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均收入最高的县,制霸世界杯
旅游

中国人均收入最高的县,制霸世界杯

这届世界杯,中国除了中国队没去,其他都去了。

世界杯决赛场地“大金碗”,是中国制造的;

本届世界杯最大的赞助商,是中国企业;

近七成世界杯周边产品——大到足球、国旗、大力神杯,小到喇叭,哨子,则都来自一座中国县城。

没错,它就是中国义乌。

当卡塔尔世界杯小组赛让场内球迷们飙着血压,场外,义乌也有无数缝纫机火星嘎嘎直冒。

在义乌流传着一个很诡异的数据,叫“义乌指数”。

预测美国总统大选、世界杯最有胜算的球队、欧洲哪个王室将迎来新王妃、哪个国家将有战事 ……听起来不可思议,其实背靠的就是义乌庞大而种类齐全的小商品数据库。

图|梨视频 ©

在2022年中国百强县中,义乌一鼓作气地跑到第十位,目前还稳稳居于“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县域第一”的位置上,人均可支配收入达77468元/年。

但这个位于浙江之心的宇宙小商品中心,从来不只有金钱在流动。

图1|金福根 © 图2|图虫创意 ©

地处浙江省地理几何中心,本来“江南好,风景旧曾谙”的盛景就在眼前,义乌却又生生被三面大山团团围住,让义乌,只能与繁华苏杭隔山相望。

“七山二水一分田”,又造就了义乌人人尚武的彪悍民风,江湖人称“义乌拳头”。

向来拳头对外不对内的义乌人,不仅在明朝时被戚家军收编,忠勇抗倭;到了近代,面对瘠面,生性耿直,不服就干的义乌人,也走出了一条经商的自救之路。

图|图虫创意 ©

“鸡毛换糖”,是照亮义乌人匮乏生活的的一束光。当时的义乌卖货郎走街串巷,用熬好的红糖换取鸡毛等一类的廉价物料。在艰难日子里尝到了甜头,越来越多的义乌人开始做起小贩生意,只为追寻“更浓郁的甜味”。

小铺位蜿蜒而行,吆喝成了声浪。义乌人敏锐地捕捉商机,从广州学塑料加工,从嘉兴学针织技艺,从温州学造鞋技术……只要新颖的商品在市场上冒出头,两周后你多半能在义乌的厂里找到它们的身影。

直到90年代初成为义乌小商品市场成为全国老大,先苦后甜、敢想敢干的精神,已经烙进义乌人的基因里。

图|义乌网之声 ©

财富积累带来的甜,是后天积累。而唇舌之间的甜,却是这座城市的底味。

借东南北三面群山屏障,义乌形成温暖的气候,又让这里成为了中国糖蔗生长的“极北之地”。

图1、2|图虫创意 ©

宋朝种植甘蔗,清朝习得红糖制造技艺,义乌自古便是“红糖之乡”,制作出的红糖 质地松软、散似 细沙,载入非遗。

红糖麻花、择子豆腐、红糖糖饧是义乌人童年的味道,吃惯义乌的红糖,他乡红糖,他们实在瞧不上。

▲ “有糖无糖,立冬榨糖”,立冬前后,是义乌熬红糖的日子。

将刚刚出锅的红糖汁均匀地浇在炸好的麻花上,甜蜜拉丝的红糖汁,包裹着酥脆的麻花,咬上一口,糖壳在舌尖悄然溶解,没有一颗酥炸红糖麻花能看见第二天的日出,它们都会在一天内,被沉迷甜香的义乌人消灭殆尽。

▲ 红糖糖饧( 图2|是你的7喔 ©)

深谙“先苦后甜”的义乌人,南枣的甜,则是倾注汗水后让人喜开颜笑的回甘。

选取外形饱满的义乌鲜大枣,历经九晒九烘的磨砺,鲜枣蜕去红润的外表,换上乌黑发亮的外袍,入口软糯,香甜回甘。

▲ 义乌南枣( 图|cctv4 ©)

世人都说江南好。她好听,在人们的眼里,江南总氤氲着吴侬软语,轻轻慢慢,声声娇俏。

但到了义乌,荡漾在空气里的是打包声、砍价声和英语、法语、韩语、阿拉伯语、阿根廷语……

四五十岁的老板和老板娘,也能用英语或阿拉伯语和客户唠上几句,从容地使用手机和肢体语言,跟外国商人沟通订单细节;从未踏出国门的棒球帽老板娘,能就阿根廷进出口政策,与客户谈笑风生。

忙着做生意的CBD,一般被视作城市里的美食荒漠区。但在“银河系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从世界各地来到义乌做生意的外商,也给义乌带来了中东料理、印度料理、意式料理等各种足以令中国舌尖叛变的“异域滋味”。

