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四川,有种豪情叫泸州
旅游

在四川,有种豪情叫泸州

高耸的群山将四川围绕,当天府之国被隐蔽在万山之间,这时长江自青藏高原奔腾而下,流经四川盆地,为人们出入蜀地开了一扇窗。

长江于四川东南缘出川,而把握着其水路关口的正是泸州。

请横屏观看长江泸州段,过境全长136公里 | 摄影师@党剑辉/西伯利亚狼

四面衔接滇、黔、渝,泸州成为出蜀入川的黄金路段,自古有“川南第一州”的美誉。

泸州地理位置示意图 | 制图@吴昕恬/星球研究所

它是四川的南大门,川盐、铅铜、木料等物资在此集散,络绎不绝的车马跋山涉水、一步一步走出了川盐古道的传奇。

福宝古镇,于合江县依山而建,是明清时期川盐入黔的必经之地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它是西南要会,把守着军事要冲,在多场战火之间成为四川不可或缺的铜墙铁壁。

位于川滇黔三省交界处的鸡鸣三省大峡谷,《宋会要辑稿》载宋徽宗诏云:“泸州西南要会,控制一路……可升为节度,赐名泸州军。”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大批文人墨客曾齐聚于此,在泸州留下了丰富的诗酒文化。

杜甫就曾赞叹:“自昔泸以负盛名,归途邂逅慰老身。”

泸州,到底有什么魅力?

01

滚滚长江东逝水

泸州地处四川盆地南缘,地势南高北低,宛若一个大型斜坡,南部是一片低山丘陵,北部地形平坦开阔。

泸州地势与水文示意图 | 制图@吴昕恬/星球研究所

万 里长江呼啸奔腾,它穿山行谷来,到泸州后豁然开阔。 这里地势平缓、宽广, 长江自西向东贯穿,如诗人笔下的“滚滚长江东逝水”。

请横屏观看,长江在泸州滔滔往东流。上文摘自明代诗人杨慎《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沱江从四川北部山区一路南下,在泸州与长江交汇,共同组成了一幅“两江环合,弥漫浩渺”的大河盛景。

馆驿嘴,长江与沱江交汇点,上文摘自清代地理学家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七十二 | 摄影师@李珩

泸州,在这片广阔的江河中诞生了。由于地处大江之北,泸州古时名为“江阳”。

江阳阁。汉代泸州大约位于长江以北,《春秋谷梁传》:“山之南、水之北”为阳,因而得名江阳 |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长江河谷为泸州全市最低之处,与之相对的是南部山地——丹山山脉、罗汉林山脉,将泸州划分为一座半山半水的青山江城。

罗汉林山,泸州山地面积占总幅员面积56.14%

| 摄影师@代建

大大小小的河流沿着地势,从四方向长江汇集。在南部山区,发源自云贵高原的河流一路狂奔,将群山削成了峡谷。

请横屏观看,地处云南、贵州及四川交界处的鸡鸣三省大峡谷 | 摄影师@柴峻峰

泸州中部低山遍布,随着海拔递减,河流在山地树林间穿梭,如《泸州登忠山》所记:“江源分内外,千里会泸州”。

赤水河,由南向北流向全市最低处 | 摄影师@张华

湍急的水流到丘陵地带逐渐减缓,沿着错落的山坡铺上一层层水帘。

黄荆老林,位于泸州古蔺县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人们在坡地上开垦梯田,流水的力量不断塑造这座城市,既刻画了山川,又润泽万物。

丹山梯田, 叙永镇万亩梯田宛如明镜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沿着北部的河谷阶地,人们种起了水稻、玉米、小麦、大豆等粮食作物,这里有着四川内地分布面积最大的土类——紫色土,矿质养分丰富。

泸县奇峰渡槽,石拱桥梁跨越山丘,一头连接农田,一头连接水库 | 摄影师@王清友

泸州的气候温暖湿润,由于地处 四川盆地东南缘,川北高山阻挡了南下的寒流,泸州冬季气温相比其他同纬度地区更加温暖,夏季炎热,水汽充足。

泸州特产的糯红高粱,酿酒的绝佳原料,种植条件要求充足水热,冬季气温不宜过低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典型的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让一些南方沿海地区常见的水果也得以在此种植,泸州由此成为多种作物的重要产地。

