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环球影城这一年:“碍”在黎明破晓前
旅游

北京环球影城这一年:“碍”在黎明破晓前

360米的城市大道两旁商铺林立,它通往一座恢弘的乐园。降下初雪前,人造雪花在这密集飘舞了两个月,“沉寂”了数月的环球影城,终于又等来了为快乐疯狂奔走的游客。

1月9日开始,环球客流量显著攀升达20000人次左右,大量本地游客的涌入升温了乐园热度。然而,热闹也制造出混乱,园区人员管理、设备维护等问题在汹涌而入的客流下加速暴露,1月10日,就有游客在社交媒体上称,因哈利波特区设备故障,排了3小时队无果的游客要求退票。

实际上,早在此前,无论缺少了配音和喷雾的霸天虎过山车,还是没有剧情和烟花的魔法城堡灯光秀,亦或是令人“出戏”的花车巡演都使此项目的风评远不如其他园区那么高。更有不少90后游客对凤凰网旅游表示,如果不是专程陪同朋友、亲友,当前环球影城的票价让他们感到“去一次足矣”。而在上一个国庆假期环球影城爆冷,隔壁欢乐谷却大排长龙的现象即是当前环境下,年轻游客更追求性价比的明证之一。

尽管“生不逢时”的日子已经过去,但如今与当年迪士尼进入国内市场的环境已今非昔比,“内忧外患”之下,属于这座乐园的第二个“冬天”,似乎也并未完全过去。

作者|谢亦欣 编辑|李楚薇 策划|许玥

“年轻人都‘阳康’了,从1月9日开始环球影城每天差不多两万人。”神舟国旅旅行社环球相关负责人表示,疫情期间环球影城每日客流量平均在5000人-8000人间浮动,9日,开始环球人流显著爬升,大量本地游客涌入升温了乐园热度。

但对于已经临近的春节,上述负责人认为热度能否持续还有待观察。春运开启、天气渐冷都将影响整体客流量,“12号开始北京要大规模降温,可能有大雪天气,很多人担心室外项目开不了开始退票了”。另一位行业人士则对凤凰网旅游预测,环球将于五一迎来年后首个高峰。

2023年,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预计环球客流量将恢复至800万。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则表示:“2023年春节、五一、国庆的客流量肯定比去年高得多,但弥补回首年‘生不逢时’的损失绝对不可能,要完全恢复到设定客流量起码需要1-2年。”

神舟国旅旅行社环球相关负责人坦言,近两年北京旅行社业务基本围绕环球度假区展开,但受疫情影响,“虽然看着可能很风光”,实际上行路艰难。神州作为度假区投资方首旅旗下旅行社,在母公司整体指引下也未必做到了最佳。

01

语焉不详的“首度盈利”

2022年10月,康卡斯特(Comcast,Nasdaq:CMCSA)公布了第三季度财报,北京环球影城经营情况被揭下一角。

财报内容显示:2022年第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298.49亿美元,比2021年微降1.5%。在NBC Universal整体收入(96亿美元)下降4.3%的情况下,其中主题公园板块创收20.64亿美元逆势上升,比2021年的14.49亿美元增长42.44%。此外一份新闻稿显示,公司该季度主题乐园板块经调整后EBITDA(折旧摊销后利润)增长88.6%至8.19亿美元,为有史来最高纪录。

康卡斯特董事会主席兼CEO Brian L. Roberts在财报电话会议中称:“包括自去年9月盛大开业后首度实现盈利的北京环球度假区,全球各地的环球影城业绩都实现增长。种种迹象明确了我们在疫情间的各项投资持续得到了回报。”

公司CFO Michael J. Cavanagh的发言或侧面点出了部分盈利原因。他在电话会议中表示,对比去年同期,今年第三季度北京环球影城实现首次季度盈利。

尽管如此,但Michael J. Cavanagh和Brian L. Robert的发言都未明确北京环球影城该季度盈利的具体衡量指标和对应数值,首度盈利“语焉不详”。财报内容还显示,截至2022年9月30日,北京环球度假区仍背负33亿美元债务。

“康卡斯特此次提及的“首度盈利”,并非纯利润,而是指公司的经营性盈利。税项和人工成本是扣除的,但利息、折旧、摊销和投入的资金成本并没有。”林焕杰称。

而周鸣岐表示,对于造价庞大的主题乐园,利息、折旧等都是不小的开支。

“由于疫情防控政策,这两年的游客基本集中在五百公里内。2022年,暑期外地游客确实来了不少,市场增幅有30%-40%左右,主要集于中山东省和京津冀地区和上海、江浙、广东、福建几个沿海大省。”神舟国旅旅行社环球相关负责人称。

据园内人士估测,暑期间环球日均客流量在20000人附近浮动,最高点曾冲及30000人。

对此林焕杰表示,只要日客流达到15000人-24000人,便能撑起一个季度的盈利。在此人流量基础上,门票收入得到保障,二销收入并不受本地游客为主的客源结构影响。因省去了交通、住宿和时间成本,本地游客往往更舍得在园内花钱也更有余力逛街,甚至可能贡献更高的二销。

