影师月入3万元并不困难。

北京环球影城

环球影城里有官方提供的全天拍照套餐,一天388元,人数不限。单从价格的角度来看,这比私人跟拍划算很多,毕竟若是想要摄影师跟拍一天,至少也要1000元。

但事实却是,官方的拍照套餐,被许多游客排除在了计划之外。刘佳雨在做攻略时,就直接把一套官拍图分享给了朋友,然后说:“我觉得拍完这个我得容貌焦虑,你觉得呢?”

环球影城里的拍照套餐,提供的不是一对一的服务,摄影师分散在园内各个打卡地,照片统一上传到后台。这就意味着,游客只能在设置好的固定地点拍照,摄影师的水平也参差不齐。

“最后给的都是原片,不给修图,而且每张照片都有环球影城的边框,就像十几年前的大头贴一样”,这直接扼杀了刘佳雨想拍照的欲望。但在某种程度上,这也为个人摄影师和旅拍机构,提供了可生长的空间。

和刘佳雨一起去环球影城的,是她即将出国留学的发小,对方特意从上海赶到北京找她,“我们都觉得拍一组照片挺有意义,她放假能不能回来都不好说,再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出于这样的想法,刘佳雨在小红书上找了一位跟拍摄影师——一个小时498元,提供服装和道具。

环球影城跟拍和常规景区跟拍有所出入,它并不是指摄影师全程跟在客户身后,进行抓拍和记录,而是双方约定好时间,花费一两个小时,只做拍照这一件事,然后原地解散。当然,如果客户有全程跟拍的需求,摄影师也会满足,只不过价格会很贵,在玩的时候一直想着拍照这件事,也会无形中成为负担。

一个小时的拍照时间,对刘佳雨来说已经很充足了。“我们只拍哈利·波特这一个园区,所以效率很高,当天人很多,摄影小姐姐就一直在找人少、景好的地方,赶紧拍完然后痛痛快快玩还是很爽的。”

环球影城推出的年卡,也为跟拍生意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据刘佳雨回忆,她接触的所有跟拍,都是门票自理,并且提供免费的服装和道具。小宝就是靠着一张年卡、一台相机、几件衣服,一边上着大学,一边实现了月入三四万元。

今年暑假,小宝去环球影城玩时,发现了跟拍的商机。在这之前,她也常常在学校内为同学拍摄写真,赚一些零花钱,看到其他摄影师在网上发出的客照,小宝觉得“这我也能拍”,随即就在小红书上接起了单。

从7月上旬开始,近一个月的时间,小宝都“常驻”环球影城。她的报价不算高,单人268元、双人428元的价格很有吸引力,“那时候我每天都泡在哈利·波特和小黄人园区里,一天能接三四个单子”,年轻女孩和情侣是主要的客户群体。

整体来看,对于摄影师而言,环球影城就像一个机会丛生的“新职场”,其并不美观的官摄、昂贵的周边以及开放的态度,都让跟拍更具性价比。而大量摄影师的涌入,也导致了乱象的滋生,急需规范。

环球影城就像一个机会丛生的“新职场”,其并不美观的官摄、昂贵的周边以及开放的态度,都让跟拍更具性价比。

环球影城跟拍的小江湖里,也是“论资排辈”的,只不过这个“资”,是薪资的资。

吴先生在通州有一家摄影工作室,他对于写真、外景约拍、婚纱摄影等类型的拍摄,都有较为丰富的经验。但在进入环球影城跟拍圈后,吴先生发现,过往的经验并没那么重要,想要吸引到大量客户,价格够低才是关键。

促使这一现象发生的,是旅拍机构的大量入场。吴先生告诉《新周刊》,现在环球影城里个人摄影师和旅拍机构的比例是三七开,旅拍机构人多势众,为了抢占客源,它们还进行了“低价竞争”,有些旅拍机构把每小时的价格定在了百元以内,直接拉低了环球影城跟拍的市场价格。

虽然一定会有人为才华买单,但巨大的价格差很容易让人动摇,摄影师也很难避免被主流市场抛弃。吴先生平常也会接一些故宫、骑行跟拍的单子,价格基本在每小时800元左右,但入乡随俗,来到环球影城后,他的收费标准变成了每小时428元,打了近一半的折扣。

在被问到“为什么环球影城跟拍价格低还要接单子”时,吴先生几乎是脱口而出:“因为客流量大啊。”他算了这样一笔账:“平常的跟拍,比如我去拍故宫、拍骑行,虽然客单价高,但是一天基本只能接一单,路上很费功夫,但是环球影城不一样,这里有源源不断的客户,旺季的时候我一天平均能拍五单。”