请滑动查看泸州丰富的物产,依序为青李、桂圆、荔枝、柑橘 | 图片来源@傅琨&傅琨&视觉中国&视觉中国

由于水土、气候之优势,泸州在西汉时期便已形成以农业为主体,辅以林、渔、牧业的自给自足农业经济,是为“川南鱼米之乡”。

泸州农林渔牧分布图与年度产值,川南鱼米之乡特指泸县 | 制图@王天怡&吴昕恬/星球研究所

悠久的农业传统,奠定了泸州作为蜀南粮仓的底气。 这里既生产大米、玉米等日常粮食,还有珍稀的桂圆、荔枝、茶叶、高粱......

纳溪凤凰湖水稻收获季 | 摄影师@邓容

每到收获的季节,丰盛的粮食作物从泸州经水路运往四川各地,长江不仅为泸州带来了生命,也为出入蜀地带来了便利。

02

出蜀入川载酒行

泸州的兴起,离不开水运。

诸多河流在此与长江交汇,构成一张四通八达的水网。首先登场的是沱江,它自北向南汇入长江,从泸州直接沟通四川腹地。

馆驿嘴,秦汉时期人们就发现了长江与沱江之水路便利,如《水经注》载:“江阳县,枕带双流,据江洛会口。” | 摄影师@申燕

唐宋时期,大量文人涌入蜀地,由此促进了泸州的商品经济——酒业、纺织、制糖等手工业蓬勃发展。

先市酱油酿造作坊。唐宋时期泸州盛行家酿作坊,酱油也是常见的酿造作坊之一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其中最兴旺的要数酒业,由于粮食生产丰富,两宋时期的泸州在诗人唐庚的描绘中是“百斤黄鱼鲙玉,万户赤酒烧霞”,家家户户普遍酿酒。

宋代石刻,图中侍女手持酒瓶

,藏于泸县宋代石刻博物馆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实际上,巴蜀地区自古便有饮酒、酿酒风俗,善于利用酒曲发酵生香。而泸州首创一种新型的酒曲——大曲,所酿之酒产生了独特的“泸香”。

大曲制作工艺流程示意图,宋元时期泸州便开始以大曲酿酒 | 制图@王天怡/星球研究所

北宋熙宁年间,泸州酒税高达6432贯,占了其商税的33.6%。泸州酒业之繁盛,使其一跃成为商业大都会,无数文人墨客经由水路齐聚于此。

如今沱江三桥商圈之繁华,北宋诗人黄庭坚曾形容泸州酒业的盛况是“江安食不足,江阳酒有余” | 摄影师@李珩

明清时期,另一项产业的兴起,更是将泸州的地位推向了另一个高峰——盐业。

川盐经由泸州,销往贵州、云南、四川腹地,此时除了沱江,赤水河、永宁河的水运优势也相继登场。

赤水河沿岸的先市酱油园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赤水河沟通川黔两地,川盐一袋袋装载在盐船上,穿过古蔺山区逆流而上运至贵州;永宁河则流经叙永山区,沟通川滇。

叙永雪山关,陆运山路崎岖,水运也需人力起岸、转运 | 摄影师@傅琨

在公路还未建设起来的年代,无论陆运或水运都需要依靠人力背运,川盐才能顺利穿过山地。

来往的盐运者多了,一座座以运销川盐为中心的城镇依山建起。

福宝古镇,始建于元末明初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客栈、酒馆、饭馆在镇上蓬勃发展,这里既是盐运者的歇脚之地,外地盐商也纷纷汇聚此地,人们在这里修建城楼、开设商铺、组织帮会。

尧坝古镇集市,这里是古时江阳到夜郎国的必经之道 | 摄影师@蒋涛

五湖四海的人齐聚于此,构成了泸州独有的江湖豪情。

有些人只为出蜀入川,途经此地,留下一分从容快意,如苏轼所云:“佳酿飘香自蜀南,且邀明月醉花间,三杯未尽兴尤酣。”

元代釉里红高足转心杯,红色的釉下彩有如花瓣。上文摘自苏轼《浣溪沙·夜饮》 | 图片来源@泸州老窖博物馆

有些人带来了璀璨的宗教文化,一座座佛寺、古刹在泸州市内建起。

方山云峰寺,始建于宋代 | 摄影师@王进

有些人则安居于此,一点一滴堆砌了这座城市的繁华——其盛景,如清代诗人张问陶笔下:“城下人家水上城,酒楼红处一江明。”