东南亚的香料、中东的干果、韩国的泡菜,义乌的小商品到卡塔尔有多快,世界各地的奇珍食材到义乌速度就有多“变态”。

在义乌街头,店老板可以操着“义普”卖着中东大饼和烤肉,东河肉饼和印度飞饼可以齐飞,泰国的菠萝饭和韩国炸酱面轮番上阵。

作为义乌小商品的主要出口地,义乌的中东料理可能比中东当地还要地道!走进中东餐厅,有用近6种语言写成的菜单。

多达五六页的烤肉菜单,片、条、块、饼四大门派,各自门徒众多,让肉食动物虎躯一震。

门前像叠罗汉般堆在烤架上旋转的土耳其烤肉Donner Kerbab,巨无霸一样的身躯,会被片成片,夹在馅饼里吃;中东撸串Kebab,将肉馅串成十几厘米的长条肉串,烤得滋滋冒油;圆圆的肉饼Kofte,则湿润多汁,能吃出肉粒的颗粒感;成块的烤肉串,则最接近新疆羊肉串的,当孜然变成茴香籽,别有一番风情。

▲ 图片依次为土耳其烤肉Donner Kerbab、中东撸串Kebab、肉饼Kofte、烤肉串。( 图1|爱吃鬼图图 © 图|柒月一 © 图4|姚啊姚 © )

即使是从小吃惯大饼见过世面的北方人,看见菜单里几十种陌生的“饼种”,也像学渣考试一样无从下手。形如战舰的美拉娜烤饼,质感像馕,又像披萨一样铺满香浓芝士。但无论是煎饼、烤饼、还是馅儿饼,在这里也能实现大饼卷一切!

图|胖纸懒洋洋 ©

韩国有江南区,义乌有江南社区——一条街上烤肉、冷面、大酱汤、米肠、泡菜饼、炸酱面、炸鸡应有尽有。你去义乌出一次差,朋友以为你出了趟国。

吃完摸摸圆滚滚的肚皮,谁都要笃定地来一句:世界的尽头,真的在义乌!

图1|江砍树大朋友 © 图2|喵呜一口鱼再酱✨ ©

因“孝”得名,与“义”结缘的义乌,除了骨子里流淌着“忠、勇、孝、义、信”的血,江南水乡的特质也在影响着义乌人。

三面环山的义乌,一条义乌江贯穿县城全境。在义乌江南畔,藏着一座因“水道商市”而兴的千年古镇——佛堂镇。

▲义乌佛堂,与湖州南浔、桐乡乌镇和兰溪游埠一起并称“浙江四大古镇”。(图|图虫创意 ©)

因佛而名,因水而商,因商而盛的佛堂,明清时与外界交往逐渐频繁,人口聚集,造就了“义乌十八腔,隔溪不一样”的义乌方言特色。

“桥浮佛镇贯长空,两岸云衢路自通”的万善浮桥桥头,曾挤满八婺各县客商的货船,红糖、火腿、南枣、大米从这里运出;

图|浙江新闻 ©

这里的糖公庙,是义乌红糖的祖宗庙宇;

“金华火腿出义乌,义乌火腿出田心”,佛堂镇田心村曾家家会腌火腿,村落形似火腿心。

“双素手裁纸面,盏盏流光照朗月”,田心人妙手裁制的无骨花灯“百子灯”,则照亮过义乌六百年岁月。

图1丨金华发布 © 图2丨佛堂城事 ©

即使今日商贸重心已经转移到义乌市区,佛堂古镇,仍是安放义乌人乡情的静谧后花园。

在这片人杰地灵的江南宝地上,出过佛学、文学、兵学和医学四大家——“中国维摩禅祖师”傅大士”、“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北宋抗金名将第一人”宗泽、金元四大名医之一朱丹溪。还有“中国语文现代化的先躯”陈望道、历史学家吴晗等,都诞生自这片尚武崇文、义利并重的土地上。

▲ 图1--佛堂古镇浦川水街 图2--佛堂古镇双林古寺 图3--佛堂古镇 图4--骆宾王公园(图|王不二 ©)

在急速的金钱流动之外,一碗佛堂千张面的柔情——半碗热汤、几缕面条、数片千张,一把榨菜丝和葱花,还能为我们勾画出这座小城温暖而安逸的生活。

图|马蜂窝-柴花的花 ©

佛堂的白切羊肉,是冬季里义乌宴席上最硬的冷盘,皮如羊脂玉般细腻温润,肉则白嫩鲜香。义乌人说“羊肉酒,美成仙”,到了佛堂,不吃羊肉,枉此一行!

图|大众点评 ©

义乌的老底子风味——豆皮素包,豆腐皮薄如蝉翼,青菜翠绿、萝卜洁白、豆腐洁白如玉,恰似江南义乌女人的外韧内柔;

图|苏舟 ©

“冬吃牛血汤,眠熟到天亮”,上溪人以食取暖的牛杂汤,还有饼薄如宣纸,面有葱肉香东河肉饼,都寄托着义乌的浓浓乡情。

图|韶关优选 ©

义乌没有那么多神话,义乌只是永不躺平。

世界杯发货到了尾声,义乌人也忙碌地开始“过圣诞”。

做生意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如果天不时、地不利,就靠人那点不服就干、逆境输出的劲头。这,也是义乌人从“鸡毛换糖”到小商品城一直在延续的商业精神。

有人说,义乌是世界新闻的谜底。我想它预测的不仅是谁将最后捧起大力神杯,当义乌的缝纫机再次二十四小时地踩到冒烟,穿着白袍的迪拜人又开始操着阿拉伯味儿的义乌话奋力杀价,我们也将迎来等待已久的春天。

图1|图虫创意 ©

参考链接:

中国人均收入最高的县城,真的猛丨九行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