在这样的生态里,薄利多销已经成为环球影城跟拍最赚钱的模式。而环球影城跟拍摄影师们,则对“时间就是金钱”这句话的感受更为直观,在一天中光线最好的几个小时里不停歇地赶场,成了不少摄影师真实工作状态的写照。

一直在赶时间,再加上天气炎热、人挤着人,有时候就会发生口角。在对角巷取景时,小宝就和她前面的摄影师大哥吵了一架。“对角巷很受欢迎,是必拍照的打卡地,大家都爱在那拍袍子飞起来的照片。那天我等得很着急,感觉前面的大哥拍了很久还没拍完,我脑子一热就直接对他说:‘都拍多久了还没拍完,让不让后面的人拍了?’结果那大哥回过头来冲我说:‘你掐着你的表看看,我超过5分钟了吗?’我刚想怼回去,但是一看手机还真没到5分钟,就没说话了。”

绝大多数情况下,跟拍并不会干扰到单纯玩项目的人,受到影响的是同样有拍照需求的游客。在聊到网络上吐槽环球影城跟拍泛滥的声音时,刘佳雨、小宝和吴先生都不约而同地将矛头指向了摄影师的个人素质。“我们的摄影师人很好,拍照之前她就和我们说,如果恰好有游客要拍照就让他们先拍,一般游客拍照都很快,如果最后没拍完她免费给我们加时。”刘佳雨说。

小宝同样也会让普通游客占据主动权,有时候还会在一边教他们怎么摆姿势,“跟拍的存在的确会影响普通游客,这是没法避免的,只能尽量高效、友善一些,大家都开开心心的”。

一般来讲,摄影师在单个地点的拍照时间会控制在3—5分钟。“至于那些一拍就是十几分钟的摄影师,大概率是累了,所以故意在那停留,想休息休息,机构的摄影师很辛苦的,他们从早拍到晚。”吴先生说。

一般来讲,摄影师在单个地点的拍照时间会控制在3-5分钟。|图源受访者

明年旺季时,吴先生打算招个有摄影基础的学生做兼职,在前期带带他,传授一下拍摄的技巧,出师后就把环球影城跟拍的生意交给他。

吴先生有些厌倦了这种不断重复的拍摄。有时候身在环球影城里,吴先生却觉得自己像是身处流水线上的艺术工作者,面对同样的取景地、同样穿着魔法袍的人,重复地按下快门。

偶尔碰到个人风格强烈的客户,吴先生会感到兴奋,但他清楚,这份兴奋来源于人本身所带来的变化,而非自己摄影技术的提升。在环球影城里做跟拍,不需要太高的摄影技术,它存在着几种固定的拍照格式。

“一般客户找到我们时,心里都有了想要的风格,会直接发一组别人分享在网上的图过来,问能不能拍这种风格。现在大家出去玩都做攻略,包括做拍照攻略,其实就是一个相互借鉴的过程。”吴先生说。

对摄影师来说,拍写真要比跟拍更能见功力。拍摄写真时,风格的策划、布景、灯光等,都和摄影师的审美紧密相关。但跟拍就不同了,拍摄环境是固定的,受成本制约,常规的跟拍也不会有打光、幕布这些道具,可以说摄影师完全靠着一台相机走天下。“懂得构图、擅长避开人群,基本就够用了,70分的摄影师和90分的摄影师在跟拍时拍出来的效果其实相差不大。”

当然,虽然环球影城跟拍的门槛并不高,但这并不意味着谁都能分一杯羹。新人摄影师最容易碰到的两个问题,就是不懂如何与客户互动,以及不会规划拍摄路线。

让客户放松下来,在自然、开心的状态下摆出姿势,是跟拍的灵魂。“很多来找我跟拍的客户以前并没有什么拍照经验,面对我这样一个拿着镜头的陌生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紧张,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就会有些僵硬,在镜头里看就很明显。所以每次拍照前我都会努力热热场子,然后在脑子里快速匹配与这个场景符合的姿势,指导客户来做。”小宝说。

让客户放松下来,在自然、开心的状态下摆出姿势,是跟拍的灵魂。|图源受访者

许多旅拍机构的取景地,是完全固定的。为了避开人群,拍出更有特色的照片,小宝在踩点后规划出了一条新的拍摄路线,她知道哪里人少还能拍到城堡的全貌,也很清楚哪面墙能满足客户提出的“电影感”,在她看来,要想成为好的跟拍摄影师,就要先成为好导游。

从本质上来看,环球影城跟拍赚的是辛苦钱,在户外扛着相机拍摄四五个小时,其间不断经历拍摄对象的更换、磨合,对摄影师而言,这既劳神又费心。它可以在短时间内赚到一笔数量可观的钱,但很快也会遇到创新瓶颈,只能在原地打转。

“这是一份累但有钱的工作。”小宝和吴先生异口同声地说。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