请横屏观看,

国窖大桥与泸州城区夜景,张问陶当年夜间于余甘渡口远眺,有感而发 | 摄影师@张华

而有些人选择驻守此地,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出蜀入川的黄金路段,眼前的繁华必然要付上战火的代价。

03

失泸而蜀不可为

南宋末年,泸州的知州曹致在长江边上,深深叹了口气,他知道蒙古骑兵很快就要打到这里。

南宋末年蒙军大举入侵四川,试图以“破蜀亡宋”的战略沿长江,直取江浙腹地

| 摄影师@傅琨

此时川内各州已相继被蒙军攻破,曹致深知等在他面前的是一场硬战。泸州作为四川的南大门,一旦沦陷,南宋的西南版图岌岌可危。

抱持必须守住泸州的决心,曹致带领大家在神臂山上建起了一套强大的城防体系——神臂城。

四川安抚制置使余玠在川内规划了数十个据守要道的山城防御体系,神臂城属于较早的一批 | 制图@王天怡&吴昕恬/星球研究所

沿着神臂山四周的陡崖,曹致指挥宋人沿途筑起炮台、城门,长江则成了天然的护城河。

今神臂城遗址城墙,昔日战时纷乱不再,两位妇女正沿江眺望 | 摄影师@李珩

依托着易守难攻之势,神臂城的建设使泸州成功抵御元军,进而拱卫重庆。这股抗战的豪情壮志,使泸州获得了“天生重庆,铁打泸州”之美名。

请横屏观看,神臂城遗址所在地 | 摄影师@李珩,标注@王天怡/星球研究所

然而,这并不是泸州第一次遭遇战火的攻击,地处三省交界,泸州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忠山公园,三国时期诸葛亮曾驻兵于此

| 摄影师@傅琨

发生在泸州的无数场战役中,最经典的要数红军长征期间的“四渡赤水之战”。

1935年,由毛泽东率领的红军一度被数十万国民党军队围困在土城至赤水之间的狭长河谷地区,局面极其严峻。

此时,泸州的第一个地形优势登场了:河。

古蔺县太平古镇,毛泽东指挥3万红军从土城、猿猴场(今元厚)搭浮桥渡过赤水河,进入古蔺地区 | 摄影师@王进

密布的河网为红军留了一个通道,他们连夜搭建浮桥,横渡赤水河,成功躲开敌军的攻势。

赤水河红军大桥,于四渡赤水战争的革命老区连接古蔺及习水 | 图片来源@视觉 中国

养精蓄锐后,下一步必须反攻,泸州的第二个地形优势提供了掩护——山林。

红军从叙永、古蔺山区兵分三路,在山林的掩护下声东击西,展开游击。

叙永罗汉林

| 摄影师@代建

灵活运用泸州的山形水势,红军与敌军在四川、贵州、云南之间迂回,最终扭转局面反败为胜,成为后世经典的一场以少胜多的战役。

请滑动查看四渡赤水战争路线示意,其中一渡、二渡均在泸州 | 制图@吴昕恬/星球研究所

清代学者顾祖禹曾评价,泸州在四川的地位,自古便是“失泸而蜀不可为”。

军事上,泸州镇守着西南要会;交通上,泸州把守着出蜀入川的水路关口之一。

黄舣长江大桥 | 摄影师@李珩

历经了无数的纷乱与战火,泸州在新时代重新找到自己的定位。它依旧驻守着川南大后方,坐拥四川省内最大的港口——泸州港。

泸州港国际集装箱码头 | 摄影师@李珩

它依旧是四川的南大门,这一次其交通优势大大升级——航运、空运、陆运,出蜀入川不再是难题。

泸州陆续打通到德国、俄罗斯、白俄罗斯的陆路国际物流通道,将本地及周边的外贸产品输送到欧洲地区 | 摄影师@傅琨

它依旧把握着西南要会,地理位置优势更直接地衔接起长江上游经济带、成渝经济区,人们得以从泸州走向全国各地。

请横屏观看国窖大桥,一艘艘货船正驶出港口 | 摄影师@曹明雄

昔日扼守重镇的忠义正气,已然化作这座城市的精神风骨,奠定了泸州一种豪情的底蕴。

04

衔杯却爱泸州好

农历二月初二,俗称“龙抬头”,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泸州都会举办一项悠久的民俗活动——雨坛彩龙。