周鸣岐和林焕杰均表示,环球全年的坎坷显而易见,虽然摊到全年还是亏损,但第三季度的盈利非常正常。

而这股暑期余热却未能持续到随后的中秋和“十一”。中秋期间,凤凰网旅游在园内见到,人流量情况整体适宜,项目排队时间平均在15-20分钟;在被寄希望集中引爆热度的国庆假期,首日上午高峰时段,部分热门项目排队时间在30分种左右,傍晚后哈利波特和禁忌之旅、霸天虎过山车便可无限连刷,需要耗时的反而是那些为长排队设计的曲折栏杆。

“10月份开始疫情的形式影响了游客的出行欲望,期间园区也因出现密接而短暂闭园。这期间,外地游客最多占客流量的30%,有的时候甚至连10%都没有。”林焕杰对此称。

在此之间社交媒体上甚至一度传出“国庆环球影城爆冷,隔壁欢乐谷排队”的戏谑,不过林焕杰认为,这仍是因为疫情下“环球影城的能量没发挥出来”。

02

“本土化”的背后是“水土不服”?

2.4秒后加速到113km/h,这是游客追捕在逃迅猛龙的速度。6月,奥兰多环球影城开出了足足一分五十秒的侏罗纪世界迅猛龙过山车(Jurassic World VelociCoaster),标志性的礼帽坡(Top Hot)在47米高空80度下坠,游客失重12秒后,再贴着水面提速翻滚……

短时间内,北京环球影城或难复现这样兼具创意和追求极致刺激的产品。北京环球侏罗纪公园当前配备的是偏观光性质的缓和过山车飞跃侏罗纪,被不少游客戏称“飞跃水泥地”,而园区唯一主打刺激的霸天虎过山车,其和美国奥兰多环球内的绿巨人过山车使用同个过山车模型,但霸天虎在实际运行中缺失了不少喷雾、配音细节,也被不少游客反映“偷工减料”。

“氛围渲染的还是很不错,你一进园区就可以感觉到很多人在上面尖叫,那个旋转视觉上很震撼,实际坐上去失重感并不是很强,速度也并不太快。”佳奇分享游玩体验时称。

缺的可能不是场地,康卡斯特在全球布局了五座主题公园,其中,北京环球影城总规划面积超4平方公里,一期工程占地约1.69平方公里,据传规模为日本的2倍,新加坡的5倍。

“还是没调试好。”林焕杰强调,至于更多新项目最终能否落地,其一将牵涉版权问题,一些授权给美国和日本环球的项目无法迁移至北京;以及和中美双方对项目的资金分配和投资预算有关。

北京环球影城背后股权结构复杂,其所有者为北京国际度假区有限公司,由中方持股70%(北京首都旅游持股51.92%),美方30%,该模式下,中方负责工程建设,美方主管设计与运营。

尽管迪士尼采用的资本结构和环球影城不尽相同,但不少游客认为,迪士尼整体游玩体验的丰富度要比北京环球影城更强。

“禁忌之旅、侏罗纪大冒险和火种源争夺战都是黑暗乘骑项目,坐一辆车,然后各种抖、切换屏幕和被坏人追你逃跑。”Leona这样形容园区内的3个经典项目。

对于没有烟花和剧情的魔法城堡灯光秀,尤其更让她和男友感觉“纯纯诈骗”。Leona认为环球项目同质化、IP老化严重,无法认全环球花车巡游上角色的她,倾向于重游迪士尼。

有声音质疑,作为最新但未必最好的环球影城,这家名声在外的国际主题公园进入中国后是否水土不服?

其实早在开园之初,北京环球度假区曾号称首个结合全球经验和中国洞察打造的主题公园度假区,一期建设中中国元素占35%,融入在演出、巡游、烟火表演和视觉效果等多方面。

“环球还是弥漫着那种老外理解的中国的感觉,尤其是中国区的元素。”Gaga称。

周鸣岐认为,环球影城的特色风格可以体现得更原汁原味,“这就像吃西餐却用筷子一样,过于强调本土元素、国内主导,对整体项目吸引力和内部管理都有或大或小的影响。对国际主题乐园谈本土化恰恰是分裂的表现。

作为北京环球的独家区域,目前功夫熊猫区实际游玩体验确实和其它区存在一定差距。区内骑乘项目——神龙大侠之旅,对标哈利波特与禁忌之旅等4个同类骑乘项目,在声乐色设计、虚实相融创造的沉浸感上弱了不少,该区的游客停留时间和重游率一直较低。

2021年曾接受不少媒体访问的林焕杰,被问到最多的问题是——“你觉得哪个最好?那个最差?”,被林焕杰用来反问对方,返回的答案异口同声,“都说哈利波特和侏罗纪公园最好,功夫熊猫最差。”他表示,“这一下就会打击游客高票价、高消费下的期待,而主题园区的强弱分化加上本就不太合理的动线规划,导致哈利波特和侏罗纪就排‘死’了,功夫熊猫就没什么人。”

03

“一次足矣”硬伤,如何破局?