泸县龙脑桥上的雨坛彩龙,泸县有“中国龙舞之乡”之美称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人们舞动着色彩缤纷的舞龙,汉代便有舞龙求雨、祈求丰收的传统,这项旧时的祭祀活动,在泸州成为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了下来。

雨坛彩龙,如今宗教祭祀意味已消减,龙也由草把龙、布龙演变成现在的彩龙 | 摄影师@ 王清友

然而,这并非泸州唯一的文化遗产,从唐宋至明清,以来无数的旅人纷纷在泸州留下了足迹。

请横屏观看,玉蟾山明代石刻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历史文化交织在这座城市之中,不曾老去。

分水油纸伞,制作工艺历史悠久,泸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如今泸州市内拥有多处文物保护单位,奠定了这座城市的的文化基因。

泸州文物保护单位分布图,其中国家级文保单位共22处,省级58处,市级高达110处

| 制图@吴昕恬/星球研究所

这些珍贵的传统文化,或是交织在人们的生活之中,历历可见。

报恩塔,伫立于江阳报恩塔文化广场,提醒着人们宋代冯楫为母报恩的故事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有的传统文化则融入了技艺之中,历经百年,只凭口传心授。

公元1324年,自从制曲之父郭怀玉发明甘醇曲,酿制出第一代泸州大曲酒,浓香型白酒的传统酿造技艺便历经24代师徒相承、口口相述,传承至今。

浓香型白酒原酒酿造技艺 | 制图@王天怡/星球研究所

明朝时期国窖始祖舒承宗在泸州始建的窖池群,449年持续不间断地使用至今,已成为我国的“活文物”。

国窖1573,由1573国宝窖池群和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泸州老窖酒传统酿制技艺纯手工酿造,被誉为“活态双国宝”之酿

| 图片来源@泸州老窖

历史在泸州,总是以活态传承。走在泸州,市内处处都飘着醇厚的酒香——“泸香”,这是泸州老窖传统的“久香”牌大曲所赋予的独特香味。

泸州老窖“久香”牌大曲 | 图片来源@泸州老窖

酒,在泸州已成为一种经典的地域符号, 无数文人墨客为其所诚服,诗人 张问陶便曾赞叹:“ 衔杯却爱泸州好 ” 。

这座酒香醇厚的城市,亦有“酒城”之美誉。

国窖大桥,朱德在护国战争期间曾在泸州赋诗抒怀:“酒城幸保身无恙,检点机韬又一年”,因此得名“酒城” | 摄影师@傅琨

生活 在酒城的人们,性子豪迈如酒,自在潇洒。

泸州市民日常自在的烟火气 | 摄影师@白鹭

数百年来这片土地上历经的战役,在他们骨子里刻下一股刚毅之情。

泸州 市民在长江冬泳,远处为国窖大桥 | 摄影师@李珩

美酒、江河、战火与铁壁,在泸州,成了四川的另一种豪情。

请横屏观看,泸州山地云海缥缈,霞光辉映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若问泸州有什么魅力,大概就如诗人李白了然于胸的一股快意:“大笑同一醉,取乐平生年。”

穿风御云,上文摘自李白《叙旧赠江阳宰陆调》 | 摄影师@代建

【参考文献】

[1] 泸州市建设委员会, 政协泸州市文史资料委员会. 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泸州.[M]. 政协泸州市文史委, 1995, 3.

[2] 泸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泸州市志.[M]. 方志出版社, 1998, 8.

[3] 肖成全. 泸县历史.[M]. 四川省纳溪, 1990.

[4] 蒋晓春,林邱.宋代泸州神臂城城防体系分析[J].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2017(09):59-73.

[5] 余乾伟编著. 传统白酒酿造技术第2版.[M]. 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2017.03.

[6] 罗进,魏登云.仁岸川盐入黔路线及其作用研究[J].安徽农业科学,2012,40(05)

[7] 徐华.永岸盐业与春秋祠关系初考[J].盐业史研究,2010(01):53-56.

[8] 伍文.红军四渡赤水时三过古蔺[J].文史杂志,2009(02):73-75.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