风雨飘摇的一年内,这家一线国际主题公园在一两千的客流冰点中略显落魄。

“如果不是和朋友,我自己可能会选择像欢乐谷、长隆这样有很多刺激过山车的项目。”佳奇称。这可能道出了部分年轻人的心声,不少非主题乐园粉丝的90后游客对凤凰网旅游表示,如果不是专程陪同朋友、亲友,当前环球影城的票价让他们感到“去一次足矣”。

实际上,国际乐园和本土乐园创收结构的差异,已先行一步决定了两者不同的商业销售逻辑。据林焕杰介绍,欢乐谷、长隆、方特等国内本土乐园的门票和二次销售贡收比例,约为7:3,北京环球影城、上海迪士尼等国际主题公园则缩减至4:6。在将酒店消费算入二销、消费习惯更为“奔放”的国外,该比例将倒转为3:7,甚至将接近2:8。

简而言之,本土乐园比国际乐园更依赖门票创收,国际主题公园手握的知名IP散发出巨大价值——充满吸引力的周边商品、餐饮,可以比卖门票更赚钱,尽管门票已经很贵。

对比佳奇在园内只花了60元吃一份热狗套餐,Gaga除了购买485元的门票、800元优速通,和朋友在侏罗纪公园餐厅消费了334元的午餐之外,还买下一顶184元的TIM帽子“独角兽真是笨笨的,TIM的周边还是蛮好看的。”Gaga称。

据景鉴智库数据统计,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止,在环球影城开业后的193天里,门票收入约占乐园总营收的49.19%,排在其后的商品和餐饮板块分占约19.48%、17.14%。期间,人均门票消费约为477.33元,人均总消费达881.33元。

抗衡和参差只会出现在环球影城和迪士尼间。林焕杰认为,环球影城周边商品单价较高,动辄300元一根的魔法棒对比迪士尼周边已经很贵。但迪士尼的商品年龄覆盖面积更大,风格偏大众化且造价成本还低,因此二销利润较高。

景鉴智库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环球影城总营收11.69亿元,其中餐饮和商品收入分别为1.70亿元、1.78亿元,合计约占总营收的29.8%;同期迪士尼总营收8.46亿元,其中餐饮和商品收入分别为1.17亿元、3.02亿元,合计约占总营收的49.5%。

“现在迪士尼的人偶越来越多,感觉门口都快装不下了。”Leona感叹迪士尼在营销和IP上无穷的创新力,“一直在研究新东西,而且真的狠狠抓住女生的心。”

04

“内忧“之后,又有”外患“

作为最年轻的环球影城,从项目调试到园区配色,北京环球影城的一切都处磨合期。随着出境游放开,不少能亲临国外环球的影迷,在揭下更多“面纱”后会带回更高的游玩和欣赏要求。

“海格家门口听见狗叫却看不见狗,因为牙牙是个胆小鬼躲起来了”、小黄人乐园植物低矮但霍格沃兹长着细长的针叶类松树、变形金刚区只有一种特别的银色的植物、天黑以后城堡墙面会浮现发光的咒语……社交网络上记录着这座乐园隐藏的细节。

2021年12月,北京通州发布公布消息称,占地2.2平方公里的北京环球度假区二期正在谋划建设。

有业者认为,有了一期的经验,二期一定会做得更好。周鸣岐则表示:“园区亏损影响,追加项目投资将变得困难。”这亦是不少人认为二三期落地希望渺茫的最大原因之一。

“我们每卖一张票都是给首旅创收,整体对我们的流量要求是较高的。2021年9月开园到2022年12月底,神州大概完成了超1亿的环球营业额。我们这两、三年度假区(业务)做了很多,但是利润并不高。”神舟国旅旅行社环球上述负责人讲述了真实的困境。

去年10月,康卡斯特公司首席财务官Mike Cavanagh在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称,虽然第三季度北京环球度假区实现了开业以来的首次季度盈利。不过考虑到整体经济形势,公司仍要裁员“过冬”。

除此之外,紧张的开园时间、短时间内的“换帅”,也造成了环球员工培训和管理上的不完善。1月10日,有游客在社交媒体上称,因哈利波特区设备故障,排了3小时队无果的游客要求退票。

热闹也会制造出混乱,园区人员管理、设备维护等问题在涌入的客流量下加速暴露。而此时,环球影城面对的挑战不仅只有“内忧”,国内主题公园市场还有多方力量竞逐。

不仅仅是迪士尼,包括默林集团下乐高主题乐园、法国普德赋主题公园、六旗娱乐集团下六旗乐园等国际乐园,都盯着这块“蛋糕”,近年来,本土乐园纷纷迅速成长。去年环球影城的处境,也印证出当年迪士尼进入国内市场的环境已今非昔比。

尽管如此,神舟国旅旅行社环球相关负责人对未来展望也依然保持乐观态度,他认为,来自几个沿海大省的长线游客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大规模增加,北京环球影城将和冬奥场馆游成为2023年北京旅游的重要热点。“上海迪士尼已经6年了,热度一直不减,我觉得环球影城未来也是这样。”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